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vaScript 的死与生

小编辑
 小编辑
发布于 2011年07月01日
收藏 26

很好的一篇文章:JavaScript is Dead. Long Live JavaScript! 下面是概要翻译与我的阅读笔记:

JavaScript 的成功得益于在正确的时间出现在正确的地点。JavaScript 的兴起与浏览器的支持息息相关。你瞧,VBScript 就没这么好运气。

JavaScript 很流行,但它有先天缺陷。Brendan Eich 当初只花了 10 天时间就把 JavaScript 设计出来了,作为 JavaScript 之父,BE 如是说:

与其说我爱 JavaScript,不如说我恨它。它是 C 语言和 Self 语言一夜情的产物。十八世纪英国文学家约翰逊博士说得好:“它的优秀之处并非原创,它的原创之处并不优秀。”

(摘选自阮一峰的翻译:JavaScript 诞生记

JavaScript 的不足,最明显之处是语法。

糟糕冗长的语法

可选参数和默认值

function(a, b, option) {
  option = option || {};
  // ...
}

上面的代码中,option 是可选参数,当没有传递时,默认值是 {}. 然而,传递的 option 值有可能是假值(falsy 值)。严格来写,得如下判断:

function(a, b, option) {
  option = arguments.length > 2 ? option : {};
  // ...
}

注意:option = typeof option !== 'undefined' ? option : {} 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因为传递过来的可能就是 undefined.

当不需要 b 参数,删除后,基于 arguments.length 的判断很容易导致忘记修改而出错:

function(a, option) {
  option = arguments.length > 2 ? option : {};
  // ...
}

如果能增加以下语法该多好呀:

function(a, b, option = {}) {
  // ...
}

 

Let

闭包很强大,也很恼火:

for (var i=0, ilen=elements.length; i<ilen; i++) {
  var element = elements[i];
  LIB_addEventListener(element, 'click', function(event) {
    alert('I was originally number ' + i);
  });
}

上面的代码经常在面试题中出现,解决办法是再包裹一层:

for (var i=0, ilen=elements.length; i<ilen; i++) {
  var element = elements[i];
  (function(num) {
    LIB_addEventListener(element, 'click', function(event) {
      alert('I was originally number ' + num);
    });
  }(i));
}

如果直接支持 let 语法该多好呀:

for (var i=0, ilen=elements.length; i<ilen; i++) {
  var element = elements[i];
  let (num = i) {
    LIB_addEventListener(element, function(event) {
      alert('I was originally number ' + num);
    });
  };
}

模块

模块模式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var event = (function() {

  // private variables
  var listeners = [];

  function addEventListener(f) {
    listeners.push(f);
  }

  function clearEventListeners() {
    listeners = [];
  }

  // ...

  // export the module's API
  return {
    addEventListener: addEventListener,
    clearEventListeners: clearEventListeners
    // ...
 };
}());

如果原生支持该多好呀:

module event {

  // private variables
  var listeners = [];

  export function addEventListener(f) {
    listeners.push(f);
  }

  export function clearEventListeners() {
     listeners = [];
  }

  // ...
}
(function() {

  import event;

  // ...
}());

继承

JavaScript 要通过原型链来实现继承:

function Employee(first, last, position) {
  // call the superclass constructor
  Person.call(this, first, last);
  this.position = position;
};
// inherit from Person
Employee.prototype = Object.create(Person.prototype);
Employee.prototype.constructor = Employee;

// define an overridding toString() method
Employee.prototype.toString = function() {
  // call superclass's overridden toString() method
  return Person.prototype.toString.call(this) +
         ' is a ' + this.position;
};

如果能写成下面这样该多好呀:

class Employee extends Person {
  constructor(first, last, position) {
      super(first, last);
      public position = position;
  }

  update(camera) {
      return super.update() + ' is a ' + position;
  }
}

感悟

ECMAScript 委员会已意识到 JavaScript 在语法层面上的不足。在 Harmony 规范中,以上所有语法均已提案。

我们什么时候才能使用以上语法呢?

只要有宏(Macro)

Lisp 语言的宏特性非常强大。通过宏,你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定义想要的语法格式。宏特性使得 Lisp 成为一门“可编程的编程语言(the programmable programming language)”.

