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来势汹汹,Ceph 靠什么颠覆传统企业级存储?

oschina
 oschina
发布于 2015年11月19日
收藏 30

作为按对象/块/文件方式存储的开源分布式文件系统,Ceph程序代码人人皆可得,但想要易于部署与管理,功能、效能、稳定性样样精通,达到企业级的存储系统需求,就要各凭本事了。让我们来看看新兴与传统存储厂商如何以Ceph开创新格局:

在OpenStack环境当中,应用相当普及的Ceph存储系统,本身也是开源软件,采用的是LGL2.1授权模式,允许开发者与一般公司使用,并且也能将Ceph整合到他们发展的软件上,不需要配合Copyleft授权而释出自己开发的程序原始码,这就意味着即使是专属软件,也能自由运用Ceph。

此外,由于Ceph基于本身的分布式存储集群环境,可同时提供对象存储、区块存储、档案层级的存取,可应用的场景相当多元,因此也吸引各式各样的人来采用──不论你是只需要当中的特定一种存储环境,还是同时需要多种存储环境,Ceph都能满足。

而且这样能自由运用的特性,除了对希望节约成本、取得更多软件应用主导权的用户有利,对于有心发展存储应用产品的厂商,Ceph也一视同仁。

开源软件崛起 Ceph 为初创公司打开新的市场切入点

大多传统存储厂商为了更彻底地保护自身利益,对其所开发的产品大多采用的都是封闭授权的模式。毕竟好东西当然留给自己人用,肥水怎能落入外人田?然而,在各式开源软件应用大行其道的今天,产品的采用率要够高、抢得市场先机,接下来才能再去想怎么获益。

而且,传统存储厂商在产品的开发模式较为封闭,自身需投入很多时间、人力,把软件做到尽善尽美之后,再想办法卖出去,等着用户捧着大把钞票上门购买。相较之下,基于开源模式所发展的存储软件,则不是如此,产品设计过程较为透明,并且会与开发者与使用者社群充分互动,再推出符合大家需要的产品,但这种作法相对也有不少代价,例如,因为牵涉到很多人的意见,并无法确保软件开发期间的效率,时间会耗费得更多,而完成到一定程度之后所发表的成果,也未必经过好好的调校,而达到最佳的执行状态。

但也因为这些看似缺点的不确定特性,也让更多能善用的初创IT公司能够发展起来,或是让原先无法进入这个领域的企业,获得入场角逐的资格,所以,在如此态势之下,开源模式并非商业应用的威胁,反而是人人都能够好好把握的机会,因为你可以基于集群先前所开发的成果,继续强化、改良,然后可以依据不同授权的要求,选择将这些程序代码回馈到社区,或是进一步推出自有品牌的产品,即可快速抢市,却不需要重新造轮,等于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成长,却不会被特定厂商所捆绑。

在Ceph身上,也体现了这些特性,甚至因为开源如今席卷全世界的风潮,带来更多的应用可能性,除了云服务业者和企业自行以此建置高扩充性的存储环境,更有一些新兴存储厂商基于Ceph软件技术的基础,来发展自有品牌的产品,或是用它来扩充既有产品的不足之处。而且,这样的合作让厂商引以为豪,不再刻意隐瞒,我们可以很清楚地知道,这些产品的技术源头是Ceph,或仅用其中一部分。过去,这么做的厂商其实很多,但往往讳莫如深,彷佛是不能揭露的秘密,一曝光就会失去竞争优势,或失去用户信任。

而现在,愿意公开自身产品是基于Ceph技术所发展出来的厂商,其实越来越多,一方面可能是因为Ceph的多重功能与号称可无限延展的特色,受到很多用户的肯定,一方面也是因为Ceph软件本身仍有不少可扩充、调校的部分,也突显了投入加值开发的必要性。

就目前我们所知道的,基于或部分采用Ceph技术开发的商用存储系统,主要有几家厂商的产品,像是Bigtera、Hope Bay,SanDisk的InfiniFlash系列全闪存存储阵列,也在其中一款机型用了Ceph。

另外,我们也找到一些厂商产品强调采用Ceph,像是Scalable Informatics的Unison系列、storageFOUNDRY的Nautilus系列等等。

