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HEL 8 删除 MongoDB

h4cd
 h4cd
发布于 2019年01月17日
收藏 19

自从 MongoDB 去年 10 月份宣布将开源协议从 GNU AGPLv3 切换到 Server Side Public License (SSPL),风波就一直没停过。

SSPL 明确要求托管 MongoDB 实例的云厂商要么获取商业许可证要么向社区开放其服务源码。

前几天 AWS 推出 DocumentDB,以替换原有基于 MongoDB 源码的产品,被视为是对 MongoDB 的一大反击,而这两天以英国卫报为代表的也有一批公司表示从 MongoDB 迁移出来。最新消息是开源大佬红帽宣布从 Red Hat Enterprise Linux(RHEL)8 中删除 MongoDB


在最新的 8.0 Beta Release Note 中,RHEL 明确表示因为 MongoDB 使用了 SSPL 协议,所以将不会在 8.0 系统中提供该数据库。 

红帽系的 Fedora 也表示已经确定 SSPL 不是一个自由软件许可,Red Hat 技术和社区外展计划经理 Tom Callaway 解释:“Fedora 认为 SSPL 是具有针对性的,它对特定类别的用户具有严重歧视性。”

此外,Debian Linux 也已经从它的发行版中删除了 MongoDB。

外界普遍认为从去年开始酝酿的开源与其它各势力的较量,到今年会发展成混战。联系一下前阵子 Confluent 宣布修改其平台部分组件的开源协议,Redis 模块协议的修改,其实目的是一样的,就是不想云厂商坐收渔翁之利。这几位开源大佬与 MongoDB 其实可以视为开源厂商阵营;而前边提到的英国卫报等公司可以看成是最终用户商阵营;AWS 可以归为云厂商阵营;Debian、RHEL 这一类则是操作系统层面,用于运行开源项目的阵营;当然还有最终个人用户一大阵营。开源厂商修改协议的做法本身无可厚非,但是像 MongoDB 这样被各方都视为“不法”则属于头一回,随着开源不断被重视,各方利益冲突在所难免,接下来会怎么发展?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RHEL 8 删除 MongoDB
加载中

精彩评论

l
lwh175
我觉得sspl协议很好呀!他和AGPL的本质区别就是SSPL构建于 AGPL的精神之上,但明确了将开源软件作为服务提供的条件。唯一实质性的变化,就是加了一个明确的条件,即任何试图将开源项目作为服务加以利用的组织,都必须开放用于提供此类服务的软件的源代码。特别对国内对开源社区没得回馈又占便宜的做法很不齿。
久永
久永
如果有一个理由不用MongoDB可是是东西不好,但是绝对不是用了什么协议。
强迫自己做什么是信仰,强迫别人做什么是压迫。只能说这件事上没有一个干净而已。
ViperWhip
ViperWhip
开源社区贡献开发的软件,结果被云服务商拿去赚钱,任谁也会心里不平衡,要么分我一杯,要么回馈一下社区。
永远的小菜鸟
永远的小菜鸟
我觉得sspl协议一点毛病都没有
打怪兽的汪
打怪兽的汪
我能举报嘛?有公司用它,没有获得商用许可,也没有贡献代码!这公司还不小!

最新评论(43

溪涧顽石
溪涧顽石

引用来自“打怪兽的汪”的评论

我能举报嘛?有公司用它,没有获得商用许可,也没有贡献代码!这公司还不小!
去吧,腾讯云、阿里云、新浪云、开元中国 你挨个来一遍😆
东胜神洲
东胜神洲

引用来自“lwh175”的评论

我觉得sspl协议很好呀!他和AGPL的本质区别就是SSPL构建于 AGPL的精神之上,但明确了将开源软件作为服务提供的条件。唯一实质性的变化,就是加了一个明确的条件,即任何试图将开源项目作为服务加以利用的组织,都必须开放用于提供此类服务的软件的源代码。特别对国内对开源社区没得回馈又占便宜的做法很不齿。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然而MongoDB切换协议针对的不是中国,而是亚马逊AWS为首的国外云服务厂商,所以请不要避中就轻,转移视线.

