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性别歧视被炒谷歌员工发公开声明:炒我是为了公关
王练 2017年08月13日

因性别歧视被炒谷歌员工发公开声明:炒我是为了公关

王练 王练 发布于2017年08月13日 收藏 2

开源中国全球专享福利,云栖大会购票大返现!>>>  

据《财富》杂志报道,因为发表内部备忘录批评公司的员工多样化举措,谷歌程序员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遭到公司解雇。日前,达莫尔发表了一份公开声明,称自己被炒是老东家被政治正确性吓到而采取的公关举措。

在上周六公开的一份谷歌内部备忘录中,达莫尔称,在编写软件方面,女性可能生来不如男性,而关于该问题的内部讨论也被公司进步群体扼杀。这份备忘录在硅谷引起了轩然大波,很快,达莫尔就因为违反谷歌的非歧视原则而遭到解雇。

如今,在《华尔街日报》的一篇社论中,达莫尔甚至进一步强化了自己的立场,称他的被炒“确凿无疑地证实了,谷歌就是一个‘意识形态的回音室’。”

当他的备忘录被公开后,达莫尔称,谷歌管理层试图通过羞辱自己、并歪曲其备忘录内容来平息外界的愤怒。他形容称,谷歌的行为是在镇压“公开而诚实的讨论”。

而在《华尔街日报》的社论中,达莫尔引用语言学家和政治活动家Noam Chomsky的话称,“要让人们保持顺从,聪明的做法是,严格限制可允许意见的范围,但却在该范围内允许非常活跃的辩论。”

达莫尔的感受并不难理解:只是因为表达了不受欢迎的意见,他就遭到这家全球最强大公司之一的严厉惩罚。但他的最新公开声明很大程度上忽视了,谷歌炒掉他更直接的原因并非是公众的愤怒,而是为了避免法律风险。一位谷歌前员工在备忘录被泄露后评论称,这份文件“创造了一个典型的充满敌意的工作环境,对谷歌的整个运行能力造成了严重伤害。”

话句话说,若继续雇佣达莫尔,谷歌将可能面临更加广泛的法律诉讼。

来源:凤凰科技

本站文章除注明转载外,均为本站原创或编译。欢迎任何形式的转载,但请务必注明出处,尊重他人劳动共创开源社区。
转载请注明:文章转载自 开源中国社区 [http://www.oschina.net]
本文标题:因性别歧视被炒谷歌员工发公开声明:炒我是为了公关
分享
评论(31)
精彩评论
4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3
补充一下,性别划分长短处固然不严谨,但万物都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不必鸡蛋挑骨头。
1
备忘录原文:http://mp.weixin.qq.com/s/bFaYeRwkbJmcnCZcCgnVoA

