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oschina
 oschina
发布于 2013年04月27日
收藏 44

出处:华尔街日报中文版 Sue Shellenbarger

[导读]为了在技术上跟上年轻同事的脚步,现年50岁的古尔德近几年来已经学习了10多门新技术课程。

下班途中,您是否还在为拥堵的路况堵心、无聊的时间不知如何打发?在这个时间段,腾讯科技特意精选好文章,让您的路上不再枯燥。今日推荐的是关于老员工怎么处理不安感的一篇文章,来自华尔街日报中文网,以下为全文:

许多多年近五十的职业人士会充满自信,到了这个年纪,他们已经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事业也取得了一定成就。

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为了在技术上跟上年轻同事的脚步,古尔德近几年来已经学习了10多门新技术课程。

不过,在看到年轻同事(他们的Twitter有5000名关注者,在上中学时就设计了第一个网站)迅速成为办公室新星时,又会有种恼人的不安全感袭上心头。

现年50岁的资深广告人道格·古尔德(Doug Gould)说,这种焦虑在一定程度上来自同事们给他取的绰号,他们管古尔德叫“道格大叔”或者“教练”。

古尔德说:“我认为这些绰号显得很亲密,但也含有‘老家伙’这层言外之意。想到这层含义就让我觉得不安。”古尔德是波士顿广告公司Allen &Gerritsen的创意主管,1984年他刚入行时,是用描图纸和记号笔来设计报纸广告的。

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Dominick Reut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晚上回家时,古尔德就会关闭所有电子产品,但在和女儿阿比一起吃早饭时,他会查看推特。

对于许多处于职业生涯后半期的人来说,其含义是再清楚不过了:要想不滑向或者被推向提前退休的结局,那就要赶紧给自己的职业技能库补充些高科技弹药──比方说,通过掌握社交媒体和移动应用方面的知识来更新技能。古尔德认识到,要同发着短信和推文、用着Facebook、玩着视频游戏长大的年轻同事展开竞争,就需要不断努力,跟上潮流。

古 尔德拥有辉煌的履历,他曾拿过十几项行业奖(还设计过两则令人难忘的“超级碗”(Super Bowl)广告),但他知道自己不能沉浸在过去的光环里。古尔德和妻子有两个十几岁的孩子,他说他打算再工作15年左右。古尔德说:“15年前,我觉得自 己什么都懂。而现在有我一无所知的新技术,如果我不能与时俱进,就很容易像恐龙一样被淘汰。”

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Dominick Reut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波士顿广告公司Allen &Gerritsen的创意主管、现年50岁的古尔德曾用手绘报纸广告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但现在他使用新的设计和动画程序来制作广告。

近几年来他已经学习了10多门新技术课程,其中既有网上课程,也有在一家职业培训中心学习的课程──他参加过有关基于地理位置的社交网络Foursquare的研讨会,近期还参加过一个有关Adobe Muse(使用该软件的话,不必写代码即可设计和发布HTML网页)的培训班。此外,他现在还发推特和写博客。

许多资历与古尔德相当的高管会把需要动手的工作交给下属做,但古尔德仍坚持使用新的设计和动画程序来制作平面、数字、广播广告以及网站等创意产品。他说:“如果我成了管理者,而没有人想要管理者,那么我余生靠什么发展呢?我的救生艇就是我还能干活。”

此 外,他也在寻找新的挑战。他在一家大型广告公司Hill Holliday工作过十年,已经做得驾轻就熟。但他两年前离开了这家公司,来到Allen &Gerritsen担任类似职位,因为他想有机会帮助一家中型公司发展壮大。他说:“这件事是我以前没做过的。我把它视为一项挑战。”

研究显示,资深员工积累了旁人难以替代的知识。但美国劳工统计局(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显示,技术能力落后是过去十年中,55岁及以上有经验的年长劳动者失业率高于年轻劳动者且差距越拉越大的原因之一。

在 这样一个从业者大多为三、四十岁年轻人的行业里,古尔德会担心自己能否生存下来。古尔德在将近30岁时很快学会了电脑绘图程序,正是这种程序淘汰了手工绘 图。当时他看到许多年纪较大的同事被时代所抛弃,他说:“有些人不想学习,或者害怕学习,我当时想:‘希望这种事永远不要发生在我身上。’”

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Dominick Reuter for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在这样一个从业者大多为三、四十岁年轻人的行业里,古尔德会担心自己能否生存下来。

多年以后,社交媒体和数字技术使广告行业再次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古尔德说:“我对着镜子说:‘哦,天哪,我可能会变成那个没能跟上时代的人。’”

古尔德起初不愿使用Twitter。他说:“‘当时我说:‘140个字,这不是在开玩笑吗?就这么点儿?整个世界都在向语言片段转变吗?’”

