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回答
你们有人知道“码根码”这东西吗?曾经是一个时代的奇人啊!
注册华为云得mate10,2.9折抢先购!>>>   

现在三十多岁的帝都人,应该都对“码根码”这个东西有些印象的吧。我当年上学的时候,还见过这位大名鼎鼎的码根码发明人在过街天桥上推着自行车贩卖他的软盘。

今天突然想起了他这个奇人。网上一搜,居然还找到了他自己的主页。

http://www.repulsion.org.cn/

现在这种风格的主页不多见了,能遇到,也是缘分。大家截屏存念吧。这可是活着的历史,网页的活化石啊。没有大机缘(突然想到了这个人),大毅力(居然上网去找他的资料),是不可能见到的。


可能有朋友不了解这段历史(这段历史貌似没出北京,当时不在帝都的朋友可能不会知道),我从豆瓣网抄来一篇旧文章,大家围观一下吧。唉,看完心情很不好啊。。。尤其是对于见证过这段历史的我来说。很令我唏嘘不已!


==========================================================


在现在这个“知识经济”的时代,掌握知识几乎可以与掌握财富等同,追求知识也就意味着努力获取财富,在这样的背景下,冯天岳的故事可以说是个绝无仅有神话。这个为学习和研究放弃了婚姻的人,这个发明了技术却不肯出让的人,毕生过着一种自愿选择的贫苦生活,他在那个崇尚英雄的年代决定为一个理想献身,在今天这个利益至上的年代仍然没有放弃。不久前,记者抱着见一个怪人的念头采访了他,却因他的坚持而感动不已。 
“码根码”令其名扬京城 
冯天岳,1938年生于北京,毕业于北京电力学院,曾做民工和河北省固安县牛驼中学物理老师,1994年开始学习汉字编码,1996年研究出码根码输入技术(一种汉字输入方法)并着手自己推广,他独特的推广方法使他一朝名闻北京城。 
1997年底,人们发现北京街头出现了一道有趣的风景:很多天桥、断壁、电线杆上都人被刷上了“码根码”三个黑色大字,这些字迹字体统一、书写规范,显然出自一人之手。北京市民议论纷纷,它究竟是一种找人暗号,还是某种建筑用语?抑或是某些商贩的街头广告,或是好事者的信手涂鸦?人们百思不得其解。据说还有人把它当成一种神秘暗号,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恐慌。经过一番调查,《北京青年报》的一篇《街头“码根码”出自谁手?》的报道令书写者浮出水面,原来,同五笔字型、自然码、钱码一样,码根码是一种汉字输入法,他的发明人就是冯天岳。冯研究出码根码,却没钱做广告推广,为让人们知道它的发明,他不得不在街头涂鸦。 
由于《北京青年报》的曝光,北京市容监察总队顺藤摸瓜地找到了冯天岳。虽然情有可原,但法不容情,冯天岳还是遭到了罚款500元的处罚并责令其清楚涂刷的墨迹。500元对冯天岳来说几乎是一个天文数字,罚金是一位前来谈判合作事宜的好心人代交的。此后的几天里,冯天岳规规矩矩地跟随执法人员,开始了刷洗工作。在他刷洗时,常常引来许多路人的围观,有人询问“码根码”的确切含义,有人指责这一乱刷行为,但冯天岳一言不发。 
求知的一生 
在北京市第七中学读书期间,冯天岳开始对自然科学感了兴趣,他加入了学校的无线电小组,并成为小组长。高一时,他参加 “中学生作品展览会”的作品——一台再生式收音机成为佼佼者,因此被团市委命名为“小科学家”。1956年,美籍华人科学家杨振宁获得诺贝尔物理奖的消息传来,给无数炎黄子孙以巨大的鼓舞。18岁的冯天岳暗下决心,一定要当一名科学家,从事基础物理的研究。 
因身体不好多次休学的冯天岳1968年毕业于北京电力工程学院,分配到山西省电力工程公司工作,这一去就是十年。每天的工作结束之后,冯就开始自己的学习,因为这个原因,还被扣上过 “臭知识分子”的帽子。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他如痴如醉地开始了天体物理和相对论的研究。 
劳累的工作和固定的工作时间不能满足他学习的需要,70年代末,他开始办理工作调动,在河北固安县牛驼中学谋得了一份物理教师兼物理实验员的工作。这里工作清闲,时间比较充足,这是他自认为一生中最愉快的日子,他的工作和住宿都在实验室,每到周末和节假日,就到北京图书馆查阅资料。他在那时曾自费参加过很多对一个中学物理老师来说不着边际的学术会议,并出过一本《斥力在宇宙学中的应用》。为了宣传他的这项发现,冯天岳从1985年到1988年四处宣传自己的成果,然而无人理睬。他曾把材料寄给几位知名科学家。据说,他们之中有人给他回了信,说:这个问题太大,我们无法回答。将近十年,冯天岳的“斥力”理论依然无人问津。 
1992年,冯天岳74岁的母亲患半身不遂,瘫痪在床,冯放弃工作,回北京照顾她,并开始学电脑,研究出了“码根码”输入技术。 
清贫困顿的生活 
1998年的报道出现之后,冯天岳获得不少关注,但实在的帮助却并不多,只有新天地软件公司捐助了他1万元钱,这笔钱此后被它用于购买电脑等。 
冯天岳现在的生活来源是自己上街卖“码根码”软件的收入和母亲的退休金,他每天清晨骑着小三轮车出发,到上班时间收摊,一个月的收入有五、六百元。 
冯的家里简陋异常,不到那里的人难以想象在这个世纪还有人住在这样的场所里。用"寒酸"一词已经无法形容冯天岳家里的陈设:几乎没有家具,到处都是一些木板钉出的架子,上面堆放着杂物。对着大门是一个圆桌,上面铺着一张发黄的报纸作为桌布。冯找出三把小凳给我们坐,这就是他的客厅。过道里用布帘隔出了一块地方,放了一张床,那是冯出外卖盘时给请来照顾母亲的保姆住的地方,记者发现,这是冯全家最象样的一张床了。 
