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食住行之我见

晨曦之光 发布于 2012/04/10 14:59
阅读 86
收藏 0

传统上为何要说衣食住行,衣为何排首位,仔细想一下,我联系到了士农工商,衣无疑是最重要,然后是食,住是必须的,但是还是没有食重要,行是不希望但是必不可少的,如果展开说,那么可能可以写一本书,因此这里我就简要论述一下。
     首先是衣,人们可能不可理解,自古都是民以食为天,为何衣服比食还重要,是这样的,以貌取人在中国古代更深的意义并不是指的人相貌,而是人的衣着,我们从“体面”这个词上也能看得出,先体后面,屈原的“必弹冠”“必震衣”也是类似的含义,衣服在中国古代代表了一个人地位,有了这样的地位,后面的食禄,豪宅,豪车,那就是必然结果了,其实欧洲中世纪也是这样以貌取人的,只是由于他们的布料类型很少,纺纱和丝绸制造技术很落后,因此只能通过比较小的饰品诸如徽章之类的来区别身份,我国古代的如此传统不仅和强大的丝绸制造技术有关,更重要的是与《周礼》和以后的儒家文化有关,也就是面子主义或者形式主义,只要金玉其外则无所谓败絮其中,这也许也和我们的造假技术很高有一些关联吧...详情可以看一下《日本人和中国人》这本书。
     其次是食,民以食为天是也!如果有了前提--衣冠楚楚,那么食物自然上乘,如果没有,则食自然就成了人的首要,毕竟官民比例还是很小的,因此对于大多数的百姓而言,居于首要地位还是食,至于衣冠,虽然他们无欲取之,也是要得体,干净,要向普世价值观看齐。直到现在,很多思想守旧的人们还是在强调吃饱喝足谁说不服的伦理,但是即使你吃饱喝足了,除了一个臃肿的啤酒肚可以表达之外,就是衣冠了,故越是守旧的人越是喜欢肥胖型的人,以为那是福气的表现,同样越是守旧的人越是不允许自己的很有能力的孩子穿得破破烂烂出门,即使他只是去帮父亲买一盒火柴,另外可以看看古代皇帝的画像,几乎没有瘦型的,那是为了表现自己吃的好,甚至现在,官员有瘦的吗?
     再次是住,这可能涉及到了人们最敏感的话题,那就是买房,自古以来每届政府都是尽力做到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如不则会遭来造反起义,每个朝代起初都会经历一次全国范围的土地重新分配和土地所有制的调整,由此可见住对于老百姓的重要性,人多地少的地方都会有这样的问题,不光是中国,别看我们有着辽阔的国土,可是仅有一小部分适合人居住,现在江苏到四川的火车还是要绕道河南,陕西,还是走的当前秦始皇灭蜀的那条路。因此与其说中国人在买房,不如说在抢生存空间,我们有着高产的土地,却只有有限的居住用地,不抢是不行的,和古代相比,如今的高房价实际上将人们引入一条正常的轨道,不管怎样总比古代连年战乱要好,房价太高是不合适,但是房价比欧美高一些是正常的。
     最后就是行了,行自古以来都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如果有任何退路,尽量独守一隅不要运动,风雨不动安如山。这一切都源于我们的黄土高原和中原适合农业的土地,人们每年都在固定的土地上耕种,收获,男耕女织自给自足不亦乐乎,因此人们就将这样的生活视为安定的表现,如果一个人经常出行,那么他一定是要么没有土地要么就是土地贫瘠颗粒无收,于是人们普遍看不起那些游子,这也正和士农工商有着关系,商和旅总是分不开的,可谓商旅,既然走在路上的人地位很低,显然商人地位也高不到哪去,自给自足的社会不需要商业,只有没有土地的人才去经商。但是行又是必不可少的,自唐朝开始,进城赶集就成了所有人生活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唐朝都城的各种“市”就是卖东西的地方。

     越不被人注意的地方越容易被突破,衣食住行中,不可否认,前三者全世界皆准,唯独行这个因素中国和欧洲不同,中国的情况很简单,地理环境导致必然要一个统一帝国才能管理整个与世隔绝的国土,而西方却不同,可接近性导致其最终多元化,混战纷争中各个势力互相合纵连横最终形成了君权和教权的二元对立,欧洲进入封建领主社会后,划分为一个个小块的“领地”的生产力得到不断发展,这是由于管理成本的降低,每个封臣管理的区域也就是城堡附近的一块称为采邑的地方,这样的话,随着生产力提高,人口寿命增加,人口增长,狭小的采邑再也养不起这么多人,于是各个领主也就放宽了政策,很多剩余人口纷纷出走,既然出走,那么他们就是自愿放弃了土地,于是各个都成了“商旅”,他们进入别的领主的城堡附近,甚至大主教的城镇,他们随时更换自己的居住地点,或是为了在不同地方卖更多东西,或者是为了避免被抓回原始的采邑,不管怎样,他们逐步形成了自己的势力,他们当中有些人自己出资,另一些则为出资的人工作,总之他们是自由人,这就是原始的市民阶级,直到有一天他们的势力强大到了能被国王利用从而打败教皇的地步,于是国王给予他们更多的特权,允许他们组建自己的市政厅,最终他们帮助国王击败了教皇,然后就是宗教改革,文艺复兴,最终他们势力继续强大,终于抛弃了国王,最后赢得了自己的统治,那就是今天的欧美。而我们中国却不一样,统一的政教合一帝国没有多元化的可能,管理成本总是随着人口增加而增加,终于到达一个阀值,这就是改朝换代的时机了。然后社会必然会因为王朝战争而回退,如此反复,只有外来力量介入才能打破这种循环反复。
     行的意义不同,中国和西方的社会生活方式也就不同,我们中国人不管再伟大,老了以后最好还是要回老家,而西方的人们则对客死他乡无所谓,正是中国的这种将 “行”放至最后的不在乎性,导致我们中国不管什么人,不管到哪,填表还是出版书籍,都要著名“祖籍”或者“籍贯”这一项,而欧美的书籍在介绍作者的时候仅 仅写他或者她现在和家人或者其宠物居住在哪里,也许正是这种衣食住行的老传统才使得我们不管到哪里只要不是自己的老家都要办理暂住证的原因,暂住证表示这 个地方不属于你,只有你有了自己“住”所,并且有了自己的子女,居住了N年,这个地方才属于你,然后你会得到该地的户口,如果此时你要回到你的老家去,那 么很抱歉,你必须在你的老家,也就是你的出生地或者父亲的出生地办理暂住证了...我们的传统其实是不提倡人口流动的。正是由于这个“行”不被看好,我们 才对“住”这么在意,于是买房子才成了每个中国人的需要,于是就有了房奴。随着21世纪的到来,我们已经摆脱的“衣”和“食”,老板们也会经常吃盒饭穿又 破洞的T恤,地铁上经常看到一些其貌不扬的家伙,其实他们工资很高,地位也很高,因此衣和食已经合理化了,但是何时住和行能合理话呢?当我们不再觉得出门 在外不稳定,当我们不再必须叶落归根的时候,我们的房价也就合理了,欧洲的商旅之行进行了数百年,我们呢?我们何时能丢掉传统?
     补充说明:根据近代人类学的研究,人拥有三大欲望,那就是性,食,求生,按照这种解释,可能比衣食住行更加合理,可是他们的层次不同,性,食,求生是根据个体来进行研究的,而衣食住行则是群体性的。


原文链接:http://blog.csdn.net/dog250/article/details/5634679
加载中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