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源领域的个人崇拜正在消失

oschina
 oschina
发布于 2014年05月20日
收藏 23

本文作者Matt Asay是MongoDB公司企业开发战略部副总裁,有过超10年的开源项目经验。

Open source word cloud illustration

Roy Rubin是著名的开源项目Magento联合创始人,该项目创立于2008年,但近日他宣布自己将不再支持该项目。

Roy Rubin不是第一个离开自己开源项目的创始人,这不是说Rubin对Magento项目不重要,实际上,过去的六年Rubin就是整个项目的灵魂。但是随着开源的发展,个人崇拜正在逐渐消失。国外媒体曾戏称“如果Linux创始人Lunus Torvalds被车撞死了,Linux会不会也随之而去?”笔者在此绝对没有对Lunus不敬之意,所以也玩笑地说一句:“就算他被撞死,我们也不在乎。”

崇拜仁慈的“独裁者”

成功的开源项目需要强有力的领袖长期支持。我们知道,每个程序员都具有极强的独立思维,想影响这么一群人,就像是召集一群散漫的猫。不同的观点会把 一个项目引入到不同方向,此时就需要一位杰出的项目领袖 ,以领导力把开源社区凝聚在一起。这种领袖,我们称之为“仁慈的独裁者”(benevolent dictator for life:)。

最先被称作“仁慈的独裁者”的是Python创始人Guido von Rossum。后来这个词又用在了Linux创始人Linus Torvalds和Ubuntu创始人Mark Shuttleworth和其他人身上。当然,也有多人共同分享这个头衔的,比如Django联合创始人Adrian Holovaty和Jacob Kaplan-Moss。

在这些人的鼎盛时期,他们一旦离开自己所在的开源项目,就会给该项目带来巨大的损失,因为这些强有力的领袖和相关项目之间的联系是非常紧密的。但随 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情况发生了变化。比如,目前Django的两位“仁慈的独裁者”就投身到其他项目之中,但是Django仍然在继续前进。Python 也一样,还有Lucene项目的Doug Cutting,JBoss的Marc Fleury等等。这些人虽然都离开了自己创立的开源项目,但对项目并没有产生太大影响。

开源社区虽然需要强有力的领袖,但和过去相比,如今开源对这些人的依赖程度已经有所下降。开源的“个人崇拜”在逐渐褪色,也许有朝一日会彻底消失。为什么会这样呢?

BenevolentDictator00

Apache 与开源社区的崛起 

上面那个问题的答案,就是开源社区。或许这个答案有些主观,不过笔者在开源领域里已经摸爬滚打了15年,从一些严格控制的自由软件项目,到更加随意的开源社区,我亲眼见证了这个行业的转变,同时也伴随着企业利益。

到底是先有开放的BSD\Apache开源协议许可这只“鸡”呢?还是先有企业开源利益的“蛋”呢?也许永远没有答案,但两者彻底改变了开源的运作。

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对“仁慈的独裁者”的需要。如果没有Richard Stallman,很难想象Free GNU能够成为一个开源项目。相对的是,对于Apache Hadoop来说,如果没有……等一下,现在谁在负责Hadoop?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社区,因为虽然Apache是由Doug Cutting创立,但如今的Apache Hadoop已经成为一个由企业和个人共同维护的开源社区了。

同样的情况还发生在OpenStack上,如今有许多公司在维护这个项目,如果忽然有某个重要的开发人员离开社区,并不会对这个项目造成任何影响。如今几乎每个开源社区都不再依靠“仁慈的独裁者”了。

未来,“仁慈的独裁者”会彻底消失吗?

笔者在此并不是说开源项目不再需要领袖,实际上他们非常重要。但越来越多的开源项目最后都变成了企业社区,这也让“仁慈的独裁者”离开的风险大大降低。退一步讲,即便企业也不支持某个开源项目了,只要项目有Apache许可,一样可以不依赖于“仁慈的独裁者”。

VIA readwrite/雷锋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开源领域的个人崇拜正在消失
加载中

最新评论(41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争鸣什么开放。
开源的东西等流行起来就一定会出现商业版或者寄生在其上的收费生态链了,趋利的本能是不会变的。
只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孩子。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很多开源厂商把开源作为一种市场竞争的手段,对使用者和消费者有利,那这就是一种有效的竞争手段,你无可非议.

