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个非IT话题,谈下什么是智慧城市

中山野鬼 发布于 2013/02/01 11:06
阅读 2K+
收藏 11

起头,我把我的一个会议后的若干问题思考,贴出来,希望这里的朋友知道,智慧城市完全不是IBM的那套。算是给各位清清脑子,别被IBM洗了。。。现在之所以研究它,是为了以后我自己的信息化项目有明确的设计依据和判断方式,但绝对不是IBM那种把实验室和仓库里的东西在中国倾销的东西。全文如下:

一、             前言

2013110,有幸参加了由中国智慧城市论坛主办的第三界中国智慧城市大会。大会中,对智慧城市的定义,给出了公认的广义和狭义解释。从各个方面对顶层设计给出一定专业讨论。但大会中也蕴涵了一系列大会未解决掉的矛盾和混沌。

本文就智慧城市的建设的若干问题进行讨论。首先关于智慧城市建设的存在必要性给予阐述;其次引出关于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如何体现的个人意见,随后就智慧城市建设中几个方面针对资源利用率最大化提升给出阐述;结合云计算特性,对大会中几项提及未解决的问题,标准化、安全机制、价值度判定等,给予讨论。

本文提出了智慧城市建设网格化方法及使用资源利用率最大化判定智慧城市建设成效的两个观点。

 

二、             中国国内问题与智慧城市建设问题

当前智慧城市建设,面临两大类问题。一类是国内发展问题,一类是智慧城市建设本身的问题。

成思危先生提出广义智慧城市的定义:用人的智慧和先进的科学技术发展和管理好城市

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包含有效解决或缓解国内各类矛盾及问题的任务。如果智慧城市建设不能有效推进第一类问题的解决,那么智慧城市的建设也就失去了价值。

第一类问题,内容多,牵涉面广,问题之间交错复杂。第一类问题中粗略分类,至少包括经济问题、社会问题、环境资源问题、人文问题等几大类。

经济方面

国内内需不振,外向型产业受欧美金融危机余震影响持续低迷,大宗交易商品话语权低,国内民营企业生存环境改善缓慢,企业竞争力提升乏力,经济动力增长缓慢。简单理解为中国仍然没有突破全球中低端加工工厂的角色,在各个产业链中利润低、损耗大。各类资源利用率低。

社会方面

社会问题,突发性群体事件上升,社会收入差距仍然较大,各个阶层对社会各类资源获取力能力不一,马太效应显著,人群冲突面扩宽。国内行政管理体制调整不足,存在精简机构和政务繁杂的矛盾。

环境资源方面

粗旷式发展仍然持续,导致各类资源利用率低,土地价值度未获提升,各类污染加剧。自然资源特别是水、土壤及不可再生资源污染、消耗严重。

人文方面

流动人口数量持续放大,中低端劳动力价值未有效释放,对社会稳定发展有利的价值观薄弱,人群幸福指数偏低。人口老龄化问题逐步突显,国内区域新移民社会融入度低。

虽然只是上述几个粗分问题,但相互之间存在紧密关联。

例如:

降低全球经济危机对我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则需要国内生产对内需市场和外贸市场做有效平衡。但国内中低端人群劳动力价值释放有限,收入偏低,房产过热,导致需求释放有限,特别针对大众消费品市场,中低端市场恶性竞争及成本上升,导致假冒伪劣现象严重,企业利润率下降,企业自身竞争力提升乏力,并再次影响劳动力需求及对劳动力提升需求。

由此催动资本流向转变,实体产业衰退,金融、类金融、房地产产业虚热。大量欠发达地区人口向发达地区、大中城市流动。欠发达地区土地价值度低,企业竞争力差,催生土地使用类型低价值变迁,环境污染加剧,劳资纠纷增加,而劳动力过度的流动,又引发文化、价值观的薄弱,加大了流入地、流出地社会不稳定因素出现及地区发展不平衡加剧。地区发展不平衡又引发资源包括能源、水、产业物资等流动成本提升,继续激化交通、能源问题,由此也影响了产品成本,提升了物价,抑制了中低端人群的购买力。特别是针对流动人口,归属感降低,相对生活质量下降,特别是大中城市各类资源紧张,管理难度加大。

