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开源:窃取胜利果实,还是拥抱社群?

红薯
 红薯
发布于 2009年07月10日
收藏 0

    Google表示将打造自己的操作系统,但全球各地热衷操作系统发展的人士可能只有一个反应:“拜托,别再生出另一种Linux!”这个说法是因为过去这20年来,Linux与开源社群一再遭遇的问题,就是“分裂”。

    从1980到1990年代,Unix操作系统不断经历分裂,迫使系统管理员必须学习各种不同的平台:Solaris、AIX、HP-UX、FreeBSD...等等。

    这已经够糟的了,不料脱胎自Unix的Linux问题更严重,四分五裂的程度犹有过之。视所在地点而定,这十年来你很可能已转换过多种Linux版本,看哪一种最盛行。

    就个人而言,我一开始是用Red Hat,但Red Hat后来分裂,分成正式的Red Hat版本和称为Fedora的开源社群版本。我短暂尝试了一下Mandriva以及Suse,接下来几年改用Slackware,然后又转向 Debian。这期间,我学到很多事,包括不同的套件管理、设定、开机和窗口管理系统。

    当然,我也用过各种版本的微软操作系统,以及苹果Mac OS X和先前的版本。

    经历过多年来Linux众多版本厮杀的混乱局面,现在我们总算觉得光明在望--一种版本集结Linux的精华,在众多版本中脱颖而出。我指的当然是Ubuntu。

    若你最近参加Linux.conf.au这类的会议,就会发现许多Linux笔记本型计算机用的是Ubuntu。我在四年前就把家里用的Linux桌面型 计算机转为Ubuntu版本,今年连媒体中心(Media Center)计算机也跟着换操作系统,正式挥别Windows XP。

    至少就桌面型计算机(服务器方面Red Hat似乎已是赢家)而言,Ubuntu的势力崛起,大大地增强Linux社群挑战Windows和苹果平台的竞争力,因为Ubuntu让软件开发者能够 聚焦于单一的平台,专心于软件本身的改良,这就某种程度而言是前所未有的。

    然而,就在此时,Google决定打造自己的Linux版本,将使Linux社群再度分裂。这么做只能以鲁莽和自恋称之。

    Google不自己另辟蹊径,而是打算利用Ubuntu创始人Mark Shuttleworth及其程序设计大军已经打下的江山。换言之,Google打算用自己的马匹,来拉Ubuntu马车。

    如果Google真的想“在Linux核心之上设计新的视窗系统(windowing system)”,没什么能阻止搜索巨人与这一行的顶尖好手公开合作。我相信,对于Google计划“彻底重新设计”Linux基础安全架构一 事,Linus Torvalds会发表某种措词强烈的评论。

    Google已承诺让Chrome OS开放源代码,一如Google对Chrome浏览器与Android手机操作系统所做的一般。

    不过,这些计划仍引起一些疑虑。比方说,它们如何融入纯粹由社群支持与维护的开源计划? 与Google在线广告业务的关联性有多密切?

    Android 是很棒的移动装置操作系统,仅次于苹果的iPhone平台。但大部分的Android开发仍由Google一手掌控。而且,Android的使用者都同 意,这个操作系统与Google的云端服务(例如Gmail)密切整合。但若是你偏好使用Windows Live或其它操作系统,事情就可能变得棘手了。

    Chrome是很棒的浏览器,但也一样主要操控在Google之手。支持浏览器自由竞争的我们很庆幸,Mozilla Firefox是完全独立的,不必为任何人的企图服务。

    以后该信任谁?非营利性的Ubuntu基金会,还是Google? 前者已开发出无与伦比的开源操作系统,几乎终结Linux四分五裂的局面,后者则推出(大致上)免费的产品,有时将广告纳入其中。

    Google制造了许多很棒的产品,现在却试图在拥抱开源社群与控制自制软件之间寻求中间路线,但这是不可能的任务,肯定会惹来妄自尊大的批评,就像数十年来操作系统厂商受到的批判一般。[IT商业新闻网]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谷歌的开源:窃取胜利果实,还是拥抱社群?
加载中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