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回答
今日IT:天才的荒漠
利用AWS快速构建适用于生产的无服务器应用程序,免费试用12个月>>>   

狗屎运和少年天才,似乎都在远离今天的IT。

1975年,比尔·盖兹与好友Paul Allen创建微软公司,时年20岁;2006年6月,51岁的盖茨宣布将在2008年退休,此时盖茨的私人资产超过500亿美元,有媒体将盖茨掌管微软的时代叫做“天才的时代”。

1984年,麦克尔·戴尔创建戴尔公司,时年19岁;到2001年时,戴尔公司是世界500强中惟一一家连续三年销售额和收入增长超过40%的公司,而戴尔股票自1990年至2001年累计收益达87000%,当时36岁的麦克尔·戴尔被称为天才,戴尔模式被认为是“天才的营销模式”。

这种例子我可以举出很多,不仅是名字分两截、三截的老外,也有咱们中国人。从上世纪70年代到本世纪最初的两三年,IT似乎曾经是一个盛产天才的产业地带,30年间,我们居然创造出了一群堪称“不世出”的超凡人物。

可是世界是会变化的,时间进入公元2009年,我们看到65岁的柳传志重新掌舵联想电脑,54岁的乔布斯不得不在个人的疾病和苹果公司之间两线作战,59岁的郭台铭依然要在公开场合声称自己每天工作16个小时,78岁的张忠谋回锅台积电CEO,并且声称将干满5年任期……

所有这些人的理由都是“接班人依然需要成长”,我国台湾媒体评价这一现象时说,“股东们现在是押宝在公司总裁的身体状况上”,换句话说,医学昌明将成为今日IT获得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医院不仅管人的死活,也管IT的死活。

如果这一现象继续普及开去,一个产业的悲哀日益鲜明地显现出来,这种现象说明,当某些个人越来越强大的时候,另一些人似乎永远也追不上前者强大 的身影,这个产业中某种正常的新陈代谢正在日益萎缩。一个过分强大的个人,很容易成为整个产业的标杆,看上去这似乎没有什么不好,可是其潜藏的危险却足以 影响未来产业发展的质量,未必完全是坏的影响——因为审慎总有审慎的道理——但一定不让人觉得兴奋。

我说“不让人觉得兴奋”,是因为我们至少有一个理由相信,在这种环境下,天才是很少有机会被发掘出来的,因为“接班人需要不断成长”的另外一个 解释是,接班人需要被不断观察并遵守别人设立的规矩,以避免给投资人的宝贝企业带来太大的麻烦。说实话这个理由并不算错,而且显然会获得股东们的支持,要 知道用股东的钱堆起来的公司并非某个天才的玩具,即使你生下来就带着天才的光环,董事会也会要求你务必保证每一步都不要刺激到股权持有者脆弱的心灵。但 是,同样的事情,如果是那些一贯被认为是“强大的人”来做,也许就会获得更多的理解和宽容,这些人曾经是企业的英雄,他们创造了这个企业的一个个奇迹,因 此即使他们是毒药,有些人还是情愿喝下去。

这种环境与当年的盖茨和戴尔面对的,显然是迥然不同的环境。如果当年的盖茨出现了决策失误,无非是继续回去读完他的大学四年级,然后另外找个工 作;戴尔遇到的情况基本类似,他所创造的业务模式,无论成败都很有价值,对于一个19岁的年轻人来说,尝试本身就是一份重要的财富,因为至少可以获得经 验。但是,当这些天才成长为强者之后,让我们回过头来看看他们看待机会和失败的态度,你会发现他们未必有勇气去施舍宽容,50岁以后的盖茨就曾经在公开场 合这样表述:“即使是微软这样规模的公司,也只能承受两次错误。”盖茨说这句话的时候,微软已经不再是盖茨和几个朋友的微软,它已经在全球拥有无数用户和 股东。

IT已经不再是30年前、20年前、甚至5年前那个产业了,IT正在成为一个“传统产业”。“传统”这个定义带给整个产业的,未必是守成有余、 开拓不足,但一定会让绝大多数人循规蹈矩、战战兢兢。我们已经告别天才辈出的时代,告别培育天才的土壤,告别让天才发达起来的那些狗屎运,从今以后,IT 可以被看成天才的荒漠。如果说这个领域还有天才,那就是那些老天才们了,他们的存在逐渐会变成医学的奇迹,随着医学的力量逐渐效果衰微,也许,IT会彻底 告别天才。

<无标签>
举报
老枪
发帖于8年前 1回/544阅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