Hope Bay:看中 Ceph 统一存储特性 强化服务器可用性与监控力

我们联系到第一家采用Ceph技术的,是近年来颇富盛名的Hope Bay科技。其目前拥有ArkEase Pro云端存储服务平台、ArkFlex云端大规模数据存储平台、Ark Express云端存储网关、ArkVoice企业云端语音录制平台。

其中,ArkFlex所导入的磁盘群组机制,即与Ceph有关,藉此让使用者获得较大的可用空间,并兼具服务器节点的容错能力,以系统默认的6+2的丛集节点运作模式,实际可用空间能达到75%,而最多能容忍同时故障的服务器是2台。

而且,对于Hope Bay验证过的硬设备,这套系统也支持相关的监控功能,可持续监督服务器系统硬件。

若以既有的Ceph功能来说,在同样的集群规模下,用户能获得的可用存储空间,无法达到这么高的比例,而且,其可用性主要还是针对数据的保护,虽能提供3个副本的保障,但对于服务器端的可用性与监控机制,功能仍较为有限。

至于Ceph对于文件系统支持较为有限的缺憾,ArkFlex也对此进行改良,使其支持CIFS、NFS、iSCSI,让传统应用程序若要以这些方式存取存储系统时,也能与其相互搭配使用。因此在设计上,Hope Bay是将CIFS、NFS、iSCSI建构在Ceph RBD之上,并自行设计实作提供了容错的功能。

另外,在效能强化的部分,Hope Bay也提供两种SSD加速机制,可因应IOPS需求较高的应用系统类型。而在丛集环境的部署上,这套存储系统最少需要4台服务器来支应,但他们会建议使用者能一次建立8台为1组的储存池。

当初会用Ceph,Hope Bay科技技术总监表示,他们想寻找能作为云端存储后台的解决方案,需支持对象储存,又要能横向扩展规模到很大的程度,早期,Hope Bay曾用Swift,它的确是一个选择,但由于Swift只能做到对象式储存,而Ceph应用方式更为广泛,可同时支持档案式、区块式、对象式等各种存储接口,是全方位、统一(Unified)设计的存储产品,因此Hope Bay后来决定采用Ceph。

▲Hope Bay ArkFlex强化监控Ceph主机功能

Hope Bay在旗下的ArkFlex存储系统当中,采用了Ceph技术,同时也增强一些保护机制,例如这套系统可监控系统的硬件状态与硬盘相关参数。(图片来源/Hope Bay)

SanDisk(闪迪):借力 Ceph 实现同时提供块存储与对象存储

去年SanDisk并购Fusion-io之后,今年1月推出混合式存储阵列——ioControl,并将相关业务转移、成立新的公司NextGen。而SanDisk自己在3月推出新的全闪存阵列InfiniFlash系列,最大可提供512TB的存储空间,可达到78万IOPS与7GB/s的吞吐量,而当中就有一款机型IF500采用Ceph技术,并因此能同时提供对象存储与块存储。

SanDisk在此之所以采用Ceph,主要是为了突显他们支持开源与开放标准的立场,因为该公司也是Linux基金会与OpenStack基金会的成员,也经常贡献程序代码给Ceph的软件与社区,于是,他们会希望将这些技术用于闪存存储的领域,做到让人能够信服的地步,并且持续提供更多样化的功能,例如具有QoS、提供较易用的操作方式,以及改良效能,使软件与固态存储之间的存取效率增加,设法让Ceph做到闪存存储应用优化,增加耐用度。

他们也提供以政策来管控存储资源的方法,用户能针对系统中的不同全闪存存储装置,来做到分层存储管理,以及自动化作业。同时,SanDisk开发了新的REST API、命令行接口、图形化的用户接口,以便管理底层的存储硬件资源。之后,SanDisk也会把Ceph异动的部分回馈给社群,以便能够利益大众。

至于支持OpenStack的部分,由于SanDisk InfiniFlash用了Ceph,因此与OpenStack兼容性没问题。除此之外,能否与OpenStack的Cinder、Swift等组件之间妥善搭配,也是他们所致力的主要目标之一。

值得注意的是,IF500是SanDisk在InfiniFlash系列定位中端的机型,至于其他两款产品,所用的存储应用系统软件也各自不同。

目前最低阶的IF100整合了Nexenta的NexentaStor,存储容量可扩展到2PB,这是因为该系统是基于ZFS文件系统技术,具有弹性增长规模(Resilient Scale-up)、整合式块存储(FC与iSCSI)与档案式存储(NFS、SMB)。而最高阶的IF700,用的则是SanDisk ION Accelerator,这套软件源自Fusion-io时期,去年曾推出整合式设备ION Accelerator Appliance,而现在整合到InfiniFlash系列的架构下,主攻高效能需求的块存储应用。