引用来自“OSC_xhDSSQ”的评论

美国的言论自由呢
人家有炒你的自由
最新评论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真的以为科学不是实践得出来的啊?科学发展体系经历了这么长实践走了无数弯路好不容易才形成一套有效而且相对准确的方式。而你所认为正确的获取结论的方法早就被推翻了。你以为我是迷信科学,我觉得你是迷信经验,而且很大程度上认为自己的经验就是真理。说实践出真知,你就认为科学不是实践出来的?醒醒吧,多了解一些东西,我说我是在觉得,实际上你自己在觉得。为了修正因为个人感觉引起的统计偏差你可以详细的去了解一下统计学。当然了,你的统计方式是从小到大周围人影响你之后形成的,让你光学统计学学一年你也未必能直接转换统计方式,毕竟现代统计学复杂而自己从小到大学到的那一套简单的多,但这种简单的方式同时也是偏差极大的方式。你说你的那个结论是科学研究出来的,拿出文章出处来我判断一下。我找的那个结论可以直接给你证据,环球科学杂志的文章。至于统计上的偏差,有本书叫《对伪心理学说不》,对于先入为主影响最终判断的有个心理失调理论,同样有本书《错不在我》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请不要故意歪曲,我一直在强调科学是以实践为依据,但是有某些人一直在以某些线现阶段的某一细分专业的某一研究成果为“终极真理”,貌似有这样的终极真理,可可以罔顾一切一线人员的实践与经验。
你所说的一线人员的实践与经验,我也想说的是你的实践和经验非常有可能受到你的无意识偏见的影响,以至于得出的结论也受到了影响,然后我就建议你去看看心理学了解一下这个偏见可能对我们思维的影响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请认真了解详细研究,如果只是想找个聊天的话题,请尽量别用这种带有强烈歧视意味的话题,很容易误导别人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女孩子不行,我一直强调的是差异。如果有人说男人刺绣不行,请问这说的事实还是歧视?
两性有差异我承认啊,我不是说过那个调查嘛,没有透露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所以我说是不是现在培养男程序员是社会资源浪费,然后你说我胡说八道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真的以为科学不是实践得出来的啊?科学发展体系经历了这么长实践走了无数弯路好不容易才形成一套有效而且相对准确的方式。而你所认为正确的获取结论的方法早就被推翻了。你以为我是迷信科学,我觉得你是迷信经验,而且很大程度上认为自己的经验就是真理。说实践出真知,你就认为科学不是实践出来的?醒醒吧,多了解一些东西,我说我是在觉得,实际上你自己在觉得。为了修正因为个人感觉引起的统计偏差你可以详细的去了解一下统计学。当然了,你的统计方式是从小到大周围人影响你之后形成的,让你光学统计学学一年你也未必能直接转换统计方式,毕竟现代统计学复杂而自己从小到大学到的那一套简单的多,但这种简单的方式同时也是偏差极大的方式。你说你的那个结论是科学研究出来的,拿出文章出处来我判断一下。我找的那个结论可以直接给你证据,环球科学杂志的文章。至于统计上的偏差,有本书叫《对伪心理学说不》,对于先入为主影响最终判断的有个心理失调理论,同样有本书《错不在我》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请不要故意歪曲,我一直在强调科学是以实践为依据,但是有某些人一直在以某些线现阶段的某一细分专业的某一研究成果为“终极真理”,貌似有这样的终极真理,可可以罔顾一切一线人员的实践与经验。
是有人胡编乱造,可是不能一棍子打死这一个细分领域所有的研究成果吧。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请认真了解详细研究,如果只是想找个聊天的话题,请尽量别用这种带有强烈歧视意味的话题,很容易误导别人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女孩子不行,我一直强调的是差异。如果有人说男人刺绣不行,请问这说的事实还是歧视?
歧视啊,男的为什么不能刺绣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请认真了解详细研究,如果只是想找个聊天的话题,请尽量别用这种带有强烈歧视意味的话题,很容易误导别人
回复@沉默的小W : 从头到尾我没有说女孩子不行,我一直强调的是差异。如果有人说男人刺绣不行,请问这说的事实还是歧视?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真的以为科学不是实践得出来的啊?科学发展体系经历了这么长实践走了无数弯路好不容易才形成一套有效而且相对准确的方式。而你所认为正确的获取结论的方法早就被推翻了。你以为我是迷信科学,我觉得你是迷信经验,而且很大程度上认为自己的经验就是真理。说实践出真知,你就认为科学不是实践出来的?醒醒吧,多了解一些东西,我说我是在觉得,实际上你自己在觉得。为了修正因为个人感觉引起的统计偏差你可以详细的去了解一下统计学。当然了,你的统计方式是从小到大周围人影响你之后形成的,让你光学统计学学一年你也未必能直接转换统计方式,毕竟现代统计学复杂而自己从小到大学到的那一套简单的多,但这种简单的方式同时也是偏差极大的方式。你说你的那个结论是科学研究出来的,拿出文章出处来我判断一下。我找的那个结论可以直接给你证据,环球科学杂志的文章。至于统计上的偏差,有本书叫《对伪心理学说不》,对于先入为主影响最终判断的有个心理失调理论,同样有本书《错不在我》
回复@沉默的小W : 请不要故意歪曲,我一直在强调科学是以实践为依据,但是有某些人一直在以某些线现阶段的某一细分专业的某一研究成果为“终极真理”,貌似有这样的终极真理,可可以罔顾一切一线人员的实践与经验。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另外,那些不以实验为依据而是几乎只以个人思考和观察为依据的可以说是哲学,而在我了解的知识范围里,哲学也可以被以科学实验为基础的现代心理学解构,其中明显的谬误会被现代心理学推翻的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你如果要求真请认真了解详细研究,如果只是想找个聊天的话题,请尽量别用这种带有强烈歧视意味的话题,很容易误导别人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你真的以为科学不是实践得出来的啊?科学发展体系经历了这么长实践走了无数弯路好不容易才形成一套有效而且相对准确的方式。