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追逐下的青少儿编程培训“喜”与“悲” - 开源中国社区
Float_left Icon_close
资本追逐下的青少儿编程培训“喜”与“悲”
达尔文 2017年07月22日

资本追逐下的青少儿编程培训“喜”与“悲”

达尔文 达尔文 发布于2017年07月22日 收藏 19 评论 1

做APP,小程序就上开源众包。世界杯期间免费领2600元启动金。>>>  

原标题:编程是人类第三种语言?资本追逐的青少儿编程培训“喜”与“悲”。

入局者众,如何在青少儿编程培训市场杀出一条血路?

编程课程前期会教小孩玩一些乐高玩具,在老师的带领下,与其他小伙伴一起合作,可以提高孩子的动手以及交流能力。”谈及为何给孩子报名机器人编程方面的培训课程,家长杨女士如是说。

上周末,杨女士带着五岁的儿子去参观玩博会,儿子一下子就被正在展示的机器人组装编程吸引住了。看着儿子满眼的羡慕,杨女士给儿子先报了4节课的体验班,如果学完这四节课儿子还想继续学,就给他正式报班。

“学编程以后就得搞IT”的误区正在慢慢被家长所纠正,鲸媒体从创客教育在线论坛上了解到,学习编程能够锻炼小孩的思维能力,以后对孩子学习数学和物理也会有所帮助……基于这样的原因,近年来,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越来越深受家长欢迎。

目前,青少儿编程培训市场在悄悄发生着变化,体量稍大的机构已经开始“跑马圈地”占领市场份额。这一赛道不仅受到教育机构和互联网公司追捧,同时,资本也愿意为其助威呐喊。

除了达内、好未来、兄弟连等上市公司或新三板公司内部孵化青少儿编程培训项目外,编程猫、乐博乐博机器人教育、Makeblock、编玩边学等纷纷获得融资。虽然目前的青少儿编程培训赛道的融资阶段大多属于B轮之前的早期阶段,但不少公司的投资方实力雄厚,不容小觑。

我们不禁在想,青少儿编程培训赛道缘何深受资本青睐?非刚需的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

入局者众

“编程教育本身符合中小学信息技术课程的要求,在高考试点的一些省份,大综合考试里已经开始试点编程,这跟高考要求将‘实验动手’列入有很大关系。同时在创客教育里,编程也符合其中的要求。这两个原生动力是编程教育开始热的原因。”寓乐湾创始人刘斌立告诉鲸媒体。

从趋势看,中国把STEAM教育(备注:业内认为少儿编程是STEAM教育的一个分支内容)纳入基础学科。2016年6月23日,教育部印发《教育信息化“十三五”规划》的通知,将信息化教学能力纳入学校办学水平考评体系。2017年,浙江省将信息技术加入高考科目。

2017年1月19日,教育部正式印发了《义务教育小学科学课程标准》,为创客教育进校园扫除了一些障碍。标准不仅将小学科学课提前到一年级、每周不少于一节课,文件中的“跨学科”学习、过程评估方法、利用社会资源等规定也引起了国内创客教育/STEAM教育行业的一阵波澜。

此外,“学编程以后就得搞IT”的误区也正在慢慢被家长所纠正,学习编程能够锻炼小孩的思维能力,以后对孩子学习数学和物理也会有帮助……基于这样的原因,近年来,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呈现出越来越受家长欢迎的趋势。

市场的存在催生了一大批玩家进入其中。如面向成人IT培训的公司达内教育和兄弟连分别创立针对青少儿编程培训的子品牌童程童美、童喜教育(即XDL机器人教育);好未来教育集团旗下少儿科技品牌摩比,携手MIT(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旗下的Scratch,开发少儿编程课;编程猫、编玩边学、小码王等纯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也应运而生。


青少儿编程培训缘何深受资本青睐? 

近年来,青少儿编程培训赛道在受到教育机构和互联网公司追捧的同时,资本也愿意为其助威呐喊。

此前,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在摩比携手MIT(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旗下的Scratch合作发布会上道出了公司切入青少儿编程培训的原因。他表示,摩比培养的是孩子探索未知的能力,好未来旗下不止有应试教育,也有素质教育,少儿编程则是好未来教育产品多元化的最新成果。

除了达内、好未来、兄弟连等上市公司以孵化青少儿编程培训项目外,A股上市公司盛通股份以1421.05万元投资编程猫、以4.3亿元收购乐博乐博机器人教育,美股上市公司新东方也参与了寓乐湾、童伴教育、嘿哈科技、乐博乐博机器人教育等创客教育公司的投资。

在一级市场,今年3月,Makeblock获得EMC媒体基金和深创投的2亿人民币B轮融资,编玩边学半年内先后获得2笔融资。虽然青少儿编程培训赛道的融资阶段大多属于B轮之前的早期阶段,但不少公司的投资方实力雄厚,不容小觑。

“当计算机语言(编程)成为类似于英语的第三门语言时,资本再着手参与就晚了。”兄弟连旗下少儿培训品牌XDL机器人教育创始人李超认为,“就如同当你看到股票一直在升,大家都来买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小码王CEO王江有则用了一个更形象的比喻——“春江水暖鸭先知 ”。他进一步解释,因为上市公司和资本在研究未来、研究趋势,争先恐后进入这一赛道说明资本已经介入研究并得出结论了,少儿编程是必然趋势,会成为人类继口语和书写外的第三种语言,将是未来世界必须掌握的基本技能。

“政策的利好带来了良好的市场外围环境,并极大地促进了产业的发展。”Makeblock创始人兼CEO王建军告诉鲸媒体,全球越来越多的国家,如美国、日本、俄罗斯等都在国家教育战略中纳入了STEAM/STEM教育,我国在十三五规划通过后,也已经开始提倡并逐渐普及STEAM教育。

“这个细分领域与机器人结合紧密,机器人的火爆带动了其发展。”一位投资过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投资人表达了不一样的观点。他认为,目前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编程和硬件也必然会有某些结合。资本青睐这一领域,还与素质教育市场越来越受关注有关。

家长的认知是最大的挑战

“非刚需”一直是少儿编程行业的短板。在应试教育盛行的当下,家长在掂量选择编程培训是否会耽误孩子的学习?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的续班率该如何保证?这一赛道面临的挑战又有哪些?

