Node.js 社区正在悄悄改变开源面貌

如果你关注下pypinpm, rubygems这些社区上的开源包的发布,从python(1991),ruby(1995),和node.js(2009)发布日期开始,这些社区上每年发布的开源包以下面的比例增长:

python: 29,720包/22年 = 1351包每年

ruby: 54,385包/18年 = 3022包每年

node.js: 26,966包/4年 = 6742包每年

这里需要注意的是我这里只是将其他语言作为参考。可能存在很多原因我的计算可能不准确(其中就包括我不严谨的数学计算),但我这里并不是要指出node.js>ruby>python,而我想说的是,从中很容易能得出node.js的包在npm上发布数目正在以惊人的速率增长。我在周六晚上查看npm,在仅仅过去的1个小时里就有20个新版本的包发布。

这种node.js开源包惊人的增长现象,怎么会成为可能?

不内置电池

如果,你曾经需要一个Python的客户端库,你可能问你自己"我是要用urllib, urllib2, 还是 httplib呢?”,就像其他所有人 .  好吧,答案可能是你应该使用requests. 它是一个很简单,直观的HTTP客户端库,很好的封装了很多标准库的陷阱和bug,但很可惜的是它不像上面其他库一样是标准库。

Python的“电池内置”策略在90年代中期绝对是正确的,这也是我很喜欢它的一个原因。在那个年代,没有现代化的包管理,查找和安装社区创建的库并不是很容易。现在,虽然,我认为这样效率并不高,但当时社区的开发者很少想去和标准库竞争,所以人们很少尝试着去写出提升标准库的改良库。

开发者也很不喜欢在他们的项目中使用非标准库。我听到过很多人隐忍着使用次等的标准库只是为了“不依赖外部库”。但在现在,大容量存储器如此便宜,又拥有现代化的包管理工具,人们不应该再采用“不依赖外部库”的策略.

相反, node.js 核心开发者实际上想尽可能的最小化标准库。他们已经多次从标准库里移除的特性,而鼓励大家使用社区实现的版本。这样的方法允许最大的多样性,让最好的实现版本胜出(当然,当有人实现出来一个更好的版本就会再次替换!)。

想像一下,这样对标准库维护者也是多么自由啊。node.js 标准库是 相当小, 这样可以释放核心开发者更专注在核心的部件上。

小就是美(The Tiny Module Aesthetic)

就像twitter的140个字符的限制鼓励人们多发微博,node.js社区发布小模块的文化 使得人们更愿意发布更小的包,从而使得这个包得到更多的复用。

虽然我不认为我自己是“一个node.js开发者”, 但我发现我去年一年也发布了超过一打的包 , 只是因为在工作中,我需要用到node.js,而且我发布工作中创建的任何可重用的包。我的项目最终构建的更好,我最终也得到了一组可以到处重用的构建块(而且我也确实在别的项目重用了它们!)。有时来自互联网的其他不认识的人 甚至在我意识到有bug之前,已经帮我修复了!

这种方法也并不是多特别,起码在node.js社区。这个社区被一群开发者领导,其中每个开发者都发布了几百个包。我从前都不相信有这种可能性.

当然,我们不可能限制其他语言也这么做,所以,我更相信是社区文化起了决定性的影响。

像Ruby on Rails这种大单体框架并没有侵占node.js社区的份额,我想部分原因在于"小模块更美"(“tiny module aesthetic”)这种思想, 而且这个思想也更适合node.js。对我来说,像Rails这种大框架没有一个清晰的边界,所以他们倾向于无限的扩张从而包含一个应用可能需要的所有东西。这导致人们坚信Rails是所有问题的最好解决方案,从而阻碍了Ruby社区在web应用领域的变革。

这种小模块更美的思想也导致了一个高度重用的生态系统。当一个包只做必要的事情时,它非常容易理解和更容易集成到其他应用。相反的,大单体框架趋向于出现在大量的终端用户应用中,而很少被其他包依赖。这对我来说感到很遗憾,因为那些软件那么优秀,却那么难重用。

git 和 github.com 单种栽培(monoculture)

老实说,对我来说软件开发过程中,很少有东西比版本控制让我更厌烦的。而且我发现git对我来说有点太复杂了。但是我还没听说过那个node.js开发者不用git的,这种单种栽培有非常大的价值。这意味着他们使用同一种通用语言,当他们想为其他人的项目贡献时,没有任何障碍。

Github.com 在降低开发者相互贡献的障碍时有同样的效果。我很少看见node.js项目不在github上.这意味着如果我想做出贡献,我可以马上知道去哪里找到源代码。

github单种栽培的优缺点远远超过这些,但要完全说明它们,恐怕要开单独的一个文章来说明。

自由的许可(Permissive Licensing)

Node.js 包倾向于使用非常自由的许可,例如MIT和BSD许可。实际上,使用`npm init`创建一个包时,缺省的许可是BSD.  我想这是新时代的另一个标志。

很少的人会在意别人创建新分支(forks)却不回馈(contribute back)。而且人们如果不回馈也收获甚少,因为要花精力维护自己的分支。

这很重要,因为没有人想去处理牵涉到法律后果和更多法律责任的事务。像GPL这样的许可,因为这个原因,最终减缓了软件重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