最大的屋子里住着冯瘫痪在床的母亲,我们去的时候她正在冯的帮助下吃饭。屋子里光线昏暗,东西破败,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屎尿味,闻了让人几欲呕吐,而冯对此习以为常。 
小的房间是冯自己的,几乎找不到下脚的地方。两个勉强称得上桌子的东西上摆放着两台没有外壳的586电脑,这是冯最奢侈的家当。其中一台的显示器还亮着,绿莹莹地闪烁不停,冯动手拍了它几下,屏幕稳定住了,凑合看得清上面的几个图标,但看不出什么颜色。冯天岳告诉记者说:"这个显示器稍微有点毛病,你看,一拍就好了。" 
木头架子上堆满了书和报纸,地上也是,看上去都像是从收废品的那里找来的。"桌子"上边的墙上钉着几个钉子,上面挂着一些精心剪过的报纸,冯说,那是最近要用到的资料。 
墙角是冯的床--如果那可以叫做床的话,上面堆放着冯的衣服,每件都有不短的年头了。在床上方的墙上,一个镜框显得非常突兀,里面镶着1998年新天地软件公司资助他一万元的信封,还有报道过冯天岳事迹的几个记者的名片和剪报。 
冯的家用电器有一台电视和一个老掉牙的单开门冰箱,在我们谈话的过程中,冰箱开始发动,噪音几乎遮住了冯的说话声。 
冯住的房子是冯母亲的公房,前段时间,兄弟三个凑钱将其买了下来,如果冯的母亲去世,房子将被卖掉,得到的钱分给三个孩子,那时冯就没有地方住了。冯本人对未来好像并不怎么担心,他说,那时候他的码根码肯定能赚钱了,他能养活自己。 
冯现在唯一担心的是生病,因为他没钱医治,他很小心地防范着这个,方法是不让自己太累。 
推广码根码是一项事业 
在我们去冯天岳家之前,他兴奋地告诉记者他的一本书马上就要出版了,到了他家我们才知道即将出版的书叫做《码根码输入方法》,其实是一本比32开还小的小册子,讲述怎么使用码根码输入法。书出来之后,冯得以7折的价格买下1000本,然后到4月底举行的文化宫书市上去卖。 
冯从去年5月起在东四那边开了个班,教授码根码的使用,每月一期,每人30元。他和提供场所的单位达成协议,收入四六分成,如果上课人数没达到30人,那么全部收入都归场所提供者。到现在为止,没有一次开班人数到达30,多时7、8人,少时只有3、4人。曾有公司表示过于他合作推广码根码技术,但遭到了他的拒绝。他说:“我这么想象着,如果有别的公司介入,我的想法肯定受干扰。我只想挣自己该挣的钱。” 
冯不久前得到了他出名后的第二笔捐助,也是一万元,他打算将其用于购买光盘刻录机等设备,下一步他要把码根码做成光盘销售,这样“人家学起来就简单多了” 
被冯天岳视作宝贝的码根码在有些专家眼中一钱不值,一位搞计算机技术的政协委员曾就他的行为发表看法,说新的输入法经常出现,但由于这个市场基本已被几种成熟的技术占领,基本上没有活路,冯的壮举不值得推广。他的说法不无道理,几年下来,冯天岳卖出4万多套软件,但其中不少都是因慕他的名而买下的,一张软件盘2块钱,买下未见得真的使用。但即便如此,冯对他的事业仍雄心不减。 
常人难以理解的生活态度 
做完光盘之后,冯天岳将结束码根码的推广工作,全心全意搞他的基础理论研究,这是他毕生的理想所在。为这个,他选择不结婚,不为生活琐事和生活享受浪费时间。 
冯天岳把所有的生活要求都放到了最低,他吃的很简单,穿的也都是人家给的,或是从卖旧衣服的那里买的。他的一头乱发和颜色暗淡的衣服是他的标志性特征。冯最重要的娱乐是看电视,最喜欢看的是电视剧,尤其是金庸小说改编的电视剧,他一集不拉。他还曾经喜欢看小说,最喜欢的小说是《蜀山剑侠》(一部古代武侠小说)和各种武侠小说。 
冯在家人的眼中是不正常的人,即使是他的母亲,也看不上他的这些行为。冯说,他和他的弟妹多年来话都说不上几句,最近才刚刚有点缓和。 
在业界人士的眼中,冯更像令人忧伤的堂吉柯德,他拒绝其他企业合作,坚持自己蹬着三轮叫卖的推广方式被人评价为“不仅在同他的对手作战,也在孤军奋战地跟现有的商业模式叫板”。他所坚持的很多东西在现代人看来是难以理解的,他一根筋的行事方式现在被人们当作了出险招也成功的经典案例,在年初的一次“知本”讲座中,冯以他的思维方式与一群渴望获得成功的人们对话,双方自说自话居然连接得很合适。 
冯多年以来坚持的理想是要在基础物理领域有所建树,但到今年,冯天岳已经62岁了,他的研究似乎没有什么眉目。记者问他一辈子干不出什么来怎么办时,他略现忧虑,说,这是很可能的,"当初陈景润研究1+1的时候,和他一样研究这个的肯定不止一个两个,但只有他能够研究成功。成功者毕竟是少数,大部分都是牺牲品。" 
"我可能就是个牺牲品了,不过,这我早有准备。"冯天岳说。 
历史会评价冯天岳 
采访结束的时候,冯天岳执意要送记者一些礼物,那是十多盘码根码的软盘。互相推拒了良久,记者按市场价把它买了下来。冯感觉很过意不去,一个劲地念叨,并表示等出了光盘一定要送我们一些。 
离开冯天岳的家回到熙熙攘攘的大街,黄昏的街上一片嘈杂。一家小铺用录音机播放着"本店清仓甩卖请莫错良机",街角上一群人在争吵,擦肩而过的人们各怀心事——这是我们所生活其间的世界,千百万个人以千百万种姿态过着自己的日子,每一种都是一种人生,而冯天岳的,恐怕是最少人选择的一种。 
冯天岳是怪人还是英雄,相信历史终会做出评价。一个记者曾这样总结冯天岳:即使时代的发展迫使码根码最后退出市场,但冯天岳虽败犹荣。他所代表的平民思想、普及意识、服务意识,准确地抓住了科学和经济的精髓,一项技术应该造福于人类,而不是向人类无休止地索取,这种思想是永远不会失败的。历史将会认识冯天岳,历史将会肯定冯天岳,那时候人们或许会发现,冯天岳的意义将不仅在于码根码,相对于这个时代而言,冯天岳不是落后,而是超前。 