在续班率方面,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并不担心。“目前童程童美的续班率每月每季度都有不少100%的情况,平均下来,以二季度为例,我们的续班率到了75%以上。”达内童程童美事业部总经理潘公博透露。鲸媒体还了解到,小码王的续班率高达98%。

高续班率的背后是青少儿编程培训行业学员基数小。以童程童美为例,根据达内2017财年Q1财报,童程童美2017财年Q1招生数为994人,达到了2016年童程童美全年招生的42.2%。同比K12教育培训行业,据2016年7月教育部发布的统计公告,全国K12在校生人数总数为2.2亿,而《中国教育培训行业发展蓝皮书》(2016-2017 K12卷)显示,全国70.6%的K12培训机构续班率在50%以上,仅26.6%的机构超过80%。

“编程最大的挑战不在内容本身,因为编程是一门语言,在于理解和应用。”李超认为青少儿编程培训的挑战在于教学方法。在创办XDL机器人教育之前,他接触的学习编程的人员都是初中甚至高中以上的学生,皆以大班授课。由于学员学习的目的在于就业,所以绝大多数人都有学习需求和自控能力。“那么如何把编程知识教授给青少年,这是一个需要不断升级的过程,因为要考虑到孩子的集中力、趣味性、逻辑和理解能力。”

李超认为,最大的挑战还在于家长的认知。他解释,在市场认知上,家长能否认识到编程的重要性,由谁来提升家长对编程的认识。换句话说,智能化的社会时代“已经”或者“即将”到来,编程、人机交互已是必然趋势,青少年提前学习编程也将成为趋势。

“我的父母使用智能化手机时很吃力,到现在也没弄明白,我们肯定不想看到将来的某一天,孩子们也玩不转所谓的‘智能手机’吧。”李超举例说道。

王江有也赞同李超的观点。“不是所谓的‘刚需’,而是(家长)对编程学习的认知不够,认知达到了便成为最大的刚需。”他解释道,编程学习对接的不只是一个兴趣类课程,而是一个改变小朋友思维方式,提升学生学习能力及认知世界的一门学科,即使短期内不会直接体现在学习成绩上。

“在运营招生过程中,最大的挑战可能就是跟提分辅导培训班抢占学生和家长的时间。”潘公博坦言。

可喜的是,不少父母也开始对青少儿编程培训的认知发生转变。“小孩学习编程都是利用周末时间,一个星期一节课不会担心影响学习,反而觉得对学习有帮助,可以开发智力。”杨女士告诉鲸媒体。

快速扩张下的行业窘境?

体量稍大的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已经开始“跑马圈地”占领市场份额。据悉,目前,达内童程童美在全国共有47个学习中心(包含教学点),主要分布在北京、上海、广州、杭州等23个城市。除此之外,童程童美还启动了伙伴计划,在保定、太原、石家庄这三个城市均有伙伴中心。

小码王目前在全国有12个校区,主要分布在杭州、广州、深圳、重庆、宁波、贵阳、南京、合肥等城市。王江有向鲸媒体透露其未来扩张的野心:“我们认为只要有IT环境、有软件公司的地方,就适合开校区,而不在于城市的经济水平,因为全中国都渴望优质的教育资源。”

而XDL机器人教育目前还处于起步阶段,公司有4家教学中心,都集中在北京。根据其招股书显示,兄弟连机器人培训业务2014年、2015年和2016年1-2月营收分别为95.32万元、197.37万元和38.32万元,占总营收的比重均低于5%。兄弟连在2016年年报中透露,少儿机器人业务在该年度亏损245万。

除了开设培训中心,青少儿编程培训机构也瞄准了进公校的机会,如童程童美、XDL机器人教育、小码王和Makeblock等。

无论是编程教育还是STEAM教育,进入学校都会遇到一些普遍问题,首先是否有配套教材——如何能够编写出适合课堂的教学内容;其次是师资,由于STEAM教育近几年开始在国内兴起,部分师范学校暂未配备相应的师资资源。“还会遇到课程采购时,(公校)通常只认硬件而不认课件的情况。”王江有感慨道。

以XDL机器人教育为例,目前公司已经与幼儿园、小学达成合作,以类似于课后课的形式开展。李超介绍,青少年在学习机器人课程方面,尤其是小年龄段,为了保证教学质量,公司都是1对6-8人的形式,学校一般是一个老师对20+的形式。公司还需要配助教,考虑到整体进度,一节课的时间就会拉长。此外,学校一般都不会准备教具,每次去上课都需要携带几箱教学教具。

“和公校合作的收入会很低,也就够一次外出教学的成本。”李超向鲸媒体透露,“我们更多是向青少年普及机器人知识与推广机器人课程,如果承接的公校越来越多,对自身运营也有很大的挑战。”

来源:鲸Media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资本追逐下的青少儿编程培训“喜”与“悲”
分享
评论(1)
最新评论
0
好广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