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宽带”并非“国际惯例”

来源: OSCHINA
编辑: 红薯
2012-01-10

■ 一家之言

AT&T为DSL用户提供一个软件,用户可以随时检查上、下行带宽的网速。如果网速低于所承诺服务的80%,用户可以投诉并立刻得到解决问题的答复。

中国互联网数据中心(DCCI)的《中国宽带用户调查》报告公布后,“中国绝大部分互联网用户都在使用假宽带”的结果引起一片哗然。对此,有电信业专家表示,全世界都是用这种方式去表述宽带的,“如果说是假宽带,那全世界用的都是假宽带”。

确实,笼统地说“假宽带”,缺乏准确性和严谨性。但是绝对不是“全世界用的都是假宽带”,事实上,运营商对网速承诺下限,并通过技术手段提升网速,才是真正的“国际惯例”。

有专家称,“固网宽带,是每个用户通过电话线端口实现的,每个用户的带宽是绝对有保障的,而且他人无法使用。”这指的是DSL接入,或又称为“最后一公 里”接入。虽然网速受到诸如互联互通等其他因素的影响,但是需要指出的是,专家的表述忽略了至少一个重要的概念和事实:超强比配置。

DSL接入通过电话线端口实现,他人无法使用。但是,DSL汇聚到局端(称为DSLAM,或称为“第一公里”)时,首先要满足工程配置上的一个运营规则- 超强比(Overbooking)。“超强比”的概念来源于航空业的票务系统中超量预定:即几乎每一个航空公司都接受比实际航班座位更多的超额预订,因为 一定比例的乘客可能改变他们的旅行计划。类似的,网络运营商基于终端用户不会同时在线的假设,或在线时的带宽需求不同的统计,在局端汇聚点的一般超强比配 置在1:10到1:50之间。“超强比”的工程配置旨在提高网络资源的利用率,但是不恰当的“超强比”是造成“假宽带”的主要根源。不可否认的是,不恰当 的 “超强比”也是网络运营商获利的来源之一。

有专家用道路交通来形容带宽共享:“就像一条‘路’,在没跑车的时候,它可以达到2兆、 4兆,甚至100兆,但是10辆车一跑,带宽就不够了。”对于道路交通,如果没有诸如交通规则、公共交通等服务管理措施,人们还能出行吗?同理,“带宽共 享”毕竟只是IP网络内在的一个属性,管理和服务方式滞后于互联网的发展才是使得“假宽带”问题凸显的重要根源。

近年来网络运营商对带 宽扩容并不积极,主要原因是投入与产出在利益上的严重脱节,因此有“带宽死亡论”之说。有事实表明,某网络运营商新扩容一条10G链路,不到一个月又告带 宽短缺。既然如此,一个顺理成章,又可以无所作为的逻辑是:IP网络是“尽力而为”的服务,服务没有保障是必然的。自然而然,“带宽共享”也就成为了一块 遮羞布。即便以“光进铜退”、光纤入户提高最后一公里的接入能力,如果没有网络全面地相应扩容以及有效服务的支撑,“假宽带”也难以得到解决,甚至可能将 会更加严重。

此外,不能只看到宽带表述方面的“国际惯例”,而对另一个“国际惯例”视而不见——在网络通信行业有两个常用的术语:服务 品质(QoS)和服务等级协议(SLA)。其中,有两个重要的参数是:数据传输延时和数据传输丢失率。国外的主流网络运营商公开这些数据(如 AT&T称每15分钟更新一次)。据此,用户可以监督运营商所承诺的服务。例如,AT&T为DSL用户提供一个软件,用户可以随时检查 上、下行带宽的网速。如果网速低于所承诺服务的80%,用户可以投诉并立刻得到解决问题的答复。

AT&T网络的实际带宽同样是共享的,带宽超强比也被配置在工程和运营上。同时,对其可量化的服务承诺承担着相应的责任和义务。

AT&T网络的实际带宽同样受服务器、传输、交换机、光端机、五类线多种因素影响,但这都不应该是用户所要关心的或要了解的,且大多数用户并不需要懂IP网络的技术。

如今,网民们不仅是网络的用户而且成为推动互联网发展的“风云人物”。网络运营商以用户为中心、提升用户体验的转型顺应了互联网发展的趋势和潮流。相应 地,技术和懂技术的人也应该是以用户为中心,为提升用户体验提供服务和支持。如果不懂IP网络的技术就不能或不允许对网络服务提出质疑,或被冠以“炒 作”,这样的氛围不利于问题的解决。

客观地面对“假宽带”掩盖下的服务理念、管理方式、技术创新等真问题是必要的,笼统地称“全世界都是用这种方式去表述宽带的”来解释“假宽带”有失公允。

□新京报 邱实(北京 职员)

展开阅读全文
7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更多评论
19 评论
7 收藏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