引用来自“爽歪歪ES”的评论

近年來越來越多方法來反制雲端服務商只使用 open source 卻不回饋 community 的行為, MongoDB 此舉讓程式碼感染性更甚 GPL. 雖說 MongoDB 表示是為了讓更多公司加入社群開發. 但有其他聲音表示也許 MongoDB 是為了銷售 MongoDB Commercial licenses.
個人覺得最有趣的事情是, 若 MongoDB service 架設在 Linux 上, 那根據 SSPL 的定義 – Linux kernel 是不是要將授權一併改成 SSPL.
当然不会,应该层上的软件是不允许倒逼系统层协议无效的。。。事实上,在 Linux 选用 GPL2 时就已经说清楚,Linux 授权本身仅对系统层(进程)有效,不影响到应该层面上的软件,更进一步,授权应该仅影响到同一进程内应用,而不应该波及到不同进程的应用,换句话来说,只要你的应用与 MongoDB 并不是运行在同一进程内,并且你的应用进程内也并没违反授权协议(例如,使用合法的连接库与 MongoDB 连接),则你的应用不应该受 MongoDB 协议的影响。

从另一个角度来看,除非你的 SSPL 与 GPL2 兼容,否则不是 Linux Kernel 要改成 SSPL,而是 SSPL 违反 Linux 的授权协议要求。
爽歪歪ES

引用来自“lwh175”的评论

我觉得sspl协议很好呀!他和AGPL的本质区别就是SSPL构建于 AGPL的精神之上,但明确了将开源软件作为服务提供的条件。唯一实质性的变化,就是加了一个明确的条件,即任何试图将开源项目作为服务加以利用的组织,都必须开放用于提供此类服务的软件的源代码。特别对国内对开源社区没得回馈又占便宜的做法很不齿。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然而MongoDB切换协议针对的不是中国,而是亚马逊AWS为首的国外云服务厂商,所以请不要避中就轻,转移视线.
近年來越來越多方法來反制雲端服務商只使用 open source 卻不回饋 community 的行為, MongoDB 此舉讓程式碼感染性更甚 GPL. 雖說 MongoDB 表示是為了讓更多公司加入社群開發. 但有其他聲音表示也許 MongoDB 是為了銷售 MongoDB Commercial licenses.
個人覺得最有趣的事情是, 若 MongoDB service 架設在 Linux 上, 那根據 SSPL 的定義 – Linux kernel 是不是要將授權一併改成 SSPL.
爽歪歪ES

引用来自“sxgkwei”的评论

😌好可怕,我用 tomcat 为客户提供服务,如果 tomcat 修改成 SSPL 协议,是不是我得开放我们的源代码?

引用来自“eechen”的评论

你需要公开你修改过的Tomcat的代码.
然而大多数人只是用Tomcat,根本没能力改Tomcat.
SSPL本质上跟AGPL和GPL都类似,只不过是专门用来制裁云厂商流氓的.
SSPL 明確描述若公司使用該程式並提供公開服務時, 其相關服務程式, 皆需改以 SSPL 授權且公開原始碼. 其中包含下列項目:
management software
user interfaces
application program interfaces
automation software
monitoring software
backup software
storage software
hosting software
all such that a user could run an instance of the service using the Service Source Code you make available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sxgkwei”的评论

😌好可怕,我用 tomcat 为客户提供服务,如果 tomcat 修改成 SSPL 协议,是不是我得开放我们的源代码?
你需要公开你修改过的Tomcat的代码.
然而大多数人只是用Tomcat,根本没能力改Tomcat.
SSPL本质上跟AGPL和GPL都类似,只不过是专门用来制裁云厂商流氓的.
eechen
eechen

引用来自“lwh175”的评论

我觉得sspl协议很好呀!他和AGPL的本质区别就是SSPL构建于 AGPL的精神之上,但明确了将开源软件作为服务提供的条件。唯一实质性的变化,就是加了一个明确的条件,即任何试图将开源项目作为服务加以利用的组织,都必须开放用于提供此类服务的软件的源代码。特别对国内对开源社区没得回馈又占便宜的做法很不齿。
然而MongoDB切换协议针对的不是中国,而是亚马逊AWS为首的国外云服务厂商,所以请不要避中就轻,转移视线.
东胜神洲
东胜神洲
很多人不是说在点子上。。。事实上,这正体现了组织开源与商业开源的不同性。。以某个组织为基础的开源,例如 Apache 基金会, Eclipse 基金会等,和以某个商业个体开源,例如 MongoDB 公司等,在根上出现了差异导致后面的发展也出了问题。。对于商业个体来说,吃力不讨好的事是傻瓜才做的事,股东们要的玛尼不是名誉。。从 Docker 开始,就已经让商业个体们看到了,无论弄出来的东西有多好,带来的使用者如何的多,都没无法变成自己的玛尼,那跟放屁有什么区别?。。改协议,玩变相闭源才是撸钱之道。。
银杏卡卡
银杏卡卡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如果有一个理由不用MongoDB可是是东西不好,但是绝对不是用了什么协议。
强迫自己做什么是信仰,强迫别人做什么是压迫。只能说这件事上没有一个干净而已。

