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破除“谷歌控制说”,Istio 重组指导委员会

来源: 投稿
作者: xplanet
2020-09-02

Istio 近日修订了其指导章程,向更多贡献者和社区成员开放治理角色,意图打造一个全新的 Istio 指导委员会。 

今年七月初,谷歌未遵守与 IBM 曾定下的协议——待 Istio 项目成熟后将其捐给 CNCF 基金会,而是把它的商标转让给了新成立的 Open Usage Commons(OUC),这是一个谷歌自建的”中立“组织。IBM 与 CNCF 均表示失望,另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谷歌此举是想把 Istio 紧紧攥在手中,确保自己对该项目的掌控权。

新的指导委员会是 Istio 对这一说法的回应,他们强调”修订后的章程巩固了对开放治理的承诺,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拥有对该项目的多数表决权,只有社区能够指导项目的发展方向“;并特别指出:谷歌、IBM 和红帽的席位数量将有所缩减。

the new Istio steering committee

根据新的指导章程,重组后的指导委员会共有十三个席位,包括九个按贡献分配的席位和四个社区选举席位。

贡献席位将依照过去十二个月对 Istio 的贡献程度来进行分配。贡献程度没有一个完全标准的衡量模式,Istio 每年会对此进行重新考虑,选取不同的判断依据。今年的贡献度衡量指标是合并的 PR 数。九个贡献席位中至少会有三家公司代表。

四个社区席位将在年度选举中由 Istio 社区投票产生,任何项目成员均可参加选举,在过去十二个月中保持活跃的所有 Istio 成员都具有投票资格。章程中还提到,这四个社区席位会由来自四个不同组织的代表获得。

可以看出,新的 Istio 指导委员会将重心移向了”公司“和”组织“。人们对此并不买账。

比如,亚马逊 AWS 工程师 Matthew S. Wilson 就持反对态度,他不认同这种将贡献都归功给公司而非个人的做法。在 Wilson 看来,这是一种用于巩固公司利益的方式罢了,真正应当受到赞许和奖励的,是有奉献精神的贡献者,他们的劳动应该被看到。

Wilson

Kubernetes 的联合创始人 Joe Beda 也表达了同样的观点。他认为,将贡献归功给公司意味着社区就变成由供应商主导,而不是由贡献者来定义了。他进一步设想,若委员中有人从公司离职,那么根据规定,这个人可能不得不放弃席位。

Knative 联合创始人 Matt Moore 则抛出社区信任的问题。建立社区信任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它的价值却常常被低估。Moore 在担忧,当前的状况就是公司想要玩玩社区,员工却只被当作可以替换的齿轮,社区的信任值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除批评的声音外,也有人指出这次 Istio 指导委员会改革的一些进步之处。像是更能够从整体上关注项目,而不仅仅是从 repo 层面;非编码类的贡献也会被鼓励,有助于推进社区多元化等等。

新的 Istio 指导委员会主要负责对项目的执行进行监督和管理。此前关于商标转让一事的报道也有提过,Open Usage Commons 将与 Istio 指导委员会一起制定商标使用指南,目前的 Istio 使用指南不会立即更改。

展开阅读全文
0 收藏
分享
加载中
最新评论 (8)
这些席位会不会肤白?比如谷歌贿🦌
2020-09-09 08:41
0
回复
举报
:trollface:
2020-09-08 16:15
0
回复
举报
您好,请问你们工作中Istio用得多吗?这个要学吗?
2020-09-08 15:30
0
回复
举报
主要是谷歌从K8S中吸取了教训。
2020-09-08 10:32
0
回复
举报
谷歌是老双标了,比起IBM,谷歌对开源的贡献少,而拿到的好处却更多,真正给谷歌带来影响力的项目都是它买的,而不是自己开发的
2020-09-09 10:07
0
回复
举报
目测 菇菇 会继续拖鞋.
2020-09-03 09:57
0
回复
举报
控不控制不都得用?谁叫其他国家不争气呢
2020-09-02 11:15
0
回复
举报
日常签到
2020-09-02 09:14
0
回复
举报
更多评论
9 评论
0 收藏
分享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