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nux 基金会检讨 MeeGo 计划的失败

红薯
 红薯
发布于 2011年10月30日
收藏 2

作者:袁萌

至今,MeeGo是一匹黑马还是一匹死马,在我们国内还没有明确的“定论”,但是,在国外,现在却有了官方的“说法”。情况如何?10月26日, 在捷克共和国首都布拉格市召开的《欧洲Linux研讨会》上,《Linux基金会》执行主席Jim Zemlin对MeeGo计划的失败承担了责任(或进行“检讨”)。

他说:“The MeeGo project was rebooted and replaced with a new Linux-based platform called Tizwn”,但是,他接着说,“The sudden pivot(突然转向)), which was executed without community involvement or feedback, left independent MeeGo contributors feeling disenfranchised.“,意思是说,这种突然转向,既没有社区参与,也没有听从反馈意见,让MeeGo的独立贡献者感到自己被剥夺了应有的权 利。他总结说:“The whole ordeal(严峻考验) hasn't been very good for the Linux Foundation's credibility“,意思是说,”这整个突然转向事件,对《Linux基金会》信誉所造成的影响不太好“。最后,他说:”It's worth noting, however, that the Linux Foundation has been responsive to meeting the real-world needs of hardware vendors in the wake of MeeGo's decline“,他的意思是:”然而,值得指出的是,在MeeGo计划衰落之后,《Linux基金会》已经担负起应有的责任,(采取措施)满足硬件厂商 的实际需求“。

《Linux基金会》采取了什么补救措施呢?针对消费电子(CE)厂商的实际需求,《Linux基金会》新近推出了一套新的 Linux核心代码树(Kernel Code Tree),相对稳定,对消费电子(CE)厂商提供长达2~3年的硬件升级支持,此举受到广大CE生产厂商的欢迎。这项计划叫做“LTSI” (即”Long-Term Support Initiative”),即所谓“长期支持计划”。仔细想想,这项LTSI计划确实很有意义,免去了各个CE厂商自己维护Linux核心代码的成本,大 大缩短了产品投放市场的时间。

我们应该如何对待LTSI计划?又搞“拿来主义”吗?这种做法好意思吗?我们强调“自主创新”,不能完全“排外”,恰好相反,我们要积极 参与进去。主动钻到一切有益的国际发展计划的“肚皮”里面。学习先进技术与经验,为我所用,参与就是贡献。近几年来,在我们国内,Linux越来越“不见 踪影”,似乎被人忘却。我平日喜欢说几句Linux的好话,免不了招来“骂名”。“骂名”多了,也算是一种“成绩”,真实滑稽透顶。此刻,我在想我以往的 那些老朋友了,回想以往那段美好的“Linux往事”,充满激情,想“登天揽月”,简直是“忘乎所以”,......人总是要有点儿精神的,要脚踏实地, 干点实事,不能拿青春去换金钱。此刻,我又想起了永中科技的那帮“小毛头”,他们把青春献给了办公套件的集成创新事业,但是,到头来,他们得到了什么呢? 永中软件,名不正,言不顺,长久不了,害苦了这帮“小毛头”。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OSCHINA 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Linux 基金会检讨 MeeGo 计划的失败
加载中

最新评论(25

久永
久永
帆船,他们还只是小孩,你说的太深他们一时还没有足够的社会阅历去理解。
多对年轻人些包容吧!
Nemesis_E
Nemesis_E
一看下面的口气我就感觉是 那个SB老头
帆船
帆船

引用来自“胡灵伟”的评论

引用来自“帆船”的评论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引用来自“帆船”的评论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顶2L,我个人觉得问得好。因为我也很反感这种时不时摆着一副官腔说话的人,还动不动就想代表别人。这是典型的QJ民意。^ ^

“QJ民意”?我还真当不起这么大顶帽子。我前面说了“我们”二字,可你没看我后面说的是“在我看来”吗?为什么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就成了“打官腔”、“代表”了?你确定你看完了我的评论?是你在代表我吧!

假如你是一位programmer,写了一段这样子的代码。假如我是这段代码的解析器,我只能很遗憾的抛出一个致命语法错误--"我们"未定义或未声明。当然不同版本的解析器执行的结果可能会不尽相同。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现在的编译器挺智能的:如果注意到后面有“一国之力”,那么编译器会判断这是指“我国”或者“我国科学技术界”。而人么,应该比编译器更智能才对。

改变世界的恰恰是年青人的正义感!如果不是年青人的正义感,哪来的辛亥革命, 哪来的五四、六四运动?哪来林肯的精彩演讲?哪来现在的埃及革命?哲学家、佛学家可以看透因果,看清恩仇名利,可以隐世。那只是极少数而已!试想,如果人人都这样想,人人都只适应差的环境,人人都不去改变它, 这个世界就会越来越黑暗!表面上的无力改变也只是暂时的!

我赞同你的观点。我也从来没有指责年轻人的正义感(请注意我前面一贴里的说法有个前提:“年轻人有正义感是好事”)。我只是希望看问题的时候全面一些、充分考虑行为与主张可能产生的结果而已——历史上好心办坏事的例子太多了,而坏心办好事的例子虽然少,但也不是没有。而这些情况往往与思考不够深入,行动过快,又没有及时总结经验教训有关。
所以我不能接受某些年轻人指责我没有正义感——但我不保证我个人对“正义”的理解与其他人完全相同。其原因在于:
正义与正义并非永不冲突——同一件事,我看到的侧面与他人所看到的很可能不一致——所以,我并不愿意认为“只有我主张的正义才是正义”,也不愿意说“只有我认同的正义才是正义”;反之,他人认为的正义,我也得掂量掂量(独立思考,从而作出判断,运用自己的理智——这不正是康德等人所提倡的吗?)
当不同的个人或群体对“正义”的看法存在冲突,且双方事实上都有道理的时候,相关人等必须考虑如何取舍、妥协。现代社会不可能只讲斗争(那样大家都活不好)——请注意,我从未主张放弃斗争——但是显然,主张“看看再说”就是我被指责的原因。
而这样被指责不得不令我想起1966-1976。
此外,我很怀疑是否存在“属于全民的绝对正义”,因为不同时代,道德标准不同,而“正义”的标准是否又是永恒不变的?苏格拉底不是被暴君所毒杀,而是民众法庭判处其死刑(苏格拉底遵守了民众法庭的判决服毒自尽,但他并不承认自己错了)。这又是哪门子正义呢?事物是复杂的,往往具有多个侧面。轻率地下结论和不下结论都无助于解决问题(我得承认,我更多地偏向于不下结论,因为自知见识太浅)。