引用来自“SupNatural”的评论

比如某个手机软件要求过多权限,也可以成为我放弃它的理由。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是的,我赞成。
但是当这个软件不可替代是,你是否有种被强奸还无法呻吟的感觉?
——因为只要你有不同的声音,脑残粉马上就来护托了,就如同华为海军一样。

引用来自“银杏卡卡”的评论

别人粉华为发出声音你就认为他们脑残?还让不让人活了?你不粉还不让别人粉了?什么逻辑?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打个比方而已,何必非要弄个项圈往自己头上套呢?
我没说粉华为就脑残吧?我还粉他呢。我说的是脑残粉,
那种不看什么事,只要你一说,马上就喷你的那种无脑维护的脑残粉,有错吗?
难道他们的偶像都是完人,没有任何槽点了?别人都不能说了?
华为最近一直用洋人芯片抢国产自主芯片的生态位,这种买办行为,不就和联想开始一样吗?不能说了?
该说的说,该支持的支持。加拿大扣人,就是针对华为,我们支持华为,就有错了?
脑残粉不是帮偶像,是在毁偶像。如果华为少些海军,多几个诤友,变成另一个联想的可能性就会低些,继续做民族英雄企业的概率就会更高些。
哎!没办法,如果本国民众都不支持,那么将没有民族企业,比如韩国现代就是受不了日本的本田硬生生的被韩国民众捧起来的。联想、华为高层的人心走向我们都无法预知,在国内赚了钱然后转走资金投资国外的还少吗?如果真是国内环境恶劣,他们就不会赚钱了。只能说人心贪婪,哪怕损失国人的利益也毫无关系
久永
久永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如果有一个理由不用MongoDB可是是东西不好,但是绝对不是用了什么协议。
强迫自己做什么是信仰,强迫别人做什么是压迫。只能说这件事上没有一个干净而已。

引用来自“SupNatural”的评论

比如某个手机软件要求过多权限,也可以成为我放弃它的理由。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是的,我赞成。
但是当这个软件不可替代是,你是否有种被强奸还无法呻吟的感觉?
——因为只要你有不同的声音,脑残粉马上就来护托了,就如同华为海军一样。

引用来自“银杏卡卡”的评论

别人粉华为发出声音你就认为他们脑残?还让不让人活了?你不粉还不让别人粉了?什么逻辑?
打个比方而已,何必非要弄个项圈往自己头上套呢?
我没说粉华为就脑残吧?我还粉他呢。我说的是脑残粉,
那种不看什么事,只要你一说,马上就喷你的那种无脑维护的脑残粉,有错吗?
难道他们的偶像都是完人,没有任何槽点了?别人都不能说了?
华为最近一直用洋人芯片抢国产自主芯片的生态位,这种买办行为,不就和联想开始一样吗?不能说了?
该说的说,该支持的支持。加拿大扣人,就是针对华为,我们支持华为,就有错了?
脑残粉不是帮偶像,是在毁偶像。如果华为少些海军,多几个诤友,变成另一个联想的可能性就会低些,继续做民族英雄企业的概率就会更高些。
银杏卡卡
银杏卡卡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如果有一个理由不用MongoDB可是是东西不好,但是绝对不是用了什么协议。
强迫自己做什么是信仰,强迫别人做什么是压迫。只能说这件事上没有一个干净而已。

引用来自“SupNatural”的评论

比如某个手机软件要求过多权限,也可以成为我放弃它的理由。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是的,我赞成。
但是当这个软件不可替代是,你是否有种被强奸还无法呻吟的感觉?
——因为只要你有不同的声音,脑残粉马上就来护托了,就如同华为海军一样。
别人粉华为发出声音你就认为他们脑残?还让不让人活了?你不粉还不让别人粉了?什么逻辑?
返回顶部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