这些问题,交错关联,环环相扣,即是国内各类问题的典型代表,也是广义的智慧城市建设中,不可回避需要解决的问题。这类问题的解决突破口何在,如何如成思危先生所言,实现:量力而行,尽力而为,突出重点,讲求实效。如何如辜胜阻先生所言,实现:差异定位,应用为王,技术支撑,智慧整合,变革治理

 

三、             社会主义与智慧城市

改革开发30多年,我们的道路是完全正确的,成绩是举世瞩目的。我们在物质基础薄弱的情况下,发展为世界的工厂,生产力获得显著提升。但粗旷型的发展,到了一个需要精细化调整的阶段。资源在点上的聚集,甚至出现国家光伏产业疲态的建设失败。

因此,当前国内的发展,已经到了一个从单纯利用生产关系、社会关系改革促进国内生产力提升转而依托利用生产力的发展,调整、理顺国内生产关系、社会关系的阶段。也即,如何利用特别是信息化建设,有效推进工业化的发展,有效实现农业现代化,并有效推进城镇化的建设。

国内发展问题,在这里也引发了一个更深层次的问题,什么是社会主义,社会主义区别于资本主义的本质是什么?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如何体现?

就我个人理解,资本主义,以资本增殖最大化为核心,而社会主义,以社会资源利用率最大化,及社会关系最优化为核心。

其核心区别在于,社会资源利用率最大化不单单以资源拥有和操作者角度看待,还包括资源使用者对资源的需求度及利用价值的判定。这是一个双向最优拟合的过程。

资本增殖最大化,仅简单从资本角度,考虑资源交换中,最大化的增殖,是一个单向推进的行为

例如:经济适用房,从资本增殖最大化的角度,仍然以高价所得的方式推进。而以资源利用率最大化的角度,即要兼顾资源(经济使用房)本身的价值增殖,也要重点考虑,这样的资源被谁获取更为有利,即谁的需求迫切度更高。

如果简单的在社会主义制度下,确保房价的合理性,而忽视了另一个重点工作,资源利用率最大化的判定,即对买房人群的严格审核评定工作,则经济适用房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两类问题:完全商业化操作,最终仍然价高这得;行政手段操作,最终沦为宏观计划手段实现微观社会行为,由此引发腐败,无论那种形式,均是对资源的浪费,资源的利用率未有效提升。

而商业化操作,即不属于资本主义特色,也不属于社会主义特色。商业行为,使用货币化形式完成价值认可,是对物品交换,资源价值展现的一个客观形式。这也是为什么改革开放中,商业行为的扩大,使得社会发展获得更快的提升的原因。商业化行为,加快了资源的流转,促进了社会的全方面发展。

当前国内各类问题之后,均隐藏了,单纯从资本角度看待价值增殖,而忽略了从需求角度入手,看待资源利用率最大化的工作。从资源利用率最大化的角度来对待资源,并非会使资源的价值度降低,并非会使资本增殖缺失。

例如:一块土地,从资本主义的角度思考,持有人会以后期土地增殖方式停止开发。以降低投入成本的方式,等待预期回报。而从资源利用率角度入手,则这块土地在保持资本投入一定增殖下,置换给可有效利用而非闲置的开发主体。对等原持有人表面增殖下降是实际收益与预期的差异,但这种差异隐藏了预期不确定的风险。并不表示资源利用率提高会引起资本增殖下降。对于社会主义的社会,不单单强调土地以开发为目的的转让,更要强调对各类开发方式的评价(以该块土地利用率最大化的角度进行),选择合适的开发方式。而利用率最大化,和土地当期及持续性增殖并无矛盾。

社会各类资源中,人是一个重要的资源,社会各类资源的流转需求方和流转动力源亦为人。社会各类资源的最大利用率的最终评价者也为人。因此,社会各类资源的最大利用率的追求,即包括其价值货币化的增长,也包括对人的需求响应,人的发展推进。而社会各类资源的有效利用,从资源与资源及其关系的角度来看,也即是社会关系最优化的表现。

而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则体现在,由于从两个角度对资源进行评价(持有方的资本增殖和需求方响应度的提升),则相对单纯的从资本角度考虑能更好的合理化利用资源,更好的令社会的发展有序、稳定、持续

