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
回答
哈,还是谈下偏执
注册华为云得mate10,2.9折抢先购!>>>   

前面喷了喷偏执的言论。人与人不可能所有观点相同,冲突起来,一个“学霸”的思维就是“你偏执”,这属于非理性的观点强迫。偏执是相对的,A说B偏执,其实大家都偏执。偏执不是好事情,好事情是大家一起合作起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有意义落到公司层面,那么就是无论直接还是间接,总能挣点有价值的事情,也就是去解决实际的问题而不是虚幻的问题。所以,如果你作为程序员被别人说偏执,其实无所谓那个观点,不妨反问一下,大家冲突的讨论背后,是什么有价值的问题。或者讨论下问题本身的存在价值。不是个需要解决的问题,讨论半天,两字“扯淡”,是要解决的问题,那么评价标准就别用“偏执”而用确实可证明的问题解决思路来谈。说白了,“目标论”。

这里吐个槽,往事,上家公司的事情,反正过了半年了,我也可以随便说说。

简单说,就是公司领导认识个省里的处级官员。后者想搞个区域发展的盘子从国家申请项目。关注的是项目的费用和项目可申请性,想法就是一个字“大”,规模要大,资金才够多。但不知道该用什么技术方案,也不知道该具体解决什么问题。于是公司想让我写这个案子。

这个案子也好写。先看国家x五规划,然后看下这个区域的特点,包括民生,经济,地理等等。然后给出这个区域的发展意见,以及带动周边地区的可能,也就是这个区域上这个项目带来的价值,由这个逆推,给出这个区域的信息化的目标,再逆推给出信息化的依赖,包括现有基础,增加系统,和项目费用。其实,核心的重点是,这个区域该怎么发展,这个发展从信息化角度需要上马什么内容。而不是先从技术方案,产品系统来说。

实话实说,那处级干部的政治素养还不如我,没见过他,但没听出他提了什么关于大区域的战略规划的想法。当然至少不是乱弹琴的主否则就不找人代笔了。问题处在这个公司的领导,他们的态度,客户要什么就写什么而且要写公司可以卖的东西,也就是说,其他不要写,就写公司的技术方案,然后组成个系统规划。于是矛盾就出来了。我坚持要先写区域战略发展。得到的意见就是“不该你管的事情,你就不要管,让你做的事情你就做”。哈。这个言论估计很多人在公司都听过。

如果说对方规划出来了,计划出来了,只是要系统方案,这没问题,问题是对方也不知道该拿什么规划去向上级申请(也就是说,毛还没看到呢),毛都没见到,就抓档,这不是扯淡,难道是提枪?提了也是放空枪啊。如果对方说给公司个咨询费,不要在意方案有什么用,反正写了有钱,也行,哈。

于是,乐呵呵的一下午,面对所谓我“偏执”的言论,最后来一句“你们说我不写就是没水平,那么我就承认没水平,哈”。关门出去,准备下班回家买菜做饭。

吐这个槽,哈,只是想说,如果你还在纠结,别人说你“偏执”,你究竟是否应该“偏执”,那么判断一个偏执言论是否在扯淡,其实很简单,看大家争论的事情本身是否对公司有价值,如果本身在扯淡,就不用为了一个扯淡的争论,在意别人说自己的“偏执”。哈。

补充一下:说这个的意思是,大家做事情要讲道理,理性的讨论。如果公司让你做一个压根不讲道理的事情,实话,我建议你保持对理性的尊重而安心看他们的笑话,不要觉得不合群或不符合职场规则。这和让前台妹妹去坐台一样不靠谱。无非一个在侮辱肉体,一个在侮辱智商。哈。