再举个例子,法国雅各宾派执政时期,凡有反动嫌疑者皆可能被惩治——未经严格审判、不讲充分证据——这样的惩治能保证是正义的吗?用经不起检验的手段来实现正义——那么所实现的“正义”能说是真正的正义吗?

无须认为我是反动派(郑重声明:本人并非官员,讲话也不喜欢预设立场)。我算是温和派(有时兼迷茫派)——你可以认为我是墙头草(个人习惯是“我觉得谁说的有道理我就听谁的”)。

官话、套话我也不喜欢。前面有位说我打官腔,这纯属误会。另外,我也没啥学问,不是在炫耀什么——我所讲的这点东西,其实也就中学生学的那点东西罢了。
勇敢善良坚强的小海豚
勇敢善良坚强的小海豚

引用来自“帆船”的评论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引用来自“帆船”的评论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顶2L,我个人觉得问得好。因为我也很反感这种时不时摆着一副官腔说话的人,还动不动就想代表别人。这是典型的QJ民意。^ ^

“QJ民意”?我还真当不起这么大顶帽子。我前面说了“我们”二字,可你没看我后面说的是“在我看来”吗?为什么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就成了“打官腔”、“代表”了?你确定你看完了我的评论?是你在代表我吧!

假如你是一位programmer,写了一段这样子的代码。假如我是这段代码的解析器,我只能很遗憾的抛出一个致命语法错误--"我们"未定义或未声明。当然不同版本的解析器执行的结果可能会不尽相同。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现在的编译器挺智能的:如果注意到后面有“一国之力”,那么编译器会判断这是指“我国”或者“我国科学技术界”。而人么,应该比编译器更智能才对。

改变世界的恰恰是年青人的正义感!如果不是年青人的正义感,哪来的辛亥革命, 哪来的五四、六四运动?哪来林肯的精彩演讲?哪来现在的埃及革命?哲学家、佛学家可以看透因果,看清恩仇名利,可以隐世。那只是极少数而已!试想,如果人人都这样想,人人都只适应差的环境,人人都不去改变它, 这个世界就会越来越黑暗!表面上的无力改变也只是暂时的!
迷路的游侠
迷路的游侠
@帆船 是程序员还是哲学家呀,不过观点我赞同哦
帆船
帆船
好吧。为了防止有兄弟姐妹质疑“你有何资格代表中国科学技术界”这类的问题,我先声明一点:我没打算代表谁。我只是说出“在我看来”“我国科技界应该如何”而已。至于“我们只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竟然会引起如此强烈的反对真的出乎我的意料,莫非“我们”不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
看起来现代汉语真要取消“我们”“你们”“他们”这三个词了——或许直接宣布“‘们’字是非法用字”更方便一些。这样抠字眼真的有多大意义?我不得不想到太祖晚年动不动给人扣帽子的文风。
帆船
帆船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引用来自“帆船”的评论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顶2L,我个人觉得问得好。因为我也很反感这种时不时摆着一副官腔说话的人,还动不动就想代表别人。这是典型的QJ民意。^ ^

“QJ民意”?我还真当不起这么大顶帽子。我前面说了“我们”二字,可你没看我后面说的是“在我看来”吗?为什么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就成了“打官腔”、“代表”了?你确定你看完了我的评论?是你在代表我吧!

假如你是一位programmer,写了一段这样子的代码。假如我是这段代码的解析器,我只能很遗憾的抛出一个致命语法错误--"我们"未定义或未声明。当然不同版本的解析器执行的结果可能会不尽相同。

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现在的编译器挺智能的:如果注意到后面有“一国之力”,那么编译器会判断这是指“我国”或者“我国科学技术界”。而人么,应该比编译器更智能才对。
r
rooney

引用来自“帆船”的评论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顶2L,我个人觉得问得好。因为我也很反感这种时不时摆着一副官腔说话的人,还动不动就想代表别人。这是典型的QJ民意。^ ^

“QJ民意”?我还真当不起这么大顶帽子。我前面说了“我们”二字,可你没看我后面说的是“在我看来”吗?为什么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就成了“打官腔”、“代表”了?你确定你看完了我的评论?是你在代表我吧!

假如你是一位programmer,写了一段这样子的代码。假如我是这段代码的解析器,我只能很遗憾的抛出一个致命语法错误--"我们"未定义或未声明。当然不同版本的解析器执行的结果可能会不尽相同。
开开心心打酱油
开开心心打酱油
不玩这个
帆船
帆船

引用来自“rooney”的评论

顶2L,我个人觉得问得好。因为我也很反感这种时不时摆着一副官腔说话的人,还动不动就想代表别人。这是典型的QJ民意。^ ^

“QJ民意”?我还真当不起这么大顶帽子。我前面说了“我们”二字,可你没看我后面说的是“在我看来”吗?为什么我只是说出自己的看法就成了“打官腔”、“代表”了?你确定你看完了我的评论?是你在代表我吧!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