同时也可以看出,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一个提升,诸如资源流动双向网络图和资源流动单向网络图一样。可有效的、更好的发现各类资源的额外价值、可更好的降低资源的浪费。并且社会主义社会中必然也包含了资本主义社会的诸多特征,特别是涉及到资本增殖方面。资本增殖并非资本主义特有与社会主义冲突的内容。

而智慧城市建设的内容在于,通过智慧城市系统的建设,提升城市各类资源的有效利用,诸如智慧交通,提升交通资源的利用率(道路、停车场,物流),智慧医疗,提升医疗资源的利用率,智慧农业,提升农业土地的利用率包括现有农产品的精准销售。特别是成思危先生所提到的:精明增长,绿色经济

而智慧城市建设的评价,无论采用何种具体的评价指标体系,最终均是在展现一个已建系统,对社会各类资源的利用率提升上。

例如:智慧教育是否促进提升本地劳动力(本地人群自身技能与劳动内容的拟合度),智慧产业是否带动本地劳动力释放,是否有效最大价值化本地资源,是否有效对本地不可再生资源进行合理开发利用,是否可以有效保障本地的产业可持续发展等等。

智慧城市的建设只有有效的推进社会主义优越性的展现,也即使得社会各类资源更为快速的流转利用,更合理的提升各类资源的利用率,才能有效解决当前国内诸多矛盾和问题。否则智慧城市,只能沦为口号、概念、新一轮盲目投资的旗号。

我们的智慧城市的建设,用人的智慧和先进的科学技术发展和管理好城市,本身也就是在尝试、谋求,使用何种手段(体制、机制、工具)能有效提高各类资源的利用率,及理顺社会关系。

这也必然要求我们,以人为基础,以土地空间载体的各类资源价值度(利用率)提升为目标,充分利用信息化手段,借助资本力量,激活各类资源(闲置资源、未被价值标签资源例如沙漠,旷野)的流转,令城市形成一个有序、可持续、与环境和谐统一的良性发展。

 

四、             智慧城市建设的若干问题与资源利用率的关系

 

1、  虽然明确了信息化为手段而非目标,但是在规划及顶层设计中,始终以信息化为出发点。

智慧城市的建设,目的是令城市更好的发展。这依赖于各个要素,组成资源的和谐利用。问题本质是各类资源冲突的表现。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应该以问题为出发点。而目前部分智慧城市建设,重基础网络建设,谈物联传感建设,忽视这些基础系统对应用点的支撑的阐述及讨论。

智慧城市建设,仍然是对城市、社会各类资源未有效利用的问题与以解决。各个地区,各个城市的现状不一,必然导致问题不一。只有结合本地情况,梳理各类矛盾冲突寻找重要问题,作为突破点,采用真正实现“量力而行,尽力而为,突出重点,讲究实效”。而这些问题明确后,在解决手段的选择上,信息化是始终不可回避及忽视的手段。

例如:

杭州的价立方,表面形式是一个类电子商务或价格展示平台,但本质是对资源的标签化。这对资源的合理利用具备价值。但如果仅到此结束,资源并未有效推送,则只能沦为形式,借助“智慧城市”的口号,进行单纯的信息化建设,最终也会无效而弃。

隐藏在价立方之后的,属于智慧城市的建设内容还包括两个重要工作,物流资源需求判定。没有有效的物流推送,则资源最终的合理转移成为空谈,价立方仅能作为一个参考指标存在。没有资源需求判定,则无法有效将资源选择性推送给将资源最大利用的人群,也即资源的利用率可最大化的人群。例如,日常用品对中低消费人群的购买保护。

这并非单纯的回归传统计划经济,而是不以资本增殖为单一目标,对资源的利用价值进行合理分类梳理,有效引导资源投送到指定人群。此为以资源利用率为最终目标。

 

2、  在基础分层分阶段建设,和独立应用系统依次建设中徘徊

智慧城市的建设,以问题为起点,而问题依赖相关资源的整合利用,才可有效解决。例如:智慧医疗,包含智慧诊断、智慧就诊、智慧应急、智慧保健等多个子方面。而且对应的资源包括医院床位、医师、医疗设备、病理数据等等。

