讨论个话题,和OSC有关,就是“开源”的法律和商业模式的问题

中山野鬼 发布于 2012/03/24 16:04
阅读 197
收藏 2

前面随笔写了个“开源精神XXXX"的帖子。这里要很感谢 @xyy555 提出了一些尖锐和重要的案例和个人的想法。

谈开源,涉及到法律层面的,其实GPL虽然有很多版本,但是基本上都是约束力强弱的区别,没有本质区别,同时GPL和copyleft又存在天生的联系关系。因此,涉及到开源,我想,GPL和copyleft是都不能回避的。

可能这里很多朋友都是技术人员,或许认为这个话题和自己没有关系。那不妨你先确认一下:

1、如果你的工作涉及到开源部分,如果对于开源,哪些可为,哪些不可为不清楚,忙乎了半天,公司发展不起来,你还是白忙乎,说白了,站错队了。

2、如果你只是个技术人员,如何利用开源提升自己,无论能力还是MONEY。

我首先暂不谈GPL,因为GPL的基础是COPYLEFT。下面是摘抄的一段COPYLEFT的中文说明:

Copyleft作品是有版权的;但它们加入了法律上的分发条款,保障任何人都拥有对该作品及其衍生品的使用、修改和重新发布的权力,惟前提是这些发布条款不能被改变。

Copyleft不同于传统的公共领域﹝public domain﹞。因为公共领域的作品,任何使用者虽然都可以使用,但可以不回馈变成已用;而Copyleft作品的使用者若不按Copyleft的许可证 要求保持同样的授权条款,并将更改的版本回馈社群的话,就是违反著作权法的侵权行为。 Copyleft授权许可有时被认为具有“传染性”,因为任何从Copyleft许可衍生出的 作品也必须是遵守Copyleft许可的规定。“传染性”虽然带有贬义,但是这与病毒的传染并不相同,因为病毒的传染是通过不为用户所知道的途径传播 的;Copyleft则是公开透明的。

我抛出的问题如下:

一 、copyleft究竟是对代码本身的约束,还是对利用代码的行为的全部约束。

举例,如果你是老师,使用一段受copyleft保护的代码,对别人进行这些代码的部分讲解,这是在利用代码完成自己的行为,但是有义务,对这样的行为需要进行代码公开。

说明:这是个极端的例子,首先代码没有改动,其次,针对代码本身没有产生任何价值,但是是否有义务,在听众需要时(不要你也没有强迫给予的权力),你必须分发源码。

有人说这个例子没有价值啊。但你如果针对linux的源码分析,进行讲座或出书时,会涉及到你是否需要亲自分发源码的义务。可能有人说,这简单,给他个链接,直接让他去官网download。那么衍生以下两种情况呢?

1、所利用的开源代码已经没有专门的服务团队,或者国外的主持项目的人,并没有义务对copyleft衍生的copyleft提供支持服务,你是否有义务要提供?这会直接影响到,当你 利用开源时,是否要提供辅助的系列义务服务。这类似于你是个产品代理,你在一个新的省份开设销售网店时,是否你有义务必须把维修店也建好。

2、你的讲座,或研究,或书籍,是提供了一个新的方法,该新的方法是基于对开源代码的部分模块的否定和对比方式证明自身价值。此时你的新代码是否需要开源。这很矛盾。首先,你的行为是利用开源代码进行非开源代码部分的创造,但确实基于开源代码。而你的行为是否要连带整体开源代码的发布义务?

关于第2点,会有很多有意思的,但相互矛盾的共识。例如:如果你尝试修改了linux并发布,证明linux的开源部分模块有问题,你的版本更好,这个时候,大家的共识是你有义务开放你的源码,但通常你没有义务将你的源码的所有copyleft的追溯全部提供。例如glibc这个库就是GPL的,貌似大家都认为你没有义务提供glibc的源码。此处就存在个矛盾性。

如果任何基于开源的代码进行修改并发布的人,只需要开源自己修改的部分,而基础部分没有义务进行发布,那么这和copyleft的基础有矛盾。

copyleft我的理解,是个递归的逻辑。你基于了A的代码,他是copyleft的,你的代码本身以及余下A的代码都是copyleft的。此时你的代码和A一起你都有义务提供源码供后续者任意修改,使用和发布。

二、当接受服务的人,不接受copyleft,是否你使用copyleft的代码作为工具提供服务时,违法?

举例:你为银行做个项目,使用了开源的代码,但是针对特定银行的客户存在一些自身商业保密的内容或逻辑,在你的新代码中存在。此时如果你发布代码,会引发和你客户的保密协议的冲突,而你不发布,则会引发copyleft的冲突。因为copyleft是强调任何人可以获取。单单你向银行提供全部源码是不符合copyleft的约束的。也即,银行可以接受你单独向他提供代码的现实,但拒绝接受copyleft的约束。

如果我们不在法理上,有效调和和解释上述问题,则会出现一些偏激的言论,例如,redhat你除非把linux内核全部重写,回避copyleft。不然你给任意一家提供的任意代码,只要在GPL的严格框架内,那么你就存在向任意人提供源码的义务。也就是说。你开放你的源码,不存在选择对象的开放,(我们不谈选择哪些内容的开放)。

而希望大家注意到,GPL和 copyleft在说明条款时,并没有明确给出,你是否具备选择发布的权利。至少我没有理解到这个话,我得承认我的英语阅读确实不专业。但一旦COPYLEFT和GPL具备可选择发布对象的权利,就会引发闭源和选择发布模块的衍生问题。

 

望各位给予意见和见解。

 

 

加载中
0
leo108
leo108
开源和开源协议一直都是蛋疼的事情,搞技术的和法律扯上关系就头疼
0
中山野鬼
中山野鬼

引用来自“leo108”的答案

开源和开源协议一直都是蛋疼的事情,搞技术的和法律扯上关系就头疼
哈。不蛋疼,就讨论了。大家自个闷得蜜就可以了。讨论自然都是蛋疼的事情。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