当然也不排除有像GNU的项目,宣传的更多是自己的思想并付诸实践.

最后,其实是你别有用心,而不是大多数开源贡献者和使用者.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还是那句话,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指望别人开源的都是别有用心和水平很差的。包括使用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等你买了正版的Windows、Office、VS、SQL Server再来鼓吹闭源商业软件吧,否则就别回我了。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嗯,我单位的全部正版。
我个人用的全部盗版,但是我并没有用这些盗版去经营牟利,也并不传播和鼓励使用盗版。
也并没有鼓吹开源如何如何。像那个比尔盖茨到中国演讲那个臭名昭著的王开源像个煞笔一样的现场叫嚣叫板比尔盖茨。
满意了?
呵呵。
甘薯
甘薯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争鸣什么开放。
开源的东西等流行起来就一定会出现商业版或者寄生在其上的收费生态链了,趋利的本能是不会变的。
只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孩子。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很多开源厂商把开源作为一种市场竞争的手段,对使用者和消费者有利,那这就是一种有效的竞争手段,你无可非议.

当然也不排除有像GNU的项目,宣传的更多是自己的思想并付诸实践.

最后,其实是你别有用心,而不是大多数开源贡献者和使用者.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还是那句话,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指望别人开源的都是别有用心和水平很差的。包括使用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等你买了正版的Windows、Office、VS、SQL Server再来鼓吹闭源商业软件吧,否则就别回我了。
嗯,我单位的全部正版。
我个人用的全部盗版,但是我并没有用这些盗版去经营牟利,也并不传播和鼓励使用盗版。
也并没有鼓吹开源如何如何。像那个比尔盖茨到中国演讲那个臭名昭著的王开源像个煞笔一样的现场叫嚣叫板比尔盖茨。
满意了?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争鸣什么开放。
开源的东西等流行起来就一定会出现商业版或者寄生在其上的收费生态链了,趋利的本能是不会变的。
只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孩子。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很多开源厂商把开源作为一种市场竞争的手段,对使用者和消费者有利,那这就是一种有效的竞争手段,你无可非议.

当然也不排除有像GNU的项目,宣传的更多是自己的思想并付诸实践.

最后,其实是你别有用心,而不是大多数开源贡献者和使用者.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还是那句话,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指望别人开源的都是别有用心和水平很差的。包括使用者。
等你买了正版的Windows、Office、VS、SQL Server再来鼓吹闭源商业软件吧,否则就别回我了。
甘薯
甘薯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争鸣什么开放。
开源的东西等流行起来就一定会出现商业版或者寄生在其上的收费生态链了,趋利的本能是不会变的。
只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孩子。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很多开源厂商把开源作为一种市场竞争的手段,对使用者和消费者有利,那这就是一种有效的竞争手段,你无可非议.

当然也不排除有像GNU的项目,宣传的更多是自己的思想并付诸实践.

最后,其实是你别有用心,而不是大多数开源贡献者和使用者.
还是那句话,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指望别人开源的都是别有用心和水平很差的。包括使用者。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争鸣什么开放。
开源的东西等流行起来就一定会出现商业版或者寄生在其上的收费生态链了,趋利的本能是不会变的。
只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孩子。
很多开源厂商把开源作为一种市场竞争的手段,对使用者和消费者有利,那这就是一种有效的竞争手段,你无可非议.

当然也不排除有像GNU的项目,宣传的更多是自己的思想并付诸实践.

最后,其实是你别有用心,而不是大多数开源贡献者和使用者.
甘薯
甘薯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等你把你的辛苦赖以生存的劳动成果开源了再玩高尚更合适。
只为别人的别有用心的开源唱赞歌不合适。
说到底,一切都是为了钱,而不是为了什么争鸣什么开放。
开源的东西等流行起来就一定会出现商业版或者寄生在其上的收费生态链了,趋利的本能是不会变的。
只能说你是个很天真的孩子。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cys1357”的评论