<无标签>
举报
中山野鬼
发帖于4年前 4回/140阅
共有4个回帖 最后回答: 4年前
第一,人家只是要个项目找借口要钱,第二,战略那是政府的事,不是捧这碗饭的别越俎代庖,你知道的信息不可能比上层设计的人多,第三,人家只想知道你有没有个点子能捞钱而不是问你对战略的看法,第四,做技术的是无法理解做市场和做政府的想法的,很多事情是无法正常的。所以如果我是你领导,我也会说你想多了。 偏执,就是自以为是,对搞技术的来说表现在:做市场的懂个屁,当官的求不懂,我们公司应该技术主导,那产品的技术太简单肯定仿得人多没市场的。。。。。等等等等
补一句,如果你站在上层角度有这个权利让你做这个设计,那么如此的想法没什么原则问题;如果只是让你当个伙计帮人想点东西骗钱,那么如此的想法就越界,过了,对公司来说这想法就是扯淡了。同一个想法在不同身份,地位,思想,权利等人的身上出现,意义是不同的。

引用来自“gvim”的答案

第一,人家只是要个项目找借口要钱,第二,战略那是政府的事,不是捧这碗饭的别越俎代庖,你知道的信息不可能比上层设计的人多,第三,人家只想知道你有没有个点子能捞钱而不是问你对战略的看法,第四,做技术的是无法理解做市场和做政府的想法的,很多事情是无法正常的。所以如果我是你领导,我也会说你想多了。 偏执,就是自以为是,对搞技术的来说表现在:做市场的懂个屁,当官的求不懂,我们公司应该技术主导,那产品的技术太简单肯定仿得人多没市场的。。。。。等等等等

哈,你没看清楚前提,前提是,只有帮助对方,申请到国家经费才能有钱,前面纯粹朋友之间的友情赞助。基于这种关系角度下,你觉得何如?

第二,战略那是政府的事,不是捧这碗饭的别越俎代庖,你知道的信息不可能比上层设计的人多

至于你说的这个,可能你不太了解实际情况。至少我作为某市某信息化总规的外聘咨询顾问,多少对政府政策是有了解的。说一个地方,信息化系统总体规划该怎么做,这个我可以说我有这个能力,相反,那个处长未必有。哈。一个事情从地方到国家的角度一定靠谱不敢说,它一定不靠谱我还是敢说的。哈。

第四,做技术的是无法理解做市场和做政府的想法的,很多事情是无法正常的。

至于这点,我从来没说我只做技术,也一直和相关人员研究国家政策,这涉及到咨询工作本身。

简单说,我遇到的情况属于,可以类比如家装工程里面,家装设计我能做,具体施工细节我也能做(当然是我碰的方面),而领导却要不考虑任何设计的情况下给施工图纸,哈这个我就做不了了。也如同,不给任何需求方案也不给出各种功能要求,就让程序员给出系统设计方案,你觉得你作为程序员,就应该做吗?做来做去,都是错的事情,何必“不偏执”的去做呢

是不是该偏执,要看这个事情是否靠谱。至于这个事情是不是靠谱。这个事情如果想要想申请下来,需要科技部,工信部,发改委三个部门同时跑。我认识的一个朋友,和后面两个部门的关系很熟,也经常参与他们的规划,听到我说的这个笑话,只是回我一句“我还没做过这么大的盘子,如果成了,记得让我学习学习”,哈,他是前辈,说这个话,除非我是傻子才说“一定会的”。


--- 共有 2 条评论 ---
中山野鬼回复 @gvim : 细节我就不方便说了。不过整体盘子是类似上海自由贸易区的,够大吧,哈。所以我说不靠谱啊。 4年前 回复
gvim工信部,发改委,科技部,各自管哪些类型项目的? 4年前 回复

引用来自“gvim”的答案

补一句,如果你站在上层角度有这个权利让你做这个设计,那么如此的想法没什么原则问题;如果只是让你当个伙计帮人想点东西骗钱,那么如此的想法就越界,过了,对公司来说这想法就是扯淡了。同一个想法在不同身份,地位,思想,权利等人的身上出现,意义是不同的。

任何可以“骗”到钱的事情,至少理论上有存在的价值,至于是否可以持续“骗”钱,至少在于理论上的存在价值在理论上是否可持续。如果压根就不存在,我令可“偏执”的说,“你们牛,你们去忙吧”。哈。我不反对做人际关系,但一切的前提是做事情,或者纯粹的朋友关系。为了维护关系,而折腾压根没结果的事情,何必呢?哈。

包括我给政府的人也说,你不去为人民想事情,你做的事情,迟早被骂,有意思吗?做事实,才有意义,有意义,总有钱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