<无标签>
举报
nzchris
发帖于3年前 13回/1K+阅
共有13个回帖 最后回答: 3年前
点开这个网页以后让我震惊的是,网页最上面那个图该不会是旧作灵梦吧,真是无孔不入哈哈哈哈
给老先生网上顶顶。唉,能帮到这位老先生的也就是这么多了。人这一辈子,活的就是一个选择。选择错了,努力是没用的。

18 岁以前,可以不明觉厉;18 岁以后,应当不明存疑。

按他说的 10 的 -88 次方数量级的斥力,地球对 138 亿光年以外的物体的引力,还是比这个斥力大好多数量级。

什么东西。

引用来自“inuxor”的评论

从这老神仙的网站进去,发现了另一个大仙,星际译王和黑客背单词的作者,胡正。。。。。

http://www.huzheng.org/index.php

也是非常hardcore的网站。。。。。

他们竟然是一个圈子?

感谢,感谢!还真是没发现这个网站。你说这人我没听过,不过从这个网站看得出来,也是一位大神!多谢了,待会儿好好瞻仰一下这位大神的网站。

这位大神有什么典故?给讲讲吧。

引用来自“__c”的评论

点开这个网页以后让我震惊的是,网页最上面那个图该不会是旧作灵梦吧,真是无孔不入哈哈哈哈
那个是樱花大战里面的真宫寺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