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早听这个故事貌似是我爸讲给我的,后来似乎在《笑林广记》中看到过,不过出处今天不细论了。

话说:

曾经有个地主四体不勤,五谷不分,从来不去看自己的土地,反正有下面人管着也不需要他自己操心。

某天不知道怎么心血来潮,他来到了自己的一块地前,佃户正在给蔬菜浇粪。

他大为惊异,质问佃户,“你们,为什么要往菜上面浇粪,这以后怎么吃?”

佃户答道,“东家,只有这样蔬菜才能长得大,才能好吃。”

他不信,要求佃户给他种的菜一点屎尿都不准浇。

几个月后,特供他的菜终于成熟了,他让下人做好,兴奋的准备吃。谁知道,他吃了一口就吐了出来。那些菜又小,又涩很难吃。

他叫来佃户,问道,“菜怎么这么难吃?真的是因为没有浇粪么?”

佃户,“东家,真的啊,没有浇粪的菜就是难吃的。”

“哦,我明白了,去给我舀勺粪,放在碗里!”

另一个关于屎尿的故事,来自小时候看的《加里森敢死队》,

话说:

加里森敢死队的兄弟们,不知道怎么就缴获了一辆坦克,这当然是个宝贝,但是那是战区,弄不到柴油。

兄弟们想到了,酒精也可以用在柴油发动机里面,可是酒精也不好找。

好在他们有会酿酒的人,决定自己寻找土豆来酿酒。这可乐坏了其中一个哥们,他是大酒鬼,很久都没有喝到酒了,于是他很积极的帮助,建设蒸馏的设备(一大堆空油桶连在一起),收集土豆等等。

然而一切都做好了,酒却没有酿出来,原来缺少了酵母。于是会酿酒的兄弟说需要一些大便(里面有很多酵母)放进去,这样才能酿出来。

爱喝酒的哥们急了,说这样怎么能酿酒了,这样酿出来的东西我一定不喝。于是,后面的酿酒工作他也不参与了。

但是,最后酒还是如期酿好了,放到坦克油箱里面,发动机运转正常。大家喝了喝也觉得很好喝,但是爱喝酒的那个哥们就是不喝。大家也没有勉强他。

出发的日子,找不到那个哥们了,后来大家发现,他在放酒的地方睡着了,头天晚上他先是很小心的试了几口,然后是欲罢不能,喝的酩酊大醉。

好了,来点土的,这两个故事告诉我们什么呢?

我想说,一切事物都有它的规律,也许听起来不那么卫生,那么心旷神怡,但是违背规律是没有办法作出事情的。

一者:

前些日子,一个朋友想做一个基于地理信息的SNS,跟我们一班人谈了几次,大家都只是泼凉水。其实他讲的一切都说的圆,比 如有了地理信息,我们拼车的时候就不用在一堆上海的信息里面狂找跟自己住的近的人,而是一开始就会看到本小区的想拼车的人的信息。比如有了地理信息,同一 个小区的人可以一起去团购,一起去学车,一起去郊游等等。

这些愿景都很美妙,道理也讲得通。但是这些讲得通的道理都无法说明一个问题,一开始,当交流的氛围没有形成之时,人们为什么会来到这个SNS;来到 了这里如果发现一片荒凉,大家会不会留住,会不会继续来等等。其实,不管是什么样的SNS,什么样的社区,什么样的论坛都有一个运营的核心问题,如何开始 第一推。

这个问题,从某些网站的成功经验来看也许是很肮脏的,比如淘宝,现在淘宝成为了很多人喜欢的东西,但是在当年,为了让淘宝有足够多的知名度,马云投 放广告的方式是非常肮脏的,什么媒体都投,什么样的投放方式都做。人家是强制弹出一个广告条,引诱你点,淘宝是直接弹出一个网站首页来。不仅肮脏而且超级 费钱,据我当年得到的数字,淘宝一年的推广费用就可以占到中国互联网当时一年广告总投放量的相当比例。