智慧诊断,智慧就诊包括远程预约挂号,医院药店协同,跨院医疗诊断设备利用等。智慧应急包括突发性事件中城市医疗资源的应急联动,智慧保健包括慢性病患者,老龄人口生理状况的远程持续跟踪等。

这些系统的展开,都脱离不了三个方面的建设(按层次分):

l         基础网络的提升。

l         人、医、药、设备标签标识的统一。

l         各类数据、资源的互联互通。

对于诸如一线城市,北上广深、二线城市、杭州、宁波、南京、武汉等,上述建设内容,可以依次展开,分层建设,这些城市在财力、科技、社会人群支付能力上具备基础。而针对三、四线城市,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按照这类分层建设的方式,受自身力量的薄弱而无法有效展开。

分层建设的优势在于统一、规整,劣势在于建设周期长、投资大。在没有成功案例、成功方式方法借鉴下,即便是上述发达地区,在建设中,也需要尽快通过具体的应用系统进行检验,以判定底层建设的正确性、有效性、合理性。但应用系统的建设,受到整体基础建设的周期过长的影响,短期内的成效欠微,由此在建设中会引起负面声音。

同时,这里引发一个问题思考,基础建设究竟是否属于智慧城市建设内容?例如4G网络,宽带建设,如果此属于智慧城市建设内容,那么对等道路、铁路、机场建设也应属于智慧交通建设内容,确实如此吗?从广义的角度,智慧城市的建设是要发展和管理好城市,这些城市基础建设可以落入智慧城市的建设内容中,但特别对中小城市,经济欠发达地区,大包大揽的将各类建设内容均纳入智慧城市框架内,即无力实施,也存在建设中对“已有资源”有效利用这个目标的偏差认识。

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对现有资源的合理化利用的思考不足够,对闲置资源的价值度判定不挖掘,必然会带来一个问题,如何在现有基础条件薄弱的中小城市,优先重点建设可快速有所成效的智慧应用系统。这个问题,是当前除经济发达的一二线城市以外,所面临的普遍问题。而该问题的解决方式,也即梳理已有系统及资源、合理整合利用资源以实现效果。建设的重点不在于更新再造,而是互联互通,并深度对资源需求进行判定,选择投入小,成效块的建设点优先开展。

这也是辜胜阻先生所言:差异定位,应用为王,技术支撑,智慧整合,变革治理,的指导意见。

 

3、 重系统建设,轻人文关怀

从社会主义的讨论中,可得社会主义,追求资源利用率最大化,社会关系最优化。人作为一个自然人,地理上可以移动,身份角色可以改变。但要想将人力最大的利用,要想将各类资源利用率的提升,均需要对社会构成的主体--人进行深度调整,使其与其所在环境进行深度融合,这样才能真正实现社会关系最优化的目标。

l         辜胜阻先生提到:农民可以上楼,农务无法上楼。需要通过户籍的改革,令农民工市民化、城镇化;带动农民工创业就业。

l         张振成先生提到:新城市移民没有根会是一个严重问题。

l         寇有观先生提到:生态根源在人,更新人的观念,调节人际关系,引导人的行为,提高人的素质,开发人的文明,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核心。

l         张文齐先生提到:通过工业、服务业大量吸纳劳动力,解决就业。

l         徐文光市长、魏启生市长、欧阳慧先生都提到各地开展智慧民生工程。

这对我们带来思考。我们的信息化、工业化、农村现代化、城镇化的开展,如何以人为本,进行有效的人文关怀。

人文关怀并非是简单的理念宣传,而需要务实的思考人本身的价值释放和发掘。人是价值创造的主体,而不是国家财政扶持的对象,以人为本,具体表现即四个字“安居乐业”。

安居,除了城市自身建设外,还需要特别是中低端劳动力人群的收入有效提升。乐业,除了法律法规制度保障务工人员的合理利益不受侵犯,还需要对劳动力提升,对自然人的自身发展。这也是成思危先生所言:多彩文化、终生学习、全民保健的内容。

各地的智慧城市建设,均涉及智慧教育。智慧教育的一个显著特征:以需求为基础,差异化、精准、高效的完成教育内容。特别是经济欠发达地区,如果智慧教育不包含对农业人口转移城镇的职业化再教育,则这样的智慧教育空有其表。而从资源有效利用角度来分析,如果只是传统简单的职业化再教育,学习、考试、颁证,而不能有效解决劳动力本地释放的问题,这样的智慧教育有何价值?

