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开源软件比翼高飞

红薯
 红薯
发布于 2009年09月13日
收藏 0

(为2009中国自由软件日而写)

                       中国开源软件推进联盟主席陆首群

 

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两者有共性也有区别,它们都是开放源代码的同一类型的软件。

自由软件基金会(Free SoftwareFoundationFSF)重视软件的价值取向和自由思维(SoftwareFreedom),开放源代码促进会(Open SourceInitiativeOSI)强调开源软件方法论和使用手段。

自由/开源软件执行左版版权(Copyleft),要求软件作品原作者或软件版权的持有人放弃自己的一些权力,强调版权持有人和被许可人之间权力的对称或平衡,授权给被许可人享有自由获得(运行、使用)、复制、修改、发布(分发、出售)“四大自由”的权利自由软件还要彻底执行Copyleft以保证软件作品的自由传播,不允许剥夺被许可人享有自由传播的权利,即软件作品在法律上为版权所有,被许可人无权超越许可授权,对作品进行修改后再发布换句话说,要求被许可人在修改后再发布时,不允许以其他许可方式再许可开源软件在这方面不如自由软件要求严格,因此执行Copyleft不够彻底,难以保证软件完全自由传播。

自由/开源软件的发展目标是开发主流技术拥有大众市场,形成集约化大生产、规范化服务的规模化产业,并具有持续发展的机制。

全球自由/开源软件队伍要团结起来,妥善解决“概念”之争,增进团结,不搞内耗,合则两利,分则俱损;可在不同场合交替使用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或统一使用自由/开源软件。

自由/开源软件的授权规则并不反对建立商业模式。自由软件的领袖们现在也已意识到要建立自由软件商业模式,但自由软件真正要建立商业模式还是相当困难的今天开源软件已广泛采用商业模式。在某些场合,可把自由/开源软件看成一体或互补,看成价值观与执行力结合的产物,为建立商业模式、服务体系创造条件。

 

自由∕开源,同一类型的软件

     人 们常常把自由软件(Free Software)和开源软件(Open SourceSoftware)统称为自由/开源软件(FLOSS,Free Libre and Open SourceSoftware),从软件类型看,人们也常把它们简称为开源软件。

几年来我一直认为,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两者有共性也有区别,可看成从两个角度来观察的同一事物;对自由/开源软件要一体化对待,不要对立起来;自由与开源,合则两利、分则俱损。

    不 久前,在美国硅谷召开的“全美开源大会(OSCON2009)”上,众多自由/开源软件世界的领袖与资深专家(如TimO’Reilly,Michael Tiemann,Jim Zemlin,Eben Moglen,Stormy Peters,MarkShuttleworth等),呼吁自由/开源软件运动要团结起来;他们认为:“一般而言,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指的是同一类型软 件,只是哲学理念有所区别”,“在不同场合可对自由、开源软件交替使用”。

 

自由软件体系GNU

    早年RichardStallman倡导自由软件运动,创建以GNU为标志的自由软件体系和GPL授权许可(左版版权,Copyleft),对自由软件进行定义。

   自由软件关心的是其伦理和社会价值,即开放、自由、奉献、共享、协同、平衡(指源代码开放,授权用户享有使用、复制、修改、发布的自由,以及传播的自由,强调奉献精神和知识共享,提倡协作、协同,并主张版权持有人与用户间权力的平衡)。

 

自由∕开源软件的同与异

    一 般来说,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都开放源代码;都向被许可人授权以“四大自由”;但在授予“自由传播”权利时有所不同,或各自的许可证对权利义务规定在严宽程 度上有所不同。一般来说,自由软件对本许可证(以GPL为代表)的源代码的修改或演译版本,在再发布时要延续自己原来的许可证,而不允许以其他许可方式获 得再许可;而其他开源软件(如Apache、MPL、EPL、BSD、Artistic/Perl等)许可证,对源代码修改后再发布时无此苛刻要求。

   由于执行GPL许可的自由软件因难以建立商业模式,近年来在实际应用中其采用率在下降(如GPL从2007年70%降至2008年65%);并有向其他开源许可迁移的趋势(如Amazon、云计算等),值得关注。

 