由此可知,Ceph虽然够独特,优点很多,但基于不同的产品考虑,想要采用或搭配的存储厂商,也未必会全部把宝押在它身上。

SanDisk新款快闪储存数组用Ceph

InfiniFlash系列是SanDisk今年新推出的全快闪储存数组,当中的IF500里面就以Ceph作为主要储存应用系统,因此这台设备可同时支持对象储存与区块储存,可扩展的储存空间规模能到2PB以上。(图片来源/SanDisk)

“泛”Ceph 产品层出不穷 竞争愈发激烈

除了这些基于Ceph技术的产品,Nexenta今年也开始狂打开放牌,强调他们旗下的产品NexentaStor、NexentaConnect、NexentaEdge,皆是开放式的软件定义储存方案(OpenSDS),Supermicro、Dell等服务器厂商陆续与Nexenta合作,推出整合方案,而在存储厂商方面,搭配Nexenta软件的产品也开始出现了,上述SanDisk的IF100即是一例。

为不让Ceph和Nexenta专美于前,有些软件定义存储产品,则企图拉拢服务器厂商,例如EMC的ScaleIO就找上云达科技(QCT),推出整合服务器的应用方案。

今年有些新推出的存储系统,似乎也具有不少与Ceph共通或相似的特质,但我们不太确定是否与Ceph有渊源。例如,乔鼎今年3月推出的VSky A系列横向扩展储存设备,在该公司网站发布的消息提到,它可针对对象、档案及块等存储环境,提供横向扩充能力,在单一平台可扩充至PB等级的空间,并能透过单一管理接口操作数据保护,以及对象、NAS、iSCSI SAN等存储功能。

另一款产品和Ceph的功能相差就比较大了,但也值得留意。例如HGST并购Amplidata后推出的Active Archive System,单柜已提供4.7 PB的对象存储空间,并且可无限制扩展规模,数据可用性据说能到15个9(99.9999999999999%),而Ceph的资料可用性是9个9(99.9999999%),相较之下,似乎矮了一截。因此,这套方案也是不容忽视的大数据存储产品。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 IT168企业级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开源来势汹汹,Ceph 靠什么颠覆传统企业级存储?
加载中

最新评论(14

Puluto
Puluto
http://www.ithome.com.tw/tech/99513
原文
Puluto
Puluto
这篇文章是抄袭别人的,而且把别人的关键内容忽略了。
冰力
冰力
看最后一段才知道是广告。
刘冲
刘冲

引用来自“百世经纶之傲笑红尘”的评论

Ceph是什么鬼,为什么都是由美帝那边兴起
折腾农民的朝代活不长
百世经纶之傲笑红尘
百世经纶之傲笑红尘
Ceph是什么鬼,为什么都是由美帝那边兴起
DavinciRes
DavinciRes

引用来自“cytan”的评论

为不让Ceph和Nexenta专美于前

专美于前是啥鬼东西?

引用来自“金木道长”的评论

就是只有它一个人酷炫
啊,我懂了,然后绝对不能只让它一个人装X。
DavinciRes
DavinciRes

引用来自“cytan”的评论

为不让Ceph和Nexenta专美于前

专美于前是啥鬼东西?

引用来自“SupNatural”的评论

不懂就bing一下嘛。这里又不是语文课堂。
你造吗,以前电话支持一个工程师,丫在linux命令行输入bing.com,提示command not found,弄了半天才知道他不在浏览器输入bing.com。知道真相的我笑出了眼泪。
冬日暖阳85
冬日暖阳85

引用来自“cytan”的评论

为不让Ceph和Nexenta专美于前

专美于前是啥鬼东西?
"专美于前" 是一个成语,类似“举一反三”,“适得其反”,不一而足。
DavinciRes
DavinciRes
InfiniFlash系列是SanDisk今年新推出的全快闪储存数组

全快闪储存数组是全快闪存array吧?呵呵,真是找文科生翻译的。
chenghf
chenghf
请教一下红薯,Ceph好用吗?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