免费其实毫无意义,开源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只会让给本来井井有条的东西变得混乱。
喜欢开源的都是想不劳而获或者浑水摸鱼的人。。。
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看看33楼的吧:
“开源的目的是授人以渔,不是授人以鱼.,开源的本意是自由分享知识,让知识不被垄断在少数人手里,免费只是开源的副产品,因为如果你学到了知识,那么这个东西即使不免费,你也可以再创造一个.
"本来井井有条的东西变得混乱"不知怎么理解,如果看不到源码,怎么判断一个软件是否井井有条,随着软件规模越来越大,软件内部逻辑也越来越复杂,难道只看界面和操作是否简单就可以判断这个软件的内部实现是否井井有条?
如果你说的是原作者的代码"井井有条",被改的人改乱了,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使用原作者的版本,若是你想要改编者的某些特性,那么你可以查看他修改了什么,然后按你认为的"井井有条"整理一下代码.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代码"井井有条"让你能够方便拷贝的开源软件,那我只能问一句"想不劳而获或者浑水摸鱼的人"到底是谁.
开源的作者选择开源就已经意味着他认可别人对他代码的使用和参考,不同的开源许可则是作者对使用其代码的权限作了一些限定,如果使用代码的人没有遵循其许可,这属于法律或道德的问题,不关开源什么事.
软件的创作有成本,但是一次性的,复制成本很低,软件卖的越多每件的成本就越低,某个类型的软件一旦形成垄断地位,他不会降价,或者降价也不会降到按成本的正常获利范围,,这合理么?是不是不劳而获?
我们用的各种免费软件,那些公司开在那里,养这么多员工,水电房租,服务器,花那么多钱为人民服务,你说他们是为什么.在这些软件漂亮的界面下,是否隐藏着什么浑水摸鱼的事?还有那些商用软件,你敢担保他们没有留什么后门,没有窃取隐私?”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如果Linux只是免费、不开源,那就不会有现在的Linux,更不会有Android等一系列基于Linux内核的操作系统,难道不是吗?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你不觉得现在linux的相关产业一盘散沙各自为战无比混乱?
包括安卓在内。。。
你认为是一盘散沙,我却认为是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用户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Linux发行版,Android手机。对比Android和iPhone,WP牢牢控制在M$手里,但那又怎样呢,用户不会因为WP被M$一家控制而去选择WP手机。
cys1357
cys1357
开源的目的是授人以渔,不是授人以鱼.,开源的本意是自由分享知识,让知识不被垄断在少数人手里,免费只是开源的副产品,因为如果你学到了知识,那么这个东西即使不免费,你也可以再创造一个.
"本来井井有条的东西变得混乱"不知怎么理解,如果看不到源码,怎么判断一个软件是否井井有条,随着软件规模越来越大,软件内部逻辑也越来越复杂,难道只看界面和操作是否简单就可以判断这个软件的内部实现是否井井有条?
如果你说的是原作者的代码"井井有条",被改的人改乱了,那你为什么不直接使用原作者的版本,若是你想要改编者的某些特性,那么你可以查看他修改了什么,然后按你认为的"井井有条"整理一下代码.如果你只是想要一个代码"井井有条"让你能够方便拷贝的开源软件,那我只能问一句"想不劳而获或者浑水摸鱼的人"到底是谁.
开源的作者选择开源就已经意味着他认可别人对他代码的使用和参考,不同的开源许可则是作者对使用其代码的权限作了一些限定,如果使用代码的人没有遵循其许可,这属于法律或道德的问题,不关开源什么事.
软件的创作有成本,但是一次性的,复制成本很低,软件卖的越多每件的成本就越低,某个类型的软件一旦形成垄断地位,他不会降价,或者降价也不会降到按成本的正常获利范围,,这合理么?是不是不劳而获?
我们用的各种免费软件,那些公司开在那里,养这么多员工,水电房租,服务器,花那么多钱为人民服务,你说他们是为什么.在这些软件漂亮的界面下,是否隐藏着什么浑水摸鱼的事?还有那些商用软件,你敢担保他们没有留什么后门,没有窃取隐私?
甘薯
甘薯

引用来自“ZeroOne”的评论

开源其实毫无意义。
免费已经足够了。

引用来自“cys1357”的评论

免费其实毫无意义,开源已经足够了
开源只会让给本来井井有条的东西变得混乱。
喜欢开源的都是想不劳而获或者浑水摸鱼的人。。。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