JavaScript 没有宏。给类 C 语言添加宏特性,目前依旧是个研究课题,很有难度。

只要有宏,我们就可以自定义语法。但 JavaScript 的宏特性遥遥无期,还是找找其他路子吧。

Harmony

Harmony 规范里的语法扩展,可能是我们所有人的梦。Harmony 有可能成为 ECMAScript 6 规范。在这之前,我们需要等待,耐心等待。

截止 2011 年 5 月,w3school 显示 IE6 的市场份额还有 2.4%. Net Market Share 显示 IE6 占有 10.36% 市场份额。还有 IE7 的市场份额也不少。这些老旧浏览器短期内不会退隐市场,对于商业公司来说,比如 Amazon,不可能放弃这批用户。糟糕的现状。(中国大陆更惨,IE6/7 还占有 40% 多市场份额)

我们不能寄期望于“IE 该死”这类呼吁来让用户升级。听到过一种说法:IE 用户仅会在更换电脑硬件时,才升级浏览器。悲催的是,对于普通用户来说,收收 email, 上上 Facebook, Twitter, 现有的硬件已足够。没有理由让他们去花一笔钱。

Goggle Apps 最近宣布,从 2011 年 8 月开始,将停止支持 IE7.

通过各种保守估计,Amazon 的网站开发者,用上 Harmony 语法扩展,要一直等到 2023 年!

风华正茂的你,愿意等待 10 多年后,再用上这些好用的语法吗?

JavaScript 已死

死因:分号癌。(semicolon cancer. 作者的调侃,意指语法导致 JavaScript 死去)

通过上面的分析可以看出,宏特性实现太难,Harmony 规范的实现则遥遥无期。大量程序员开始书写 JavaScript, 其中有很多人已经厌倦或开始厌倦 JavaScript 冗长糟糕的语法。我们需要新的语法,我们不想等待!JavaScript,作为源码编写语言,已经死了!

JavaScript 先生,你曾有过辉煌的统治。我们与你,有过甜蜜的回忆,一起产出过很多有趣的应用。祝福逝者安息。

JavaScript 长存

程序员喜欢掌控自己的命运。作为源码编写语言,JavaScript 已死。我们可以选择或创造另一种更好的源码语言,将其编译成 ECMAScript 3 的语法格式。

JavaScript 的新生,是作为编译目标(compilation target)。

编译成 JavaScript 的语言

能编译成 JavaScript 的语言有很多。我在 1997 年时,收集过一份列表。包括:

  • JavaScript 扩展语言:已死的 ECMAScript 4, Narrative Script, Objective-J.
  • 已存在的语言:Scheme, Common Lisp, Smalltalk, Ruby, Python, Java, C#, Haskell 等。
  • 还有一些崭新的语言:HaXe, Milescript, Links, Flapjax, 专门为 web 编程而设计。

在这些编译器项目中,Goggle 的 GWT Java-to-JavaScript 编译器有可能是最成功的一个。 然而悲剧的是,现实项目中,很少看到 GWT 的身影。原因如下:

1. 维护成本很高。编译器可能有 bug. 假设你在一个大型项目中,发现了编译器的一个 bug, 作为维护者,除了维护源码,你还得维护编译器。天哪,你有这个本事吗?你有这个本事,CEO 也不愿意花这个钱呀。

2. 调试麻烦。Firebug 报了一个错,报的是编译后的行号。老板站在你背后:赶快啦,小伙子!可是这该死的编译后代码,究竟对应哪一行源码呀?

3. 招聘不到人。假设你使用 Objective-J 开发一个项目,但人手不够。赶紧招人,HR 说 1000 个人里面,只有 100 个听说过 Objective-J, 另外 900 个只听说过 JavaScript. 结局是你每找一个新人,都得先培训一把,真是糟糕透顶。

虽然编译器有以上各种不是,但各种编译器依旧如雨后春笋大量涌现。毫无疑问,编写 JavaScript 编译器非常酷。给我报酬,我也想写一个。

在上面的编译器列表中,有一个非常有名的引起过很大轰动的:CoffeeScript. 我们来谈谈它。

CoffeeScript

为什么 CoffeeScript 如此火爆?我到现在为止也没想明白。是因为给空白赋予了意义,还是带箭头的函数语法?每念及此,我的胃就忍不住波涛汹涌。CoffeeScript 有很多新特性:default parameter values, rest parameters, spread, destructuring,fixing the whole implied global mess… CoffeeScript 很多特性是 Harmony 规范的一部分,有可能在未来浏览器中直接支持。CoffeeScript 能让人立刻满足。

