函数式和OO下面是什么?

花和尚鲁智深 发布于 2015/06/04 11:21
阅读 368
收藏 0
函数式中的Function是一种纯计算单元,是逻辑单元而不是空间单元。Function不影响外部世界,不主动从外部世界中读取任何东西,只从入口处被动的接收东西,不主动往外部世界写任何东西,只被动的往外部世界指定的地点返回东西。一个function纯粹是一个逻辑单元。

而data是空间单元(姑且不要认为1是fn >1,2是fn =>2),data不干任何逻辑上的事情,data是结构,是空间,是分层的空间。空间是一种可以被主体感知到的一定程度上不变的存在。data自己不会主动去做任何变化,data存在的唯一意义是等待把它传入某个function。

function从虚空中虚拟出一个context,function在那个凭空出现的被自己所控的context中对传入的data进行变换,然后function往父世界指定的位置返回一个东西,父世界拿到东西后继续由父function在自己的context中变换那个data。function就是世界,function的调用栈一层套一层一直套下去,所以它也是树。一直套到我们的系统根到达一个人为制造的边界,但是如果你愿意的话还是可以继续套下去的,套到计算机外面去,出现电流的输入与热量的输出……,值得注意的是套的方向有两个:向上和向下,向上到宏观宇宙,向下到微观宇宙。如果我们对这种极端的世界模型妥协一下,把正交的data和function这两个东西按需组合起来,让它俩组成一个个联合的单元,这样的单元被称作object。以上这些逻辑在权限引擎中有用。权限引擎工作时的逻辑与这些逻辑是一致的。

function是时间,data是空间。函数式和OO下面都是集合,是两个集合:时间集合和空间集合,两个集合都是树形的。两棵树是两个正交的维度。由这两个维度出发在局部可以随需增减维度,随需构建一片森林。
加载中
0
魁拔
魁拔

权限引擎要干的事情很简单,就是设立两道屏障,防止非法的请求“进出”人类世界。
用一种简单直接明确的模式干这件事情而不再用和业务写在一起的代码干这件事情。它为什么带来了简单直接明确?因为它只有:主体、客体、运动、环境。它只有一个逻辑就是“谁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对什么干什么干几次”。
0
中山野鬼
中山野鬼
说的是没错啦。就是联系实际工作,怎么对接呢?哈
0
letwang
letwang
不去当编剧 可惜了
0
花和尚鲁智深
花和尚鲁智深
OO可能是人在认知世界的过程中在靠近人的那一端驻留下来的对结果的缓存和对缓存进行还原的程序。缓存的是问题空间和处理问题空间的元程序,因为人脑中具有天文数字当量的空间单元,那些单元的排列组合可以弄出天文数字当量的树和图,问题世界被投影到人脑中后被缓存下来了,这种缓存改变了人脑的内部状态,改变了人脑内部的物理布局导致形成一个个模式单元。这种缓存有的容易丢失有的不容易丢失,那些掉电后不容易丢失的是已经物理化了的,睡一觉起来还在那里还可以想起,过了两三年还在那里还可以想起,有些想不起来的事情可能也还在那里,只是想起来的程序断掉了。
人认知问题世界的时候把各种尺寸的问题单元投射到脑子中,人作为一个比较大的问题单元,人在认知世界的时候容易有比较大的字宽,人很容易高效的一下子认知一个尺寸靠近人的问题单元,但是人很难认知那些尺寸比人小几个数量级的问题单元。世界底层可能是关系,是无数的两元关系,这无数的元最终都必定被消去只留下一两个,虽然是无数的元但是每一个元都能换算到一个共同的元,最终每一个两元中都有一元是空间(一个参照位置),比如(小明Id,男)、(婚姻,男)、(婚姻,女)、((婚姻,男),丈夫)、((婚姻,女),妻子)、(小明Id,程序员)、(小明Id,已婚)、(小明Id,华夏族),可以认为“小明Id”就是那个参照空间位置。人的字宽很大人一下子就能处理上面那好几个二元关系,如果人一次只能处理一个二元关系的话就永远没办法知道“小明”是什么了。人很难喜欢去一个一个的处理类似(小明Id,*)这样的二元关系集,因为人的字宽很宽人可以一下子在人的内部空间中建立起一种空间模式,人很容易一下子认知一大片却很难一个关系一个关系的去认知,前面那个二元关系都比较靠近人的一端,如果把那些关系中的“男”、“女”、“程序员”、“婚姻”等换成原子、分子、速度、加速度什么的就远离人了。
OO有利于我们高效的认知世界,一个单元一个单元的认知世界,一层套一层的认知世界,按照分形的方式去认知世界,但是每一个OO单元内部的事物确实也都可以被用两元关系集去看待,由于每一个OO单元都有唯一的父单元,根单元内的事物就是整个世界了所以整个世界也就可以看作两元关系集。我们之所以认为关系模型比OO模型更接近底层更通用可能就是因为那些关系处在一个更大的靠近根节点的节点中,人也在这个靠近根节点的节点内,这个节点的尺寸比人大好多数量级,但是问题是就像我们认知比人的尺寸小几个数量级的世界很困难一样我们认知比人的尺寸大几个数量级的世界一样很困难,关系模型有可能是比OO模型更加困难的。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