而你所认为正确的获取结论的方法早就被推翻了。你以为我是迷信科学,我觉得你是迷信经验,而且很大程度上认为自己的经验就是真理。说实践出真知,你就认为科学不是实践出来的?醒醒吧,多了解一些东西,我说我是在觉得,实际上你自己在觉得。为了修正因为个人感觉引起的统计偏差你可以详细的去了解一下统计学。当然了,你的统计方式是从小到大周围人影响你之后形成的,让你光学统计学学一年你也未必能直接转换统计方式,毕竟现代统计学复杂而自己从小到大学到的那一套简单的多,但这种简单的方式同时也是偏差极大的方式。你说你的那个结论是科学研究出来的,拿出文章出处来我判断一下。我找的那个结论可以直接给你证据,环球科学杂志的文章。至于统计上的偏差,有本书叫《对伪心理学说不》,对于先入为主影响最终判断的有个心理失调理论,同样有本书《错不在我》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回复@沉默的小W : 大哥,我们要讲究科学而不是迷信科学,我我们要一切以事实为根据而不是郑人买履、削足适履。的确,以现有的技术从脑神经这个专业来说,男女是没有差异。但是大哥,你以为现在就是脑科学技术的所有终结了?对于现有的实践和现实你如何解释?还有你这个是神经科学的结果,我哪个也是啊,你如何解释?我不否认你说的事实,但是你要知道,科学是有局限性的。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科学理论不是。科学理论需要实践的核实才能是真理。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你如果要求真的话,建议你去看脑神经科学的最新研究成果,而不是从鸡汤或者各种人文杂志出版物上获取。另外,也建议你去学学现代心理学,了解一下女权主义的发展历史。我们的媒体里充满了谎言,很多网络媒体拿来看着当笑话就行了,较真的话不应该拿这些网络媒体当作严谨的论据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我不知道你所谓的女性路盲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或者从什么地方看来的。但是从我看的更靠谱一些的科普杂志中,更多的脑神经科学家不认为男性和女性在智力或者空间能力上有什么问题。还有一个,你从公司里去做统计的时候脑子里很可能先入为主的加上了性别和性别差异的概念,以至于你得出的结论受到了先入为主观念的影响,这种调查方式引发的偏差在现代经过科学实验验证的心理学里已经有非常确定的结论了。而那个关于开源软件的统计是这么来的,提交的代码没有体现出提交人的性别,结果最后发现女性的更多的被接受,这个调查就很明显避免了性别差异的先入为主。是不是我最后那句说培养男性做编程是社会资源浪费激怒了你啊,一开始就给了我个“胡说八道”的评价。最后说说女权主义,现代的女权主义更多的是讲究性别平权,也就是不论男性还是女性都不因为性别被判断能力,而是真正的根据能力来判断。而在现代公司里,用性别来筛选简历无疑是一种很迅速的方式,但究竟是不是最精确的方式,那肯定是不可能的,这也是女权主义所反对的地方。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回复@沉默的小W : 胡说八道,你知道95%的女性为啥路盲吗?因为90%的男性能在脑子里面把地图旋转过来,但是95%的女性不会。我们要表达的是女性的统计学意义,而不是个体的女性是不是比男性强。还有你那个所谓教育的问题,请问公司里面的女大学生和男大学生是不是有教育差异?还有,对于那些女性做的比男性好的工作你又如何解释?还有我带的女程序员,虽然编程比不过男孩子,但是她们工作细心程度要比男孩子靠谱很多。对于这方面,你难道想抹杀?女权主义者不是为了女性的权利,只是想显示他们道德的优越感罢了。说话要讲事实讲根据,而不是“觉得”。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性别歧视这个话题实际上最容易吵起来的就是基于生理因素还是基于文化因素。因为文化因素很多地区选择仰仗男性,而从生理因素上来说这些事情未必非得男性来做不可。但是由于文化因素的存在,男性受到了更好的教育,所以在选择的时候直接依据性别来判断能相对而言更迅速,但不代表从生理上来说男性就是比女性强。如果抛开这些文化因素,剩下的就是只有性别这个变量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毫无疑问打了性别歧视人士的脸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引用来自“久永”的评论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从忽略性别的前提上来说,女性可能比男性更擅长编程。而至于当前女性普遍在软件行业中不受器重很可能是文化现象而非生理现象。那就是说,社会普遍选择培养可能不擅长编程的男性来做编程工作,这是不是社会资源的浪费?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你说的很对,前提是她们要能做到“写出来”正确的代码。
你这个论据不就和“出了国都中国人比呆在国内的中国人有钱”因此自己穷就是中国的问题,一个道理吗?
0
“要让人们保持顺从,聪明的做法是,严格限制可允许意见的范围,但却在该范围内允许非常活跃的辩论。”——为什么到今天才让我看到这句话?
这不就是兔子一直在做的事情吗?比那些整天叫嚣的白左民主好多了。白左不就是整天要干掉那些他们认为不道德不普世价值的人和国家吗?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引用来自“Ask_x_Seek”的评论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有啊,前些时候还在开源中国上发过一篇相关的文章,有一段是说开源软件,忽略性别的前提下,女性提交的代码更容易被接受,这么说起来女性编程能力还更好一些
0

引用来自“你好是啊”的评论

女权主义(维护女性合法权益不是女权主义)和男权主义(同样,维护男性合法权益不是男权主义)有什么区别?本来就是男女各有擅长和不擅长的地方,都有擅长的领域(当然也有擅长编程的女程序员),从性别上划分长短处没有错,这是无可争议的。虽然我们说减少差异,但有的差异是不能减少的,减少了对谁的没好处(你们自己脑补)。说性别歧视的人,有的是为了维护女性的合法权益但没理解这位员工表达的意思,有的是跟风。谷歌难道不清楚吗?

引用来自“沉默的小W”的评论

你的观点仍然是基于女性在编程上不如男性,而这一点本身就是错的
为什么是错的,有根据吗?
1
备忘录原文:http://mp.weixin.qq.com/s/bFaYeRwkbJmcnCZcCgnVoA
顶部