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变革又十年:2008-2018 已翻译 100%

oschina 投递于 07/02 11:51 (共 33 段, 翻译完成于 07-23)
阅读 3553
收藏 10
3
加载中
十年前,我写了一篇文章,回顾了1998年至2008年期间互联网的发展。又过了十年,这是一个很好的时机,再花点时间思考一下哪些是活跃的,哪些是过时的,哪些是在互联网变革的另一个十年中将被遗忘的。
Rhys_Lee
Rhys_Lee
翻译于 07/02 12:57
2

任何一个技术的进化往往会出现意想不到的迂回转折。在某些转折点简单抽象会由复杂修饰所替代,而其他时候戏剧性的突破会暴露技术的核心概念,同时去除多余的东西。互联网的发展看起来也不例外,它有着与这些意想不到的迂回转折相同形式。关于互联网技术这过去的十年,改变了什么,又保留了什么,这似乎是一个复杂的历程。

琪花亿草
琪花亿草
翻译于 07/02 15:33
1

现在的互联网看起来大致与十年前的互联网类似。很多互联网的基础设施顽强地阻止了变革的发生。我们仍然处于互联网转换为IPv6的进程之中,同十年前一样。我们仍然尽力提升互联网的适应性来对抗各类进攻,同十年前一样。我们仍然努力提供明确的网络中服务质量,同十年前一样。1990年代到2000初技术变革的快速步伐似乎已经失去了动力,过去十年互联网的主导活动似乎是整合,而不是持续的技术演变。或许这种对变革阻力的提升是因为随着网络大小的增长,它的惯性质量也增加了。我们常常互相引用Metcalf定律,定律说的是:网络增长量与用户数量的平方成正比。相关观察发现一个网络对变革的固有阻力,或者惯性质量,也是与用户数量的平方直接相关。或许作为一个大体观察,所有大型松散耦合分布式系统都有强烈地抗变革能力。这些系统最多对市场压力的各类形式做出了反应,但是由于互联网整体系统如此庞大且多样化,这些市场压力在网络的不同部分以不同的形式表现出来。个体行为人在没有集中组织的指示或者约束下进行操作。产生变革,是因为一些足够多的个体行为人看到了变革中的机遇,或是察觉到了若不变革会带来的无法接受的风险。从互联网的结果看来,一些变革非常具有挑战性,而其他看起来则是自然且不可避免的进步。

琪花亿草
琪花亿草
翻译于 07/02 16:30
1

但故事的另一面与绘画可能截然相反。在过去十年中,我们看到了互联网的另一场深刻革命,因为它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采用了基于无线的基础设施和丰富的服务组合。我们看到内容和内容提供方面的革命不仅改变了互联网,而且作为附带损害,互联网似乎正在摧毁传统的报纸和广播电视领域。社交媒体几乎取代了电话的社会角色和写信的做法。我们已经看到了以“云”为伪装的旧式中央大型机服务器的复兴和兴起,以及互联网设备再利用,常见的云托管服务在许多方面模仿了过去显示终端的功能 。所有这些都是互联网的基础变革,所有这些都发生在过去十年!

溪边九节
溪边九节
翻译于 07/03 09:46
1

故事所涉及范围比较广,所以我把故事设定为一个更大的主题,然后逐步构建故事,而不是提供一堆杂乱无章的观点,讲述过去10年中互联网发生的各种变化和发展。我会用一个标准的协议堆栈模型作为指导模板,我们从底层的传输媒介层(物理层)开始,然后到传输层(IP协议层),后面是应用层和服务层,最后以互联网商业对过去10年开发的促进作用作为结尾。

xiaoaiwhc1
xiaoaiwhc1
翻译于 07/03 09:28
1

 在 IP 层之下

网络媒体发生了什么变化?

光传输系统在过去 10 年经历了持续的改变。在 10 年多一点之前产品级光传输系统使用简单的开-关(on-off)键控来编码信号到光传输通道中。这个速度在这一代的光传输系统上的增长依赖于可控硅系统的发展以及激光驱动芯片。关于波长时分复用的介绍在 1990 年代让光传输电缆基础设施的搬运者(传播介质)极大的增加了搬运能力。最近 10 年光传输系统的演化在偏振和相位调制领域有效的提升了每波特信号的位数。通常可以支持的 100Gbps 的光传输通道,并且我们正寻找进一步改进使其可以超过 200Gbps。我们预期系统会在不久的未来可以达到 400Gbps,使用各种更快的基波速率和更高的相位幅度调制组合现在可以在敢于的清晰的设想不久后的光传输服务达到 1Tbps。 

