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杭自由行之一-苏州第一日

晨曦之光 发布于 2012/04/10 14:58
阅读 95
收藏 0

公元2011年2月1日,庚寅年的倒数第二天,我们俩坐上了去苏州的和谐号高铁,虽然这是第一次坐高铁,心情却很淡定,只是因为这和谐号高铁虽然飞快,却依然平稳,速度力量以及舒适度合而为一,让我想起古籍中所述但凡新鲜事物都要大肆夸张一番,诸如汗血宝马一定要踏出尘土飞扬。若后之视今,这和谐号高铁一定是史前以来最淡定的新鲜工业产品。第一个景点就这样在思绪紊乱半小时左右之后到达出口,思绪紊乱中身已远,到达了94公里之外的苏州。
     苏州老城区不大,却让人觉得舒服,可舒服之余还是有点不习惯,习惯了大上海统一高标准的基础设施,对于苏州的指示牌一指皆到“千里之外”的风格感到很是不爽,如果你在街上找个公厕,指示牌指向一个方向,然后你沿着街区走到另一头,没有发现公厕,也没有发现另一个指示牌,因此寻找公厕的最好的办法就是寻找KFC。即使如此,在你走向“千里之外”寻厕的途中,你会发现只有你很匆忙,这里的每个人的节奏都比较慢,苏州老城这么小,如果走快了,就没什么好看的了,然而如果你真的是在找厕所,还是快一些好,因为你不只要走到街的另一头,可能还要再拐几条街...第二站就这样在寻厕中度过。
     我们的第三站是寒山寺。事先不准备是我的风格,这样会处处惊喜,可能还是对我自己方位感的一种自信,另外,自由行嘛,准备了总觉得少了情调,可是这次我真的不应该这样,因为我的疯猫(我的老婆)怀孕五个月了,她再也不能像以前那样和我一起远足了,不过还好,我们这次苏州自由行所到达的景区都不大,并且不用登高。本来想着去寒山寺,可是没想到京杭大运河景区就在旁边,进入景区大门,景色很美,运河在东岸临着寒山寺的地方分成了两叉,后来听到一个旅游团的导游介绍才知道,临着寒山寺的那条支河才是真正的古运河,而它西边的比较宽阔的运河支河是建国后新挖的,依然用于“现代漕运”,这一条运河在苏州城分为两条,然后又汇集为一条,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原始的古运河可以用于旅游业,新挖的运河可以用于运输,这真的是两全其美,可是当时挖新运河的人能想到这么多吗?他们挖河的唯一动机可能就是:古代的船小,现在的船大。运河增加了苏州的繁荣,在那个年代,运河的作用可能比现在的高铁还重要吧。
     枫桥是一座典型的江南石拱桥,枫桥的东边是看起来很颓废的张继铜像,我搞不明白为什么我们古时候的文人骚客都是这般模样,要么孤独行侠颓丧,要么嗜酒如命,难道他们在清醒的时候就不能吟诗作赋吗?怀才不遇,这是文人在我心中的印象,几乎没有哪个文人不郁闷的,然而他们所谓的“遇”是什么,他们到底想要什么?学而优则仕?还是还我河山?张继铜像虽显颓废,然而他最终毅然弃笔从仕,岳飞铜像很威猛,且一路高升,手握重兵高喊还我河山,然而他魂断风波亭...我想还是前者更安全些吧。...进入寒山寺,肃静的很,因此我也不敢再胡思,即使是心里面也不敢乱想,作为祭祀场所,里面的人当然就是祭司,在那个年代,皇帝是我们国家最大的祭司,也是唯一可以和“天”直接交流的祭司,因此寺庙的最大的主人当然就是他了,因此寺院往往金碧辉煌,也和皇宫一样可以使用黄色。那个年代,民众的心灵被“天”笼罩,但凡进入寺庙的人都要捐款,这钱在天照老百姓看来不是给祭司的,而是给“天”的,正如西方基督教会可以让人购买赎罪符从而得到大量货币的道理一样,然而这些钱真的给“天”了吗?要知道,寺庙的财富在那个年代真的富可敌国,那时的收入可比我们现在的旅游门票收入要多得多。思绪之中已经走到了大门口,出去之前我以一个事实结尾:西方终于爆发了宗教改革,将基督俘虏为工业化背后的“天”,也许祂的父亲生气了,然后使人类面临着气候难题,能源难题,上帝若要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人们已经疯狂了...中国没有宗教改革,对基督也好,对佛也好,对孔夫子也好,都没有改革,我们现在进入寺院的人有下面几类:仍然为“天”进贡的人-买了票又捐款;旅游的人之一-买了票不捐款,非信仰问题,照相;旅游的人及其它人-买票不捐款,信仰问题;旅游的人-逃票且不捐款,毫无信仰。
