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软件运动在今天的挑战

oschina
 oschina
发布于 2015年09月10日
收藏 11

自由软件基金会(FSF)成立于1985年,当时的网络刚刚起步,C++开始成为一个主流语言,FSF的目标用户还主要是计算机黑客,而今天的互联网以及随身携带的计算机设备已经无处不在。FSF执行董事 John Sullivan 接受采访时说, 当用户可以在笔记本电脑、服务器或台式机上运行完整的自由软件系统,做私有系统能做的任何事情,从这一点上说自由软件运动是成功了。但现在,这个名单上需 要再加上手机、平板、眼镜和手表等设备,这些计算机设备大多是基于自由软件,如使用的是Linux内核,但其主要用途是运行用户难以控制的私有软件,整合 了私有服务。这些设备已经变成了我们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它们本应该处于用户的掌控之下,但实际上并没有。 Sullivan还谈及了RMS,自由软件基金会的主席和创始人,称他为FSF工作但不拿薪水,他每年从事折磨人的全球巡回演讲,在几十个国家宣传自由软 件和计算机用户自由,会见当地政府官员和活动人士,筹集资金和启发更多人成为志愿者。

via Solidot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自由软件运动在今天的挑战
加载中

精彩评论

eechen
eechen
Sullivan还谈及了RMS,自由软件基金会的主席和创始人,称他为FSF工作但不拿薪水。
喻恒春
喻恒春
事实上国内的 APP 动辄开启几十项的权限. 而用户依然要用它们, 同时还抱怨隐私安全.
新de代码
新de代码
软件免费,服务收费,才是软件的最终归属
晒太阳的小猪
晒太阳的小猪
用户应该拥有自己设备的超级权限
攻伤菊菊长
顶wtfpl

最新评论(14

eechen
eechen
Sullivan还谈及了RMS,自由软件基金会的主席和创始人,称他为FSF工作但不拿薪水。
吾爱
吾爱
搞笑的是我们还有狗屁阳光准则,自己没有git,又不准用第三方,又不给服务器自己搭建,哪里阳光了,简直阴暗
莊博堯
莊博堯

引用来自“莊博堯”的评论

原文提到:最大挑戰一直是切進億萬元行銷預算和法律制度竭力反對實際的把系統送到用戶手中
又提到現在挑戰是除了伺服器,筆電,桌機的硬件,“還有通訊服務,因爲完全掌握移動通訊組成有潛力改變我們和服務的關系,與更多分權,更多服務會將會塑造移動通訊組成”
喻恒春
喻恒春
事实上国内的 APP 动辄开启几十项的权限. 而用户依然要用它们, 同时还抱怨隐私安全.
莊博堯
莊博堯

引用来自“ak_birdofprey”的评论

用户应该拥有自己设备的超级权限
別人也別想有任何權限
新de代码
新de代码
Sullivan 说自己从不拿工资,导出演讲宣传,让我想起了孔夫子周游列国
新de代码
新de代码
软件免费,服务收费,才是软件的最终归属
晒太阳的小猪
晒太阳的小猪
用户应该拥有自己设备的超级权限
开源中国最大五毛
开源中国最大五毛

引用来自“军师”的评论

你们的努力,才让越来越多的开源成为可能。
+1
卖爷爷的老红薯
卖爷爷的老红薯
然后硬件从来不免费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