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M 之父被踢出局:与乔布斯经历了同样的悲惨境遇

2016年12月05日

CM 之父被踢出局:他与 1985 年的乔布斯经历了同样的悲惨境遇

我多么希望我当初做出的是正确的选择,信任的是其他人(尤其是在最初的时候),但现在我却只能关心接下来该怎么做。

这句话是第三方 Android 系统 CM 之父 Steve Kondik 说的。11 月 30 日,他在 Google+ 平台的 CM 开发者社区中发表了一封面向开发者的公开信,信中揭示了他内心对于 Cyanogen 公司的另外一位创始人 Kirt McMaster 的不满。

Steve Kondik

事实上,作为 Cyanogen 公司的主要创始人,Steve Kondik 已经从这家公司离职;被自己亲自创办的公司踢出局,他最近的经历像极了 1985 年的乔布斯。

头顶上的子弹

Cyanogen 这个单词,首先被 Steve Kondik 在开发者社区用作代称,后来衍生成第三方 Android 操作系统 CM(Cyanogen Mod)以及 CM 公益社区的名字,再后来演变成一个公司的名字。无论如何,Cyanogen 这个名字沾上了太多 Kondik 的印记。

但如今,这家以 Cyanogen 为名称的商业公司,与 Kondik 已经没有任何关系了。

2013 年 9 月,身为 CM 社区管理员的 Kondik 在意识到 CM 系统的受欢迎程度之后,与联合创始人 Kirt McMaster 合作,成立了 Cyanogen 公司。从公司的命名就可以看出,Kondik 才是这个公司的主要创始人,而 Kirt McMaster 更像是一个入伙者。

Kirt McMaster

然而,不知出于何种原因,也许是因为 Kondik 不想过多地操心技术之外的其他事务,他把 CEO 的职位让给了 Kirt McMaster,自己担任 Cyanogen CTO 一职。在具体的职务管理上,Kondik 扮演的并不是一把手的角色。

按照 Kondik 在公开信中的说法,他之所以想创立公司,是为了把 CM 系统带给更多的用户,并希望 CM 能够运行在硬件中;为此,Kondik 雇佣了 CM 社区中的许多人员,在西雅图开设办公室,寻求支持者,以及募集到了许多资金。

但是,Kondik 说:

金钱能够改变一些东西。当胜利在望的时候,我的联合创始人很明显地改变了原来的初衷。

在这句话中,Kondik 指责的就是 Cyanogen 成立时的 CEO McMaster。 2015 年,在完成 8000 万美元的融资之后,McMaster 接受了福布斯杂志的采访,并宣称

我们将给 Google 的脑袋里来一发子弹。

这句话的确有足够的冲击力,也足够噱头;它既可以说是天不怕地不怕,也可以说是不知天高地厚。但总之,Kondik 当时在心里对这句话极为不满,但作为二把手,他能做的就是极力减少这种负面宣传所带来的影响。

然而后来,Kondik 和 McMaster 在各方面的冲突越来越多,以至于在 Cyanogen 公司内部分成不同的两派,一派支持 Kondik,另一派支持 McMaster。

从被架空到出局

2016 年 7 月 24 日,也许是面临了财务上的危机,Cyanogen 公司宣布在全球范围内裁员,裁员幅度高达 23%。

10 月 10 日,Cyanogen 公司又在官网上发布文章,宣布 Kirt McMaster 不再担任 CEO 一职,改任董事长;接替他的,是 Cyanogen 的首席运营官 Lior Tal。

根据 Kirt McMaster 在内部信中的说法:

我依然会活跃在公司里,主要负责产品战略、招聘以及协调合作伙伴……然而,在 80% 的情况下我的角色是对外的。

而 Steve Kondik 不再担任 CTO 一职,改任首席科学官(Chief Science Officer),同时,他还要向 Cyanogen 负责工程的高级副总裁 Stephen Lawler 汇报。

两位创始人,一位升任董事长,一位降级担任虚职;尤其是 Steve Kondik,作为 Cyanogen 的主要创始人,他在 Cyanogen 公司中的角色被严重边缘化。

Steve 并没有在 11 月 30 日的公开信中非常明确地提到这件事,但他说出了一句语焉不详的话,可能与这次重大人事调整有关:

最终,我试图通过树立一个新的核心把我们双方拉向彼此,通过这种方式来营救这个公司;但似乎这些新人有别的计划。

从这句话来推断,Kondik 可能在 10 月份的人事调整中做出了很多妥协,希望这种妥协能够拯救公司,但似乎最终的结果更加糟糕。

2016 年 11 月 30 日,Cyanogen 现任 CEO Lior Tal 在官网发布声明,将在今年内关闭位于西雅图的办公室,并将整个团队整合到 Palo Alto 去。根据外媒的解读,实际上 Cyanogen 在 Plao Alto 的办公室规模比西雅图小很多,这实际上又是一次变相裁员。

另外,在声明中,Tal 还正式宣布:

Cyanogen 已经与 Steve Kondik 断绝任何关系。

无论是 Lior Tal 还是 Steve Kondik,双方都没有详细说明这次关系断绝的具体细节;尽管 Tal 的官方声明中带着一些寒暄式的祝福话语,但一向低调的 Kondik 却在公开信中表现出一种不得已的愤怒、委屈和悲哀。

Kondik 说:

我搞砸了,然后又被坑了……我很难过,并且失去了很多朋友。(I fucked up and got fucked over… It hurts, a lot. I lost a lot of friends.)

Kondik 的下一步

在公开信中,Kondik 表明了自己未来发展的方向,其中的一个重点就是 CM;毕竟在 Kondik 离开之后,CM 与 Cyanogen 公司已经没有什么实质上的关系。

Steve Kondik 首先要做的是把一些资料从 Cyanogen 中分离出去,并将一些知识产权(比如说作为一个品牌的 Cyanogen )取回来。而且,他也已经在担心,在现有的情况下 CM 究竟能否得到长足的发展以及如何处理 CM 与其他 ROM 社区的关系的问题。

但无论如何,Steve Kondik 想继续下去;毕竟,作为 CM 之父,他已经为 CM 献出了自己 8 年的生命岁月。

来自:爱范儿

展开阅读全文
7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精彩评论
所以,名字中带“Steve ”的创业者注定悲惨。大家好,我是 Steve Penzi.
2016-12-05 17:36
26
举报
无论是思科还是苹果,现在又是CM。国内也有新浪踢掉老王。资本才不管你是谁,只要能赚钱,干掉创始人和其它任何一个选项一样。
2016-12-05 21:11
1
举报
最新评论 (17)
这是就相当于别人把自己的孩子抢走了的感觉
2016-12-12 10:14
0
回复
举报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CM:我们将给 Google 的脑袋里来一发子弹。
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狗份的那颗傲娇心。

引用来自“Mr-Yang”的评论

@eechen 伤了你的心吧
出师未捷身先死,期待CM履行承诺,给Google脑袋切切实实来一发.
2016-12-08 16:40
0
回复
举报
厉害了。。很多人说他们悲惨啥的,人家各种福利、被离职拿的补贴也是你几年甚至十几年的薪水。完全看不出来哪里惨了
2016-12-08 10:15
0
回复
举报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CM:我们将给 Google 的脑袋里来一发子弹。
这句话深深地伤害了狗份的那颗傲娇心。
@eechen 伤了你的心吧
2016-12-07 23:32
0
回复
举报
身为程序老大没有修改传统公司组织方式,让自己成为bug被fix掉,失败。
2016-12-06 11:09
0
回复
举报
我觉得商业化就是个错误2333
2016-12-06 09:58
0
回复
举报
失去灵魂的CM还是CM么?觉得CM只是朝自己的脑袋来了一发。
2016-12-06 06:40
0
回复
举报
话说cm是什么 ?
2016-12-06 00:00
0
回复
举报
本性上,过去与现在的人没有分别。我们正在体会的,历史上的人都有过,这正是历史的价值。当遇到不可思议的事情,追溯历史会发现类似的事情和经验。见怪不怪,其怪自败。谁也逃不过“时间”这把尺子的检验。--王石说的。加油吧,早点重整雄风!!!
2016-12-05 22:46
0
回复
举报
Steve Kondik 有没有 Steve Jobs 的后来呢?
2016-12-05 22:21
0
回复
举报
更多评论
17 评论
7 收藏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