     我们出了门,我还在想,可是疯猫肯定已经烦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一个好吃的,喂喂她,可是真的没有她喜欢吃的那些东西。我们上了公交车,人不多,还有座位,这样很好,也许是年二十九要过年了吧,该买的也都买了,人也就少了,在我们中国大多数人没有宗教信仰,对于过春节就是一个最大的信仰,这是前些天我在电视上白岩松说的,我们的春节想想也挺有意思,大家忙了一年了,总要有个承上启下的过程,我们贴上门神,让我们的祖先保佑我们万事大吉,可是大家都是各顾各,我们没有一个共同的神,类似西方过圣诞节时那种拜基督那样的行为,我们每个人都将自己的祖先当成自己的神,因此我们才会出现鲁迅所说的那种麻木,而基督却是所有西方基督教徒的神,他们的天父,因此他们都是兄弟姐妹,人人为我,我为人人。
     第四站,山塘街。这是疯猫所喜欢的地方,因为肯定会有很多小吃,我记得我的疯猫不喜欢我讲历史,然而她却很喜欢一个关于历史的话题,那就是《清明上河图》,因为画上有很多小商小贩摆的小摊,也有很多可以供闲逛的综合商店或者专卖店,我曾经问过疯猫,想回到哪个时代,她说想回到北宋,去开封逛街,买好吃的...只可惜,要过年了,山塘街的商店都关门,好不容易走到一家卖臭豆腐的店前,还在营业,疯猫直接进店,要了五块钱的一份臭豆腐,等了好大一会,做好了,蘸上调料,吃了起来,...不好吃,很不好吃!因为不臭!这是她说的,我家疯猫说的。这条街是仿古的,旁边一条小河,纯江南的风格,石头地面,店铺虽然关了,然而却还有招牌在,大部分是都丝绸专卖,咖啡厅,和我们在丽江时逛的丽江古城差不多,在这种地方,你卖iPhone就不合适了,当然卖香奈儿不合适,这种地方需要的就是琴棋书画烟酒茶,刺绣评弹(评弹在我这里是一个新词,我并不懂,按字面理解就是评论一下弹琴弹得好不好)。
     从山塘街走出来,我们去吃了藏书羊肉,我喝了一碗羊汤和一份米饭,疯猫吃了一大碗羊肉面,毕竟肚子里还有一位,因此要多吃点。我看了羊肉馆的介绍,只有藏书二字吸引了我,我们为什么藏书,藏书已经成了一种情调,我想北欧的人们是不需要藏书的,书无非就是一种存储信息的介质,我们为何要收藏它,这也许和历代政府的信息管制有很大的关系,焚书,文字狱,文革,这些行动已经进行了很多次了,有些书可能永远都不会存在了,因此某些书就成了类似文物的东西,另外就是虽然我们很早就发明了纸和印刷术,然而大规模应用纸和印刷术只有到了明清时期才有可能,传统社会人们普遍受到精神禁锢,那个年代拥有一部书真的就是拥有了一件价值连城的文物,藏书也就是成了一种可遇而不可求的时尚,然而这种时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拥有的,而只有少数人才能。
     吃完晚饭,夜幕已经降临,山塘街更是增添些许特色,拍了几张照之后,我们回到了如家酒店,这酒店美国上市,虽简陋,可真的和家一样,《尔雅》中说“如,往也”,这“如家”之如,不是“像”的意思,而是“去”,“到”的意思,既然到了家,那就睡上一觉,顺便想象一下第二天的行程。


原文链接:http://blog.csdn.net/dog250/article/details/6172946
加载中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