无线系统在总体上也是一个类似的演化。在信号处理的基本实现里,类似于光传输系统的变化,使用相位调制提升无线承载的数据速率。MIMO(多输入多输出) 技术的使用,外加更高的传输频率的使用使得在未来的 5G 技术部署中的移动系统速度达到 1Gbps。


linux工人
linux工人
翻译于 07/05 14:44
1

在最初的基本原理和那明亮的黄色同轴电缆一起消失之后,光传输速率持续增长,在传输系统中,以太网包的帧结构仍然存在。奇怪的是,以太网定义的最小和最大包大小为64和1500字节仍然存在。在过去的十年中,由于传输速度的提高,出现了不可避免的结果,每秒的数据包数量增加了100倍,这是由于传输速度从2.5 Gbps增加到400 Gbps。因此,从硅基开关中要求更高的包处理速率。但在过去的十年中,一个非常重要的因子并没有改变,即处理器的时钟速度和内存的周期时间,这一点根本没有改变。到目前为止,人们的应对策略是越来越多地依赖于高速数字交换应用程序的并行性,而现在,多核处理器和高度并行的内存系统被用来实现在单线程处理模型中不可能实现的性能。

在2018年,我们似乎接近于实现1 Tbps的光传输系统,在无线传输系统中达到20 Gbps。这些传输模型能够传输多远和多快来支持更高的通道速度仍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雪落无痕xdj
翻译于 07/05 22:13
1

在过去的十年里,网络最值得注意的方面体现在顽抗着各种形式的压力,包括一些资源严重匮乏的残酷现实,可以观察到我们仍在运行着本质上是IPv4的互联网。

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已经耗尽了剩余的IPv4地址池,在世界的大部分地区,IPv4互联网以一种终会资源耗尽的的方式运行。

我们从未怀疑过互联网会面临一个最根本的支柱的枯竭,互联网最基本的唯一地址使我们的设备能被互通,然而表面上,互联网却屏蔽了对于这种危机的思考,漫不经心的如同往常运行。但是遗憾的是,如此严峻的现实才是事实的真相。

如今,经常在网上冲浪的大约有34亿人,并且有大约200亿个设备通过它互相连接。我们已经实现了使用30亿个唯一的IPv4地址的壮举。曾经没有人认为我们会到这种地步,然而,它现在已经悄无声息的发生了。


下什么雨不下
翻译于 07/05 23:46
1

早在1900年代,我们就认为IP地址耗尽的前景将推动互联网使用IPv6。 这是后续IP协议,IP地址的位宽增加了四倍。 通过将IP地址池增加到一些非常大量的唯一地址(340个十亿地址,或3.4 x 1038),我们再也不必面对网络地址耗尽。 但这不是一个简单的过渡。 此协议转换中没有向后兼容性,因此必须更改所有内容。 每个设备,每个路由器甚至每个应用程序都需要更改以支持IPv6。 我们不是在互联网上执行全面的协议变更,而是改变基础设施的每个部分以支持IPv6来改变了互联网的基本架构。 奇怪的是,看起来这是更便宜的选择!

溪边九节
溪边九节
翻译于 07/03 09:48
1

通过在网络边缘几乎无处不在的网络地址转换器(NAT)部署,我们已经将网络从对等网络转变为客户端/服务器网络。 在今天的客户端/服务器中,Internet客户端可以与服务器通信,服务器可以与这些连接的客户端进行通信,但就是这样。 客户端无法直接与其他客户端通信,服务器需要等待客户端发起对话才能与客户端通信。 客户端在与服务器通信时“借用”端点地址,并释放此地址以供其他客户端闲置时使用。 毕竟,端点地址仅对客户端有用,以便与服务器通信。 结果是,我们已经设法将大约200亿台设备塞进一个只部署了30亿个公共地址槽的互联网中。 我们已经实现了这一目标,并囊括了可以描述为IP地址分时的内容。

溪边九节
溪边九节
翻译于 07/03 09:52
1
本文中的所有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转载请务必注明文章译者、出处、和本文链接。
我们的翻译工作遵照 CC 协议,如果我们的工作有侵犯到您的权益,请及时联系我们。
加载中

评论(1)

云逸于海
云逸于海
17段协议栈为什么翻译成堆,猫兄是港台同胞吗?大陆教科书一般都说协议栈。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