再如,现在很火的人人网,在还叫校内的时候,陈一舟老师是用鸡腿换注册得到了大量学生用户的当年,陈一舟老师还没买到校内时,5Q跟校内竞争时,曾经用鸡腿去吸引学生注册,不过据说有人去5Q注册了50个帐号,得到了50个鸡腿以后,跑到校内去炫耀。,等等等等。(注 释:这里引了肮脏的例子,是用来说,第一推之难,成本之高,而不是鼓励这种行为,倡导这种行为。如果你看到了这段,说,“哦,做网站就是要流氓啊”,那你 还是别回复告诉我,我会伤心的。且,我觉得你就很像第一个故事里面的地主了,首先,网站不流氓也有可能成功,其次,大多数顿悟了去做流氓的,做的都太拙 劣,连流氓都做不好,费钱,费力,害人,最后还是什么都没成。)

当年我见某投资人最大的收获就是他给我们讲,携程发展到现在,就仅拿在地铁发传单来看,发展一个新会员需要的成本是多少钱。当时很惊诧,然而一点一点数字算下去,你才知道真的需要那么多钱。

所以,很多事情,在我们空想的时候,他可能是自然就可以圆的,道理都对,但是实际的推动力,那些肮脏的,也许不肮脏的,昂贵的,也许不昂贵的推广的成本,很容易就被想当然的忽略掉了。

再者:

我看到过很多项目的兴衰,有经验的项目管理者,也许大词概念未必懂,但是项目的每个要点:进度,质量,人力安排都把握的很 紧。然后,可能会慢慢的在项目中引入各种新鲜的技术思想,实践检验,好的留住。没有经验的项目管理者,总是自以为是,按照自己的逻辑先胡乱安排一通,然 而,遇到了危机,开始抓耳挠腮,最后决定找到几个银弹,要么也单元测试一把,要么也来个敏捷。幻想有一把剑,叫做尚方,抽出来以后,神鬼妖狐,魑魅魍魉, 老板员工,Bug进度,一切都安分守己,听其调遣。

做技术的人也往往是这样,玩数据库的,索引优化不懂,负载缓存不精。天天看着世界一流领先的网站是怎么发展的,人家NOSQL了,我也要 NOSQL。可是你知道人家是日均几千万流量以后才开始玩NOSQL的么?你这日均10万不到瞎掺活什么?我从来不反对Buzzword,我喜欢云计算, 我喜欢NOSQL,但是大喊着喜欢这些概念的家伙们,你们了解你们所说需要的东西的边界了么?什么样级别的负载,什么样的逻辑适合云计算?什么样的负载什 么样的逻辑适合NOSQL?你们想过没有?

Google牛屄么?牛屄。但是Google玩的东西,别人玩不了么?不见得。有了Google file system,map reduce的论文后,业界都明白了,哦,原来就是这么东西啊。Hadoop不是有了么?开源都有实现了,不难吧。实话说,要是不论真实负载能力,计算机 专业刚毕业的学生,也应该有能力按照论文的思路实现出类似Hadoop这样的东西。

那么我是在说Google一点不牛屄么?那当然不是,人家先走到那个流量,那个负载,那个存储压力,所以先想到这个方案,这就叫牛屄。人家公开了 Google file system,map reduce的思路,Ok,我们可以超越Google了么?不能,你搭出个环境放了200T的数据,沾沾自喜,看我也是T级车了,先别美。人家已经在构建 P级存储了,人家在玩咖啡因了。人家甚至不是为了牛屄,人家搞这么大存储就是为了解决现实存在的问题。就算你再有深度,再有领悟能力,你没有站在那块土地 上,你怎么知道那块土地的重力加速度是多少啊!想在思想上超越Google,好,你现在流量和存储上超过去,我觉得你就有戏了。

再说苹果,到了今时今日,如果你还以为这家公司最近股票升到全美第二的市值,只是他们的工业设计水平高,找了个设计过高档马桶的设计师,那你洗洗睡吧,别玩互联网了,别玩IT了,这边热,找个凉快地方待会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