但 古尔德后来发现Twitter是分享信息的有效途径(他不再将其视为一种删减版的人际沟通形式),于是去年秋季他以Twitter为基础,为非盈利组织 City Year策划了一项名为“#让世界更美好”(makebetterhappen)的活动,该活动吸引志愿者发布了逾20,000条推文,讲述来自课堂的励 志故事。

City Year首席营销长吉利恩·史密斯(Gillian Smith)表示,古尔德“伟大的创意作品”使City Year网站的流量同比增加了37%。

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上图的广告活动为一个非营利性客户增加了37%的网页流量。

古 尔德还努力向年轻同事学习。Allen &Gerritsen专门从事数字艺术和设计的创意副主管、33岁的本?戴利(Ben Daly)说,大约两年前,他在对公司网站进行调整,使其既能在普通电脑上,又能在平板电脑和手机上顺畅运行,当时古尔德坐在他旁边,请他解释为什么要做 这些调整。戴利说,古尔德很快就看出这种技术也可服务于客户网站。Allen &Gerritsen有一项鼓励新老员工进行这类交流的逆向指导政策。

当然,这种助益是双向的。古尔德说:“像我这样的人可以教那些技术高手在开会遇到难题时如何来捍卫自己的立场。” 戴利说,古尔德有时会在客户演示时指导年轻同事,他会介入其中,帮助他们解决棘手问题,而不抢占风头。

不 过,虽然古尔德在一些项目中成功利用了社交媒体,但他并不像许多年轻从业者那样沉迷其中。古尔德在Twitter上关注了158个信息源,其中有《哈佛商 业评论》(Harvard Business Review)和《洋葱新闻》(the Onion)等,但他只是偶尔给他的180名关注者发推。他说:“我只在自己觉得有话可说时发推。”他偶尔在Tumblr上写有关政治、体育和个人话题的 博客。他一天查看两次Facebook,有517名好友。

他使用社交媒体是有选择的。比方说,他不用Foursquare和社交网络Google Plus。他说:“如今有种迫使你什么都用的压力,但你必须要控制自己。”

晚 上回家时,他就会关闭所有电子产品。他说:“我认为,你盯着屏幕的时候是不可能好好听孩子说话的。”他一直都尽量与家人共进晚餐,他还和上高三的17岁女 儿阿比(Abby)一起吃早饭。他49岁的妻子朱莉(Julie)在家经营定制窗饰业务,两人结婚22年了。古尔德19岁的儿子戴维斯(Davis)在西 弗吉尼亚大学(West Virginia University)读大二,他每周与儿子通电话。

不 过,划定工作与生活的界限也是有代价的。看到公司的新人了解他没学过的技术时,古尔德就会感到忧心忡忡。他说:“你一周要工作50个小时,午餐时间也不休 息,回到家里还要努力养家。然后你会看到公司聘用那些大学刚毕业的新人,他们在大学里学了你做不了的东西,而你又没有时间去学这些东西。”

他 说:“技术变化速度之快常常会打破你的舒适感,对要还房贷、买车、养孩子的人来说,要想回学校里学习这些东西是太难了。你想在职业生涯的最后15年里感到 自信,希望25年或30年的经验积累能让你轻而易举地胜任工作,但事实并非如此,我认为你永远也摆脱不了对无知的恐惧。”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OSCHINA 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别做办公室的技术“老古董”
加载中

最新评论(30

LeeNux
LeeNux
不符合国情
h
hlking
40岁了,不放弃,不抛弃,不知道是否能一直坚守。哈哈,乐在其中,痛在其中,恨在其中,始终放不下。
Kevin19701
Kevin19701

引用来自“黄冠能”的评论

引用来自“Kevin19701”的评论

引用来自“u_xtian”的评论

等年纪这么大的时候我应该不当程序员了,把写程序当成一种娱乐才好,当成工作就很没意思了

这个心态好。可以教教孩子写程序,总比单纯玩游戏强。

娱乐的时候还想着写程序的心态恐怕不是太好。很多程序员都想着到了30多岁就不写程序了,比较简单的想法就是转管理岗位。但是想想哪有这么多的管理岗位。看一下前辈们,一辈子做工程师的还是大有人在。程序员也就类似于几十年前学机械、电子、自动化等的工程师嘛。