智慧教育,需要联动多方资源,劳动力资源、教育资源、劳动力释放资源。用最短的时间,最快的将转移到城镇的劳动力释放出来,并且可持续的对这类人群进行再培训,劳动力再提高,才是一个优秀的智慧教育的表现之一。

简单的系统建设,网络化远程教育,教育课件设计,其有效性如何检验?不依托于本地企业的需求,外地引入企业的需求,不从资源需求者的角度考虑,单度的从劳动力资源单向考虑,这和资本主义的单向资本增殖思维没有本质区别,必然出现劳动力供需不对口的情况发生。对劳动力价值释放、内需提升均没有意义。简单的职业化教育,不能立刻实现就业和收入的提升,这样的职业化教育有何意义?

这里也引发出一个问题,什么是“智慧产业”?难道只是针对智慧系统中涉及到的信息化产品、服务的企业群体,才是智慧产业吗?

一个简单的定义,“智慧的产业”是能有效推进本地资源合理再利用的产业。例如,通过深加工,将本地经济作物,提升价值,并提升本地劳动力价值发挥,这就是智慧的产业。因为智慧城市的建设,核心是将各类资源有效整合推进资源的利用率的提升。而劳动力资源的持续有效的价值发挥,是一个产业是否智慧的表现内容之一。

引入“富士康”们,获取财政收入和部分劳动人口就业,这种行为,无可后非,且确实推动了本地经济发展。但这并不是智慧产业。“富士康”们,需要的是年轻劳力,对于40岁以后的中年劳力是否有帮助?今天的年轻人,就是明天的中年人,今天中年的人劳动力价值释放问题不得以解决,今天就业的年轻人在明天就会失业。这种不因地至宜的,不针对本地各类资源特色的进行可持续产业发展,不可谓之智慧。

各类建设,缺乏人文关怀,从历史上来看有其原因。改革开放30年来,着重推进经济建设,以经济指标进行衡量,这种方式有效推进了我国发展,因此各地存在一种惯性思维及惯性制度,无法把精神文明建设和物质文明建设关联统一起来。而当前“智慧城市”概念的提出,是为了有效解决上述发展过程中,沉积下的问题,以解决或缓解对应的矛盾。如果我们在当前智慧城市的建设中,仍然忽视人文关怀,包括“新移民”,“新市民”,“新老龄人口”的关怀,则原有矛盾不解决,更会随建设的过程,激化矛盾。

例如:突发性群体事件,是目前我国对稳定的最大隐患之一,另一方面为分裂主义。消灭村庄,粗旷式的集约新城镇建设,将“新市民”予以集中,而未妥善解决就业、传统文化保护、社区关怀等内容建设,只会将人群矛盾更加扩大并且集中,使得未来各地突发性群体事件更为多样性和广泛发生。

人文关怀建设的工作核心是加快释放劳动力价值推进人的自我发展增强新人群本地归属感。而对应的智慧系统中,智慧教育,智慧民生的建设,也应当始终围绕上述三个目标展开。而建设系统本身,更多招眼于如何使用信息化手段,充分的调动和整合各类资源。而非招眼于如何改造或重复建设已有系统。

 

五、             智慧城市建设依赖网格化

智慧城市的建设,力求通过整合各类资源,管理和发展好城市。而管理和发展好城市又以具体问题的解决,需求的响应,资源的合理化利用为中心。这和目前的一个技术发展内容“云计算”非常相似。

云计算,简单的描述:将计算放在云端

目的:令需求者无需知道计算服务的过程,无需知道其所依赖的软硬件及数据资源。

直接价值:充分的利用网络上可获取的各类资源,以需求为中心,更为精准(可利用资源广,使得服务内容与需求更为对口),低成本(需求者对实现系统投入降低,系统模块面向不同客户提供服务支撑)实现服务。