开源软件是矛盾的对立统一体

   从 哲学上和宏观上来看,开源软件是矛盾的对立统一体,如何正确看待它,要有辩证的逻辑思维。我们说开源软件是一个既包含自由软件因素又包含私有软件因素的辩 证的统一(平衡)体。前年,Apache创始人BrainBehlendor曾对我说,开源软件是包含利他主义(Altruism)因素或自由软件 (FreeSoftware)因素和利己主义(Capitalism)因素或私有软件(PrivateSoftware)因素平衡的产物,大部分成功的开 源项目既包含利他主义因素又包含利己主义因素,他们既是商业的,也是个人爱好的,而且还是学术的,相辅相成。利他主义和利己主义合在一起,才能使开源作出 贡献,使开源改变世界。

 

发展自由/开源软件的主要措施

一、建立自由/开源软件的商业模式。从发展角度看,要认识到为自由/开源软件构建商业模式是一个巨大的进步。要解决人们对涉及商业利益的过敏反应,明白商业化不但不会毁掉自由/开源软件,而且是其发展的需要,要积极探索适于自由/开源软件的商业模式。

二、全球自由/开源软件队伍的大团结。“2009全美开源大会”呼吁全球自由/开源队伍大团结,解决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的概念之争,增进团结,不搞内耗。

三、要制定自由/开源软件发展路线图(Roadmap)。要克服自由/开源软件不求方向、计划的自由主义倾向。在法国巴黎举行的“2008开放世界论坛”上,制定了2020年自由/开源软件(FLOSS)的发展路线图(Roadmap)。

 

正确解决自由/开源软件争议

   正确解决十多年来自由软件和开源软件之间的争议,用辩证的逻辑思维一体化对待,是落实其发展措施的关键。

   自由软件把私有软件(或专有软件)看作为其对立面(我不喜欢一些人所谓“敌对关系”的说法)。一些人把开源软件说成是在自由软件和私有软件之间的“灰色地带”、“中庸之道”或“折中表现”等等,我认为均属不妥。

   一 些人说:自由软件与开源软件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自由软件突出的是价值取向和自由精神,是一项政治活动、文化现象或社会工程,而开源软件是一种开发模式;自 由软件是一种自由思维、哲学理念的不断追求,开源软件是一种方法论、实用手段;自由软件是从被许可的权利层面上讲的,开源软件只是从技术层面上讲的;如果 你忽视了使用软件的自由性和整个社会团结一致的价值,而仅仅欣赏那种实用的软件,你就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自由软件追求版权持有人和用户权力对称,开源软 件的商业模式只会扩大权力鸿沟。我想,这些说法有一定道理,但不全面,从发展和实践观点来看,在辨证、灵活、包容、妥协方面似嫌不足。

发展是硬道理,在是否有利于发展的大前提下,自由/开源软件既要坚持原则又要作出必要妥协,既要积极探索,更要加强互补合作。

   自 由、开源软件在开放源代码,授权“四大自由”方面有共性,在授权“自由传播”时有差异,开源软件执行Copyleft不彻底,或不彻底程度不同,如 LGPL,不彻底程度小,尚可列入自由软件序列:GNULGPL,体现了自由软件的妥协性,其他如Apache、BSD、MPL、EPL等,不彻底程度较 大;尽管如此,可以把自由、开源软件看作为同类、互补(或一体)的软件,不是对立的。也有人把自由软件定义为授权“四大自由”的软件(不计较自由传播), 这时Apache、BSD、MPL、EPL、PostgreSQL、Python等也成为优秀的自由软件,这便是智慧的、灵活的妥协。

   开源软件尊重自由软件的价值观,也可将自由软件的价值观作为其多元指导思想之一来看待;自由软件不能泛政治化,不能光凭自己的“自由理念”、 Copyleft善良意图和其道德力量,不能与现实对立起来,否则将不利于自由软件的传播和发展;自由/开源软件应该是价值观与执行力结合的产物。

我过去曾说过,我们要辩证而不是极端地理解自由/开源软件整个问题,极端不可取,偏“左”极端,将使你变成过激派、乌托邦、陷于“技术发烧友”的小圈子,发展不起来,往右极端,将使你变成拒绝开放、保守派、护私卫士。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OSCHINA 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自由∕开源软件比翼高飞
加载中

最新评论(2

陈雷
陈雷
开源软件尊重自由软件的价值观,也可将自由软件的价值观作为其多元指导思想之一来看待;自由软件不能泛政治化,不能光凭自己的“自由理念”、 Copyleft善良意图和其道德力量,不能与现实对立起来,否则将不利于自由软件的传播和发展;自由/开源软件应该是价值观与执行力结合的产物。
JamesChen
JamesChen
说的好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