不要教孩子写程序了,除非他自己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很会写代码的人一定过得比我们这一代程序员糟糕得多。

喜欢画画,不一定用来混饭吃。喜欢写代码,也不一定用来混饭吃。
黄冠能
黄冠能

引用来自“Kevin19701”的评论

引用来自“u_xtian”的评论

等年纪这么大的时候我应该不当程序员了,把写程序当成一种娱乐才好,当成工作就很没意思了

这个心态好。可以教教孩子写程序,总比单纯玩游戏强。

娱乐的时候还想着写程序的心态恐怕不是太好。很多程序员都想着到了30多岁就不写程序了,比较简单的想法就是转管理岗位。但是想想哪有这么多的管理岗位。看一下前辈们,一辈子做工程师的还是大有人在。程序员也就类似于几十年前学机械、电子、自动化等的工程师嘛。

不要教孩子写程序了,除非他自己对这个东西很感兴趣,把孩子培养成一个很会写代码的人一定过得比我们这一代程序员糟糕得多。
GreenDay
GreenDay
年纪大也有年纪大的优势,经验丰富
S
SidWang

引用来自“梅开源”的评论

引用来自“SidWang”的评论

引用来自“梅开源”的评论

不学去干嘛本来就是个问题。但我同时认为,年龄越大越不应该随波逐流去追新技术,而应该出于经验多花时间反思技术,沉淀技术。换句话说,技术由成千上万的人每时每刻在推动,以渺小的自己去面面俱到地追逐是肯定追逐不上的,相对年轻人也没时间,精力和身体记忆力的优势。所以应该花时间思考到底需要学什么,以及就现有技术怎样整合出有价值的框架,工具,产品。

马上快三十岁了、用的技术都是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还一直没入门、都只是调用开源、闭源的API。

调API是正常的,不是所有人都玩底层,玩底层也艰苦。做的东西有市场需要就好。

是啊、我们公司做音视频和图形特效方面的、很多底层库都是来自于开源和商业购买、想深入了解这个方面、前期准备的知识要求太多、而且自己的数学基础差不多都丢完了。
yangkai_2005
yangkai_2005

引用来自“SidWang”的评论

引用来自“梅开源”的评论

不学去干嘛本来就是个问题。但我同时认为,年龄越大越不应该随波逐流去追新技术,而应该出于经验多花时间反思技术,沉淀技术。换句话说,技术由成千上万的人每时每刻在推动,以渺小的自己去面面俱到地追逐是肯定追逐不上的,相对年轻人也没时间,精力和身体记忆力的优势。所以应该花时间思考到底需要学什么,以及就现有技术怎样整合出有价值的框架,工具,产品。

马上快三十岁了、用的技术都是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还一直没入门、都只是调用开源、闭源的API。

我的情况和你差不多。找工作的时候,被人问到:你觉得你在工作中最值得自豪的项目或者程序是什么?我将我所有开发过的东西asc和desc查询了几遍,愣是没有发现有什么值得自豪的……
梅开源
梅开源

引用来自“SidWang”的评论

引用来自“梅开源”的评论

不学去干嘛本来就是个问题。但我同时认为,年龄越大越不应该随波逐流去追新技术,而应该出于经验多花时间反思技术,沉淀技术。换句话说,技术由成千上万的人每时每刻在推动,以渺小的自己去面面俱到地追逐是肯定追逐不上的,相对年轻人也没时间,精力和身体记忆力的优势。所以应该花时间思考到底需要学什么,以及就现有技术怎样整合出有价值的框架,工具,产品。

马上快三十岁了、用的技术都是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还一直没入门、都只是调用开源、闭源的API。

调API是正常的,不是所有人都玩底层,玩底层也艰苦。做的东西有市场需要就好。
疯人院主任
疯人院主任

引用来自“u_xtian”的评论

等年纪这么大的时候我应该不当程序员了,把写程序当成一种娱乐才好,当成工作就很没意思了

我很想知道到底多少人能做到。
S
SidWang

引用来自“梅开源”的评论

不学去干嘛本来就是个问题。但我同时认为,年龄越大越不应该随波逐流去追新技术,而应该出于经验多花时间反思技术,沉淀技术。换句话说,技术由成千上万的人每时每刻在推动,以渺小的自己去面面俱到地追逐是肯定追逐不上的,相对年轻人也没时间,精力和身体记忆力的优势。所以应该花时间思考到底需要学什么,以及就现有技术怎样整合出有价值的框架,工具,产品。

马上快三十岁了、用的技术都是十几年前、几十年前的,还一直没入门、都只是调用开源、闭源的API。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