间接价值:充分挖掘了网络上各类资源的价值,各个资源的利用不在围绕单一需求提供,其执行输出成本不变,可利用范围变大,提高了模块设备的价值度。

这和智慧城市建设非常相似。智慧城市建设中,所看待的资源不单单是互联网,物联网中各类数据、软件、硬件资源。自然资源、人力资源、资本资源、科技教育资源、道路交通资源、民间团体资源等等,均看做智慧城市建设中所待整合的资源。

整合这些资源本身,即将这些资源合理化利用的过程。同时整合后实现服务输出,也推进了其他资源更好的合理利用。例如智慧教育中的培训再就业服务。推进了劳动力资源的释放。

因此,智慧城市的建设中,可以通过对云计算的一些分析,得出一些可借鉴的建设理论。

成熟的云计算系统依赖几个保障:

l         标准化

l         安全机制

l         价值度判定

标准化:没有一系列标准化约束,模块之间的互联互通,技术上无法实现。信息孤岛,IT烟囱继续存在,同时伴随这孤岛现象的扩大,单一对象的多点存储成为必然要求,信息爆炸持续。

安全机制:没有数据传递的安全保障,没有权限审核的安全保障,信息的合理利用无法实现,并且会伴随者互联互通程度的增加,加大了外部对这些资源破坏的可能。

价值度判定:没有合理的价值度判定,令资源对外释放与利用失去了本源推动力,也令资源之间的整合缺少了公平、有序的保障机制。云计算依赖各类资源的整合利用,各类资源不再面向单一用户,单一需求,差异性的需求服务中,单一模块在服务流程中的贡献度无法衡量时,最终会导致整体服务流程无法推进。

而在智慧城市建设中,标准化、安全机制、价值度判定,也有对应的建设内容分别是:

l         资源标准化拟订工作

l         资源流动安全机制保障

l         资源价值度标定

资源标准化拟订工作:

不单单指信息化方面的标准化建设。包括对社会各类资源的标准化界定。只有对各类资源的合理分类,才能对后期智慧城市建设的评测提供定性、定量的参考依据。一个智慧城市应用系统建设的好还是不好,合格还是不合格,并非如智能化系统那样,通过系统展示的功能有无来判定,而是要根据资源整合度,资源流转利用率来评测,即便这是一个纯粹的信息化系统。

政府主管部门,费劲心计努力为人民服务,但实际建设单位以建设内容“项目”为导向,经常出现,政府好心、政府花钱,却未获得人民认可的“劳民伤财”的现象出现。这不可谓之“智慧”,其根源在于,为了项目而项目,为了建设而建设,建设决策领导善意的出发点,缺乏有效的约束、判定方法进行指导,导致主持者和建设者对建设项目实施的产生了偏差。

       智慧城市的建设,突出强调,以土地为载体,以人为本,因地制宜,切实有效解决各地问题,实现城市的发展具备城市的特色(资源特色)。这必然会出现各地建设中,具体顶层设计的差异性,具体建设内容的差异性,具体评测内容的差异性。这类差异性的存在,对于我国各地有序展开智慧城市建设形成了阻碍。一个良好的解决途径是,模块的标准化,系统的差异化

通过差异性的选择和整合标准化的模块,实现各地面向本地特色的智慧城市建设。而在评测中,则可对差异性建设内容,分为,标准化模块功能的评定检测系统逻辑与本地资源特色拟合度的评定检测。而这两项检测工作是两个正交的维度。也同时可以令建设企业、产品厂家,可不针对具体城市,具体项目,提供产品化、标准化的服务,最大降低建设成本,最好的提升模块质量。并可以尽可能利用和改造当前已有模块资源。

 

资源流动安全机制保障:

       资本、人力、物资、土地等等均可看作资源。令这些资源利用率的有效释放,需要最大可能的提升这类资源的流动性。但流动性的增强只是资源利用率提升的必要条件。没有安全机制作为保障,无序的流动,只会造成资源的浪费。例如:

       政府对土地、矿产的使用权的释放,令这类资源通过商业化行为进行有效流动,实现价值释放,本身出发点是正确的。但如果缺乏了监管控制,资源可能被抑制利用甚至挥霍性浪费(受资本主义单向资本增殖推动导致)。

       一个典型的案例:

南京长江二桥,在自然灾害面前,主管企业,不能接受政府的应急指挥领导,开放交通资源,从企业行为角度,保护资产无可厚非,但从资源利用率角度,这是一个错误。简单的借鉴西方的契约精神,而忽视了从资源利用率角度对合约责任内容的丰富,只会令资源在一些特殊情况下,无法利用。而我们应当通过法律法规来保障资源的合理化使用。例如,针对具备重大战略性质的资源,如长江桥隧,在特殊情况下,必须依照某某应急保障法,接受政府的临时托管,且企业禁止回避、阻拦并需积极配合,否则企业的所有权益给予剥夺。

       因此可以说,资源流动安全机制的保障,不单单指信息化建设中,对金融、受保密数据通过技术手段进行安全保障,还包括政策法规、政府行政管理体制的调整。而这些工作,如同信息化安全机制拟订一样,核心是在保护流动中资源的安全性(包括资源持有者企业的利益和资源自身),保护资源流动本身运转机制的安全性。

       例如:一些地方政府,朝令夕改,没有良好的投资环境,如何能令外部资本资源有效介入本地发展?而大多数这类情况的发生,是地方政府忽视了资源流动的安全保护工作,而外部资本以自我利益为中心,回避和淡化了商业利益行为中对资源利用的手段、方法、范围,双方只是静态的资源进行货币化协商,由此导致在建设和开发的动态过程中的政府与企业的矛盾加深。引发一系列的政企纠纷。

 

资源价值度标定:

       各类资源,当能被利用时,则具备价值。而此处的资源价值度的标定度量并非狭义使用货币量实现。例如:

       交通部门,需要交管部门的信息化数据作为自身工作的组成内容,这批数据需要资源价值度判定,但不能简单以货币量的方式进行。否则,政府各个专业分割的条块部门之间会出现完全的商业货币交换操作模式。

       但当这些资源可被社会利用时,又需要合理的货币化度量,以在和企业合作时,提供货币化交换,实现资源价值。例如,楼宇外立面自身,产权归属为企业,但其辐射空间属于社会资源。当此空间资源可被社会企业利用时,该外立面是否可以安置广告牌,可以按什么形式展示商业信息,空间资源(非楼宇外力面载体本身)的持有者--政府,需要对资源有合理的价值度判定。再例如,具体自然人行车轨迹属于隐私,受政府保护,但群体行车行为数据,可由政府委托的系统运维企业对外出售以换取后者对系统的持续性、投入性维护,那么这些信息的价值也需要判定。

       资源价值度判定,表面看是个商业化行为的前奏,是资源价值量化的过程,而隐藏其后的是责、权、利平衡的问题。当前我国的发展,在可商业化操作的空间,我们的商品经济的发展,已经初有成效。但对于未开发、未利用的资源,之所以没有被有效激活和流转,其主要原因在于没有分析清楚资源的可利用价值,则无法有效分配预期利益,对等则无法形成有效的责、权。

       我们的智慧城市建设,谋求的是可持续发展。单纯的依赖财政资金投入,无法持续,需要以社会资本为后盾,有效的为资本增殖寻找空间,才能最大化的利用好现有资源。如果缺失了资源价值度的判定,造成资源的资产流失,造成资源的未有效开发,最终会导致资源的利用率无法提升。

       资源价值度的判定,即依赖政府主导,也依赖企业参与,更依赖特别是事业单位非赢利组织的专业评判。王云平主任强调“产业建设中,要有良好的产业链条,上下游,产学研共建。企业在前,政府在后。”这中间也包含了,资源价值度判定的工作。

       当我们的社会各类资源,在标准化后,通过安全机制给予保障,经过合理的资源价值度判定,则整体资源及起关联流转关系,可呈现给我们一张资源流转网络图。而这个图中,各个结点,受资源的类别的差异导致属性的差异,可以看作各个异构的子系统或模块。当这些异构的子系统,整体运转时,便是一个社会资源网格计算系统框图,也是属于智慧城市顶层设计框图的组成之一(资源逻辑关联图,描述整体城市系统的逻辑关联)。

