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Google 涂鸦也是正事

红薯 发布于 2010/09/07 13:46
阅读 357
收藏 1

Google 塗鴉小組的 Jennifer Hom

他們慶祝小精靈電玩的週年慶、愛因斯坦的生日、世界盃足球、波斯新年,甚至美國大選,和所有值得紀念的日期和事件。誰這麼閒?答案是Google的塗鴉小組。

這一群專門負責將特殊事件和節日化為各種可愛版Google商標的藝術家,除了具備繪畫專才,還能融合Google的工程文化,做出讓全球使用者都能會心一笑的作品。

上個月一個晴朗的週二午後,記者親自參訪了這群Google塗鴉者在公司總部的工作室。

小組緣起

1998年,Google兩位創辦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在內華達州沙漠參加年度藝術狂歡節Burning Man時突發奇想,決定在Google搜尋首頁的商標上,加上一個Burning Man的圖像。這是第一個Google商標塗鴉。

2000年,兩人又請當時只是實習生,現任Google網管的Dennis Hwang,為法國國慶製作一個塗鴉。有鑑於這個構想相當受到使用者歡迎,他們任命Dennis為Google的塗鴉長,商標塗鴉也成為Google首頁經常出現的小驚喜。

目前該小組有5名成員,分別是塗鴉長Micheal Lopez和組員Susie Sahim、Jennifer Hom、Ryan Germick,及Mike Dutton。

記者特別獲准在工作室內,旁聽他們對下一個塗鴉:巴克球(Buckyball)發現紀念日的討論(已在9月4日上線)。

 

其實多數的商標塗鴉,是針對特定國家的特殊事件和節日,如當地知名藝術家、科學家的生日,或國慶日。但Lopez表示,不論全球性或地區性的活動,創作過程基本上相同:將事件概念化,然後用最有趣的方式呈現。

小組試圖在每年創作的200多個塗鴉中,挹注Google的技術和文化。負責小精靈活動的Germick說:「公司對此很滿意,我們所有的產品都以使用者為優先考量,這是我們樂於分享的另一個實例…我們的創意也是與使用者互動的一部分。」

確實查證

擁有高達數億的觀眾,塗鴉小組知道,他們的作品必須準確無誤。因為只要有一點錯,他們馬上會挨轟。Lopez說,有一次他們放上慶祝發現DNA的塗鴉,卻把雙螺旋畫錯了,科學家紛紛來函糾正,他們也立即修改。

 

因此,Germick表示,在製作圓周率日(3月14日)塗鴉時,他特別請教普林斯頓大學的博士,檢查他的幾何方程式是否完全正確。

有時小組成員還要跟時間競賽。Hom回憶月球上發現水蒸氣時,他們必須在當天完成一個塗鴉,她說:「大家以為我們有內線消息,但真的,我們也是看新聞。」

 

當重要的靈長類化石在2009年被發現時,幾位塗鴉組成員正在紐約參加一個頒獎典禮。但這正是科技迷會注意的事,塗鴉小組仍在幾小時內把這個消息傳遞給全球數億使用者。

概念

引起廣泛報導的小精靈塗鴉,特別之處在於它真的可以玩。但這些年來,小組成員也完成了幾個互動式塗鴉。包括牛頓生日的蘋果從樹上掉落、飛碟創作麥田圈,和一個點擊收集糖果紙的塗鴉(這當然是慶祝萬聖節)。

 

簡短地講述完小組歷史後,真正的討論才開始。通常,每一個企劃都有專人負責,一個人手中會有兩、三個企劃同時進行。大家個別報告自己的工作進度和構想,然後聽取其他人的意見。

 

巴克球

討論過幾個區域性的企劃後,接著是巴克球(富勒烯)發現25週年慶的企劃討論。這類由碳構成的分子經常被用在科學,特別是材料科學、奈米技術、電子等領域,但也備用在許多不同種類的足球設計上。

 

因此,Hom先在白板上畫出一個看似足球的巴克球。某人開玩笑地說:「我們就重用世界盃的塗鴉就好。」

Hom表示,最後的設計她有兩種不同的想法。一種是稍具互動性的,由一個小粒子圍繞著富勒烯轉動。她說:「這應該能引起使用者的興趣。他們把滑鼠移到上面,就會放大成一個超大的巴克球。使用者再用滑鼠讓它轉動。」

如果其他組員不喜歡這個構想,她還有一個靜態的塗鴉。Germick說,如果他們選擇互動式的作法,「可能必須抓一個工程師用他的20%自主時間來幫忙。」

Hom表示:「我請教的一些人都是Buckminster Fuller(巴克球發現人)的超級粉絲。」她說進行這個企劃好像在上學,因為她有很大的壓力想做到好。Hom說:「如果我弄錯了,大家都會很難過。」(陳智文/譯)

加载中
0
steven.zh
steven.zh

有钱就是讲究啊!

0
火眼金睛容嬷嬷
火眼金睛容嬷嬷
钱和个性这个东西要双生真的挺难的。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