@pyronicide 在 Twitter 上说:#coffeescript 支持函数默认参数值,这太令人兴奋了。

在 TXJS 2011 大会上,Douglas Crockford 也表示:CoffeeScript 无疑是个好东东。

CoffeeScript: Accelerated JavaScript Development 一书的作者说:

@trevorburnham
[...] CoffeeScript 不是将 JS 变成 Ruby 或 Python, 而是通过一套语法,来更好地发挥 JavaScript 内在的优秀。

Douglas Crockford 认为 JavaScript 有好的方面,并开发了 JSLint 工具来保证开发者远离 JavaScript 中的糟粕。JSLint 允许的语法子集值得拥有自己的名字,我们不妨称之为 GoodScript.

ECMAScript 5 则引入了 "use strict" 指令来限制 with 等语法的使用。

CoffeeScript, GoodScript, ECMAScript 5 的目标是一致的:远离糟粕,同时提供有用的、安全的语言特性给你。

GoodScript 没有提供新特性,ECMAScript 5 的严格模式,大部分浏览器还不支持。然而,我们不想等待。

剩下的选择是 CoffeeScript. 好处:

  1. 特别适合 web 开发。这可能是其他 JavaScript 编译器没做或做得不好的地方。
  2. CoffeeScript 对 JavaScript 的封装适度。这样能使得编译后的代码比较容易阅读,调试也就不那么困难了。

CoffeeScript 看起来就像是书写 JavaScript 代码的一套宏。

CoffeeScript 的编译器提供客户端版本。这样,使用者可以自由选择,开发者也可以快速开发新功能,而不受标准的局限。由社区的愿景和需求推动 CoffeeScript 的发展,这很不错。

发明自己的语言

你可以去做,这会是一个很好的练习。作为 JavaScript 编译器的开发者,将拥有无上荣耀。

发明自己的语言,危险之处在于:你认为最终你将比 JavaScript 做得更好。语言设计很难,我敢打赌你的语言很难扩大市场份额。CoffeeScript 尚未进入青春期,就已经有抱怨的声音了。

你可能会为自己的编译器能编译出简单、可读的代码而骄傲。可是,一碰到特殊情况,你就会郁闷得想撞墙。

你的语言里将会出现惯用法。接着,你马上会发现有人会破坏这些惯用法(除非你的语言刚好支持宏)。

风凉话就不多说了。立刻去开发自己的语言吧,你会成为一个很好的程序员。

作为编译目标语言,JavaScript 缺少什么?

作为编译目标语言,JavaScript 重获新生。在 JSConf.US talk 中,Brendan Eich 表示:Harmony 规范的目的是让 JavaScript 成为更好的编译目标。

编译后的 JavaScript 有可能比手写的 JavaScript 运行效率更低,这就和编译后的 C 有可能比手写的汇编语言效率更低一样。幸运的是,JavaScript 的瓶颈主要在 DOM 操作上,语言本身的效率损耗相对可以接受。虽然话是这么说,但一些高效的源码语言编译后,由于 JavaScript 本身的问题,可能极其低效,以致于无法在真实环境中使用。Harmony 规范中已经有部分特性能保证避免这类问题。

合理的尾部调用

function isEven(number) {
  if (number === 0) {
      return true;
  }
  else {
      return isOdd(number - 1);
  }
}

function isOdd(number) {
  if (number === 0) {
      return false;
  }
  else {
      return isEven(number - 1);
  }
}

isEven(100000); // InternalError: too much recursion

上面的代码,在目前的浏览器中运行,会堆栈溢出。

可以通过 蹦床(trampolines) 技巧来优化:

function bounce(ret) {
  while (typeof ret === 'function') {
      ret = ret();
  }
  return ret;
}

function isEven(number) {
  if (number === 0) {
      return true;
  }
  else {
      return function() {
          return isOdd(number - 1);
      };
  }
}

function isOdd(number) {
  if (number === 0) {
      return false;
  }
  else {
      return function() {
          return isEven(number - 1);
      };
  }
}

bounce(function() {return isEven(100000);}); // true

通过 bounce 方式,在运行 isOdd(99999) 时,isEven(100000) 已经完成并从堆栈中退出了,因此不会造成溢出。

幸运地是,ECMAScript Harmony 已经考虑到了这一点,会自动进行优化。这对程序开发者和编译器开发者都是有益的。

Lambdas

lambda 并不神奇。简言之,lambda 就是可调用的东西,比如 function, 但需要遵守 TCP(Tennent 一致性原则,Tennent’s Correspondence Principle)。TCP 要求:用一个紧邻的 lambda 对表达式或代码块进行封装,不会改变被封装的代码的含义。