       智慧城市建设网格化方式实现具备以下优势:

n         针对各类资源差异性,即具备属性特点,也具备资源关联关系,整体资源分布关联更为明确。同时更容易将现实问题,投影到资源关联的局部进行合理分析。

n         整体建设不依赖于各个局部的统一处理,各个局部模块可以更好的突出自身资源特点并依次建设,适合于中小城市、经济欠发达地区使用。

n         重点关注异构资源模块之间的关联,在建设中可有效对不同资源交换、流转进行针对性的建设。

n         以资源为结点,可以更好的厘清责、权、利,有效激活、释放资源,促进资源利用率的提升。

六、             总结

针对2013年中国智慧城市大会中的一些指导思想和问题的思考。发现,社会的诸多问题的产生,大部分是由资源利用不合理,利用率不足导致。如何激活资源、合理利用资源,是伴随着我们智慧城市建设过程中,需要着重思考的问题。同时,资源的合理利用,即是智慧城市建设的顶层设计需要着重分析的内容,也是智慧城市建设评价指标体系主要观测的内容。

智慧城市建设,是否应该以资源利用率的提升为指导思想,社会主义区别资本主义本质是什么?社会主义的优越性是什么?这些理论上的问题,不探讨清楚,定性的问题无法解决,则后期实际智慧城市建设的工作开展,就无法通过定量的手段予以保障,包括顶层设计的方式方法。这也是本次会议并为妥善解决的主要探讨问题。

我们仍然要坚持“改革开放”,但改革不是推倒重来,而是现有基础的提升、改造,开放不单单是对外,还包括我们内在资源的合理商业化流动,使得价值得以释放。而归根到底,具体的建设方案,仍然是依托8个字“解放思想、事实求是”。

加载中
1
宏哥
宏哥

智慧的城市的核心, 就是把屌丝全部扔到城市里面, 用网络把屌丝的一举一动都连接起来

然后把青山绿水腾出来让宏哥享受

袜子猫
袜子猫
哇,那城市的美女在多数的情况下是宏哥的,而我们这群男屌丝在偶尔的情况下也是宏哥的!
1
kakad
kakad

lz一定是共匪 一套一套的

不坏
不坏
支持
0
lateron
lateron
原创?
0
douglarek
douglarek
扯淡,没耐心看;整什么长篇大论啊,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不要一篇哎
0
Y-QTCe
Y-QTCe
标准的大政府
0
狄仁傑
狄仁傑
要是真是跟政府講的,還是講講怎麼建設環保型的城市吧,不然再過幾年,我們都不用活了
0
中山野鬼
中山野鬼
哈哈。看看上面的言论我基本也知道个人的发展空间了。。。我还是那句,为人民服务。。信不信随便,能不能挣到钱,信不信也随便。我按照我的思路来,上面的内容都是我自己写的。
混世顽童
混世顽童
这套理论很符合现实,但实施起来并不是那么容易呀。现在很多智慧城市项目都还是奸商赚钱的好方式
0
小紅
小紅

lz说的好全面、、、

我在宁波╮(╯_╰)╭这里也是搞智慧城市的。个人只接触过其中的智慧教育,这里叫智慧人才建设。其实就是请多个领域的(软件开发、金融、电子商务、项目管理、产品设计等)的专家学者来这边讲课,座谈。

实验室里有搞人过智慧舟山的,涉及到铺天盖地的无线网络环境的建设、整合各种单位各种类型的数据库做数据仓库。

智慧城市好处是有的,最常见的一卡通,这里的银行卡有很多是有类似中行闪付那种芯片的,一卡多用,居民的生活环境也会便利许多。

缺点就是,政策会变,拿一卡通来说,市面上好多种,不同机构不同年代发行的,还有互不通用的、、、


寂寞沙洲
寂寞沙洲
闪付是银联搞的快速支付,目标就是消灭市民卡,但是现在还是一个政策的产物,人民银行强行推动。
0
拉菲一箱
拉菲一箱

都是一群搞技术的,整这种话语套路 很多人会看得不爽。

呵呵但是事实就是这样,对政府、对行业,都有不同的讲话方式。

老鬼说的没错,其实是众多搞技术的应该多学点人际处理,这个人际不只是对周围同事

OSCHINA
登录后可查看更多优质内容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