很显然,JavaScript 的 function 不是 lambda:

function one() {
  return 1;
}

one(); // 1

封装后,返回值发生了变化:

function one() {
  (function() {
      return 1;
  }());
}

one(); // undefined

对于接受两个参数并将其求和的代码块,lambda 语法提议写成:{|a, b| a + b}

对于上面的例子,采用 lambda 封装将保证返回值和封装前一样:

function one() {
  ({||
      return 1;
  }());
}

one(); // 1

lambda 块的稻草人提案目前还没有提升到 Harmony 规范中,让我们一起努力吧。

浏览器缺少什么?

JavaScript 的兴衰存亡离不开浏览器。JavaScript 的新生,也需要浏览器的靠谱支持。

Mozilla 发起了一个 SourceMap 项目,这可以使得在调试编译后的代码时,能映射回源码的对应代码行。这太 cool 了,能极大的减少调试成本。

听说 Webkit 的小伙子们也在干同样的事情,可惜我找不到任何证据了-.-

通晓数种语言

JavaScript 在浏览器上的垄断,意味着前端程序员都会同一门语言。然而,编译器的差异性,会使得 CoffeeScript 程序员,很难立刻看懂基于 Traceur 的 JavaScript 代码。

这种分歧不可避免。比如有 C, 同时有 C++ 和 Objective-C 等各种语言。Java 也一样,基于 JVM 还可以选择 Clojure 或 JRuby. 微软意识到这一点,开发了 CLR. C#, Basic, IronPython 等都可以运行在 CLR 上。

前端中的沟通障碍并非新鲜事物。一个 Dojo 程序员,难以立刻明白基于 jQuery 或 YUI 的代码。

拥有多种源码书写语言会增加社区的沟通障碍。程序员仍需要了解 JavaScript. 至少一段时间内程序员还需要懂得 JavaScript. 但在短短几年后,他们可能会更了解其他源码语言。

总结

能有机会目睹 JavaScript 的新生,是件很棒的事情。在 JavaScript 编译的竞争中,很难说谁会最终赢得市场份额,但毫无疑问,这肯定会很有趣。如今,CoffeeScript 蓄势待发,但我相信许多其他成功的源码语言将接踵而至。

你的想法呢?

文章转自 Starming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OSCHINA 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JavaScript 的死与生
加载中

最新评论(13

庸夫俗子
庸夫俗子
封装后,返回值发生了变化:
function one() {
(function() {
return 1;
}());
}

one(); // undefine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unction one() {

return (function() {
return 1;
}());
}

one(); // 1

这个该怎么说呢,例子举的不是很好。
外部方法,调用内部方法,应该返回内部方法的返回值。
不能直接让内部方法的返回值替代外部方法吧。
Liuxd
Liuxd
这个搞笑了,亲爹咒儿子死啊~
夏洛克桑罗西
http死了javascript才会死
mark35
mark35
上面的代码中,option 是可选参数,当没有传递时,默认值是 {}. 然而,传递的 option 值有可能是假值(falsy 值)。严格来写,得如下判断:

function(a, b, option) {
option = arguments.length > 2 ? option : {};
// ...
}

注意:option = typeof option !== 'undefined' ? option : {} 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因为传递过来的可能就是 undefined.


==================================
单纯以这个例子来说,这个写法没问题,因为默认值是个对象,所以无论传递值是false还是undefined,都不会有歧义。
SeekerLee
SeekerLee
等ajax,ria这种新应用出来的时候,当然会发现当时发明的不能满足要求了。
SeekerLee
SeekerLee
当时发明javascript的时候就是简单的操作dom。哪想到啥ajax,ria啥的。
lxbzmy
lxbzmy
javascript很好,不要再给可怜的前台人员增加压力了。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